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也用纵横方圆剑好了

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也用纵横方圆剑好了

        ……

        秋水剑冢。

        “这少年是谁?”

        “我们秋水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不光是天井关前的仙盟的这些人跟十州的那些看客,就连秋水剑冢之中的弟子们都是一片哗然。

        “这不是白云观的六弟子吗?”

        有的人认出了李云生。

        “对啊,我路过白云观总看见他在挑水干农活,没想到他的剑术也这般厉害。”

        紧接着更多的秋水弟子认出了李云生。

        许多人因为李云生刚刚那一剑变得兴奋不已,毕竟那是秋水的弟子,但同样有人开始担心起李云生来。

        比如牧凝霜。

        她是场内为数不多知道李云生真正修为的人,李云生刚刚那一剑的确让她感到十分惊艳,但在她看来现在秋水的情形根本不是李云生一个人能够扭转的。

        这还是其次。

        牧凝霜将目光看向白石山的那道虚像,在她看来李云生应该是被大先生那边的情形吸引了注意力还没发现这道虚像,要是等他看到了这虚像中的他大师兄、三师兄的此刻的情形,定然是要跑过去找这些人拼命的。

        可这是阎狱布置,专为为了抓捕杨万里的陷阱,李云生闯进去断然没有生还可能。

        “不行,我得把他拉回来!”

        牧凝霜在心里想道。

        说着她悄悄地隐没在了人群之中。

        而相比剑冢这些弟子们的惊诧之情,祭台上一个老头此刻正不顾形象,一边不停念叨,一边狂喜地蹦蹦跳跳着。

        “看到了没有,看到了没有,那是我的伯仲剑!李云生刚刚哪一招用得是我的伯仲剑!”

        “你们都说我是白日做梦,都说我这剑术不切实际,但你们看看,我徒弟用出来了!”

        “我伯仲剑有传人了,我伯仲剑有传人了!”

        这个老头,正是周伯仲。

        “恭喜了。”

        看着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的周伯仲,钱潮生第一次没有跟他叫板,只是诚心地说了一句。

        “不错,这一剑若完成当进十州剑诀前十之列。”

        “你那些歪理,也就云生能听得进去了。”

        孙武谋跟何不争也是哈哈一笑,两人看着虚像中的李云生心中满是欣慰。

        见到平日里几个爱破他冷水的老伙计今日集体转了性子不在挖苦他,周伯仲反倒是不适应了起来。

        “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就在周伯仲想要问问这几个老活计今天这是怎么了的时候,他的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严厉的声音。

        只见一个老态龙钟头发花白的老人牵着一名小道童站在了周伯仲的身后。

        “师叔好。”

        没等周伯仲开口,老人身旁的那名小道童倒是乖巧地叫了周伯仲一声。

        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周伯仲的师哥北河真人。

        “好,好,师哥好……”

        周伯仲立时跟老鼠见了猫一样立刻变得乖巧无比。

        “北河见过几位前辈。”

        北河真人没有再去理会周伯仲,而是孙武谋跟钱潮生恭恭敬敬地做了个揖道。

        “北河真人客气了。”

        孙武谋笑了笑,然后扫了一眼祭台,发现祭台上该来的人差不多都来了,而这些人毫无例外都是一些体态龙钟的老头。

        “钱兄,不争,伯仲,倒酒吧,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他转头神色温和地看着三人一眼。

        闻言三人神色皆是一怔,然后缓缓又都是缓缓地点了点头,继而一人拎着一台白云酿开始往身后一张长条桌上的大碗里倒酒。

        ……

        相比诧异中的这些看客,幽冥府的三个人倒是显得很冷静。

        特别是齐蛖,见孔禹输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自嘲了一句道:

        “没想到还看走眼了,也好,可以多耗些时间。”

        在他看来,秋水能忽然出这么一个能接下孔禹一剑的少年,也没什么好意外的,而且在他眼里若真要杀这少年以他的修为动动手指就可以了。

        “皎公,该你了,别给我们幽冥府丢脸哦。”

        他转头笑看了皎訷一眼道。

        “我如果杀了他,不会误事吧?”

        皎訷满脸邪意地笑道。

        闻言,齐蛖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天诛阵,然后想了想道:

        “杀吧,时辰也差不多了。”

        说没有任何怨念那自然是假的,孔禹输了丢的可是他们幽冥府的脸,所以看到天诛阵打击的时间差不多该到了,齐蛖也就不再阻止皎訷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没了任何包袱的皎訷直接提剑跃了下去,向着李云生走去。

        ……

        再说李云生,其实刚刚跟孔禹的比试是让他有些后怕的。

        因为他一时冲动用了一个只是半成品的剑术,也就是周伯仲之前教他的伯仲剑,幸而没有出什么岔子。

        不过跟孔禹交手时候的那两剑,也让他终于确定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关于他以前的一个猜想,那就是只要在他真元充沛的情况之下,他所理解的一切术法都能使用,哪怕是周伯仲那复杂的伯仲剑。

        第二件事情,是关于体内那金色的真元。

        他对付孔禹的第二剑完完全全用的都是麒麟骨中储存的金色真元,令他感到欣喜的是这金色真元跟普通真元没有什么区别,当然令他失望的也是这一点。

        不过,如果硬要说好处,就是这金色真元的精纯程度远比普通真元要高,就像那第二剑虽然只是半成品,但是极其消耗真元,一剑几乎能消耗他麒麟骨储存量的十分之一。

        但是这一次,李云生发现自己麒麟骨里面的真元并未减少多少,甚至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这让李云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来不及详细分析目前的事态,李云生已经感受到一股死意向他袭来。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面容阴沉的男子提着剑在距离他一百步的位置站定,长剑杵地目光森冷地盯着他。

        来人正是皎訷。

        “规则还是一样,我用你们秋水的纵横方圆剑。”

        皎訷提起剑在手中挥了挥道。

        “好的。”

        李云生先是看了一眼身后依旧在昏迷中大先生然后点了点头,心想,自己跟这个人比试完之后一定要想办法将大先生送回天井关里。

        “你还是用刚刚那套剑法对吧?”

        皎訷问道。

        “不了。”

        闻言李云生愣了一下道:

        “我也用纵横方圆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