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章 这一剑名叫大先生

第三百一十章 这一剑名叫大先生

        见到大先生生被这些人折磨得生机全无油尽灯枯,李云生只觉得胸口一股愤懑之气堵得慌,所以这才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

        李云生这么爽快的答应倒是有些出乎齐蛖的预料。

        “哈哈……”

        不过马上,齐蛖跟皎訷二人便仰头大笑,笑声中满是轻视跟嘲讽。

        一个上人境的小孩,在他们眼里也就跟一只蚂蚁无意,所以李云生这回答,在他们看来非常的幼稚好笑。

        “好,不愧是秋水弟子,很有胆识。”

        齐蛖笑毕一脸赞许道,不过他说话的语气依旧满是嘲讽的味道。

        “孔公,有劳您先跟这孩子玩玩吧。”

        说完他转头看向孔禹。

        先前大先生那几剑就已经让孔禹很失望了,此时对手不过一个上人境的小孩,自己堂堂幽冥府一宫之主跟一个小孩切磋,孔禹实在是提不起兴致。

        “做做样子给仙盟的人看拖延点时间罢了,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见孔禹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齐蛖马上传音道。

        闻言孔禹这才面无表情地上前了一步。

        “我若不小心杀了他,你可莫怪我。”

        他没好气地看了齐蛖一眼。

        “至少留口气吧,不然在这仙盟的人面前,我们演都演不下去了……”

        齐蛖无可奈何道,虽然这孔禹要比皎訷沉稳一点,但做事过于认真死板。

        “那我便留他一口气。”

        说完孔禹便拔剑走向李云生。

        站在李云生跟前,孔禹面无表情地看了李云生一眼。

        “我用的是你们秋水的开山剑诀,你准备用什么剑法?”

        他随口淡淡地问了一句。

        “当然,你可以不说。”

        似乎是觉得问得有些不妥,孔禹马上补充了一句。

        李云生抬头看了一眼孔禹没有说话。

        他先是让大先生小心地平躺在地上,继而将大先生的开山剑从大先生手里拿下来,因为大先生握得太紧,开山剑几乎跟大先生的手心粘连在了一起,这让李云生费了不少功夫。

        将开山拿起来之后,李云生十分仔细地拿自己的衣袖将上面的血迹一点一点地擦拭干净。

        整个过程中,他都是一言不发,更不要说回答孔禹的问题了。

        不过尽管不太看得起李云生,但是这孔禹还是耐心地站在一旁等着李云生,脸上没有丝毫急切跟焦躁。

        终于,李云生将开山剑擦拭得锋芒毕现,不过剑刃上那一道道残缺的豁口确实看得人令人心酸,这柄十州名剑此时已经跟他的主人一样步入垂暮。

        目光在开山的剑刃之上停留了一眼之后,李云生拿起剑鞘,然后一点一点地将开山归入鞘中,整个过程就像是在进行着一场庄严的仪式。

        随着叮的一声,开始已然入鞘,而李云生也转过身来,眼睛直直地盯着着距离他不过几十步远孔禹,然后开口道:

        “我用的剑法叫‘大先生’。”

        “大先生?”

        闻言孔禹先是一愣,继而面色一寒道:

        “黄口小儿,居然敢戏耍老夫!”

        言毕,手中黑铁长剑清吟一声伴随着一道寒光从鞘中飞出。

        正如孔禹先前所言,他此刻用得正是开山剑诀,而且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这一剑的威势较之先前跟大先生对战之时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完了……”

        齐蛖扶额叹了口气,在他看来,基本上可以断定,孔禹这一剑可以轻松要了那小孩的性命。

        “这一剑敬我大先生刚正不阿。”

        但是,让包括齐蛖在内的众人诧异的是,随着一声少年的长啸,一道惊鸿从少年手中破鞘而出,一股浩然正气伴随着剑势直冲云霄,少年手中开山不偏不倚笔直地刺向孔禹手中的黑铁长剑,两剑相撞迸发出一声刺耳的气爆之声,天井关前剑气激荡,再看那少年居然一步位移,而孔禹却是后退了半步。

        相比后退的这半步,更加令孔禹兴奋的是,眼前少年刚刚的那一剑,这一剑不同于世间任何剑法,但却锋芒毕露,好似有了自己的个性自己脾气一般异常地鲜活。

        如果李云生知道孔禹此时心中所想定会诧异万分,因为自己这一剑正如那孔禹所想的那样,不是出剑而是在“画骨画人”。

        这正是当初周伯仲构想的那几招“伯仲剑”,只不过李云生把他改成了“大先生”,正如周伯仲将巅峰时期的自己化作一剑,李云生也将他看到的“大先生”融入这一剑之中。

        很早之前,李云生就有过使用这几招剑法的念头,但却一直没有实现,伯仲剑的剑招玄奥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他需要消耗庞大的真元,因为这剑招完全是以剑势为“墨”剑意为“笔”勾画出来的,对于真元的消耗庞大无比,基本上他出一剑麒麟骨中存储十日的真元就会被挥霍一空。

        就像刚刚那一剑,李云生还未出全力,经脉中储存的那些真元便已经消耗一空了。

        “有趣,再来!”

        原本意兴索然的孔禹在这一剑之后变得兴奋了起来,脚步一沉剑罡如洪流伴随着他手中的黑铁剑扑向李云生,他这一剑依旧是出自开山剑诀,名叫“天崩”,那宛如洪流般奔腾的剑罡将空气撕裂的气爆声威势当真如天崩地裂一般。

        不过手握开山的李云生身形依旧稳如青松,他心念一沉,神魂进入体内一颗麒麟骨之中,犹如在麒麟骨内那金色的大湖中投入一块石头,荡起了一片金色的涟漪,瞬间那股金色的真元开始飞速的涌入李云生原本已经干涸了的经脉之中,砰的一声,一道道金色的流光如道道罡气缠绕李云生周身。

        这是李云生第一次使用这股未知的金色真元,虽然很冒险但他别无选择。

        “第二剑,敬我大先生一片丹心!”

        又是一声长啸,开山剑一声嘶鸣,李云生这带着道道金色流光的一剑,犹如一团烈焰视死如归一般地劈向孔禹。

        嗡!

        开山落下,先是一股排山倒海的剑势压得在场的众人身形弯曲,而后一股视死如归的剑意犹如一把镰刀掠过众人的神魂,让众人惊惧不已。

        而正对着这一剑的孔禹,那一式“天崩”还未碰到李云生的开山就已经如同雪崩一般被瓦解,而他本人则被紧随而至的开山直接拍落地面。

        轰!

        天井关前的空地一阵剧烈地震颤,漫天的尘埃夹杂道道金色流光遮蔽了众人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