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普通的秋水弟子

第三百一十一章 普通的秋水弟子

        因为任谁都看得出来大先生差不多油尽灯枯,天井关前已不过是仙盟跟那几名异人对大先生一面倒地虐杀的缘故,所以许多人的视线早早地就从影射这天井关的蜃楼虚像上挪开了,转而纷纷看向白石山以及燕巢关。

        但随着李云生的这一剑,众人的视线重新挪了回来。

        并且在转瞬间每个人的神色变得无比错愕。

        尘埃落定,众人视线中,天井关前的场景逐渐清晰,只见天井关前一块空地呈锅底状整个凹陷了进去,虽然凹陷的不是很深但范围却很广,方圆足有三十丈,而在这“锅底”的中心站着一个有些狼狈的身影。

        这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魔族幽冥府玷苍宫宫主孔禹。

        虽然很多人不清楚孔禹真实魔族宫主的身份,但对于他的实力却是没有人会质疑,因为不久之前就是他联手仙盟一名盟主攻陷了秋水的春雨关。

        但此刻,无论在谁看来,这孔禹刚刚败了,败给了秋水那么普通少年的一剑。

        而众人再看那少年,自始至终一步未动,只是依旧一脸凛然地保持着出剑指姿态,眼睛死死地盯着远处的孔禹,放佛那孔禹只要有任何动作他手里的剑就会接着刺出去。

        明明已经占据先机,却已久死死咬着对手,让人看得不由得后背生寒。

        众人忽然惊诧的发现,这名秋水原本看起来极其普通的少年,拔剑之后神色已然像是换了个人一般,整个人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柄锋芒四射的长剑。

        当然这不过是一些普通人的视角,对于眼前这少年的表现,诧异归诧异,但总可以用少年深藏不露,孔禹放松警惕来解释,还并未到惊惧不解的地步。

        而在十州一些强者眼里,刚刚李云生那一剑却是让他们十分骇然跟不解。

        修为实力不一样,眼中看到的东西就不一样,很显然刚刚李云生那一剑里面的一些东西,就不是普通修者能够看得出来的。

        比如,剑势跟剑意。

        ……

        很显然,孔禹本人,也是看出来的这修者之一。

        只见此时的孔禹双臂下垂,一只手还握着已经断得只剩下一截剑柄的黑铁剑,一道道黑气从他那破裂的黑袍中笔直地升起。

        对于身上的那一道道伤口,他就是是根本没看到一样,他就像是将所有的精力跟神魄集中到了他那一对眸子中一样,笔直地死死地盯着距离他不过百米远的李云生身上,眼神既诧异又不甘。

        他诧异跟不甘的原因,也正是因为他看出李云生刚刚那一剑中的剑势跟剑意,因为这正是他苦修剑术百余年而不得的。

        自己苦修百年而不得的东西居然在一个少年身上看到了,他如何不诧异?又如何能够甘心?

        不过不甘心归不甘心,但很显然他是败给李云生这一剑,尽管剑术本就不是他最强的手段,但是对他而言败了就是败了。

        “我想了很久,如果单凭这柄剑,无论如何我也赢不了你。”

        终于,孔禹开口了,他看了看自己手里那只剩一截剑柄的黑铁剑,然后随手扔到地上道:

        “是我输了。”

        说完脚尖在地面上一点,整个人弹射而出然后落到了齐蛖跟皎訷的身后。

        孔禹如此爽快的地认输,让众人十分不解,因为很明显两人还有得打。

        而李云生见孔禹认输,也将开山剑收回了鞘中。

        随着开山入鞘时那“叮”的一声撞击声,李云生周身的剑势也随之骤然消散。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天井关前的那许多仙盟修士忽然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而再看那李云生时,发现对方似乎又变成了那普通少年的模样。

        ……

        长州府。

        看到李云生这一剑的许悠悠,忽然眼中莫名地盈满了泪珠。

        她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姑娘,今日秋水这一战,让她一直沉浸在绝望之中,李云生的这一剑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希望。

        而他身旁的剑佛直接愣住了,倒不是因为李云生这一剑让他感到眼前一亮,而是因为这一剑,让他想起了一个人,想起了当年那个曾经跟他仗剑行十州的忘年交,周伯仲!

        “这少年,难道是他的弟子?”

        剑佛喃喃自语道。

        ……

        昆仑府南宫世家

        李云生出剑的那一刹,直觉异常灵敏的南宫烈便直接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妙!”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虚像中拔剑出剑的李云生。

        见南宫烈如此激动,其余坐着的人几乎跟着同一时间站了起来。

        “秋水这个年纪的弟子,居然能驾驭剑势个剑意?”

        第二个反应过来的是南宫仁,只见他一脸难以置信地感慨道。

        “这人是谁?”

        南宫炎也是诧异道。

        他们在这里看了许久,都认为大先生此番必死无疑,但没想到却因为一个少年带来了变数。

        “这孔禹居然认输了?!难道这少年是秋水的一直藏着的后手?”

        见孔禹认输,南宫炎彻底的懵了,别人不知道这孔禹的身份,他南宫炎怎么会不知道?那可是魔族幽冥府的一名宫主啊,居然对秋水一个不知名的少年认输?

        随着孔禹的认输,南宫家的院子又安静了下来,而南宫烈也重新坐了回去。

        “少年天赋是不错,不过是孔禹故意认输的,幽冥府在跟仙盟拖延时间。”

        南宫仁摇了摇头道,少年那一剑的确让他有些吃惊,不过说他能够胜过孔禹南宫仁是不信的。

        “没错,不过这少年刚刚那一剑当真漂亮,可惜了。”

        南宫烈点了点头似乎认可了南宫仁的这个说法。

        他嘴中的“可惜了”,自然是指李云生,在他看来即便李云生能在规则之下赢了孔禹,也没法逃过秋水此次这一打劫,所以有些替这少年感到可惜。

        不过对南宫烈而言,这少年也就只是有些可惜而已,真要论天赋,刚刚那一剑他们南宫家不少子弟也能出来。

        随着南宫烈的“盖棺定论”,院子里南宫家的多数人跟南宫烈的想法一样,并没有对李云生抱有多达期望,于是众人再次把视线放到头顶的虚像上没有继续讨论。

        但有一个人此时确实双眼放光,如同看到了宝物一样地看着虚像中的李云生。

        这个人正是南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