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抱歉,没时间听您说话

第三百一十四章 抱歉,没时间听您说话

        ……

        “我看你刚刚对付孔禹的那两剑,原以为你多少跟那些秋水弟子有些不一样。”

        秋水天井关前的空地,皎訷再次一剑破了李云生一道剑圆,然后有些失望道:

        “没想到依旧是一块朽木。”

        剑圆被破,李云生当即再画一圆,尽管模样狼狈但还算堪堪能够应付。

        对于皎訷的话,他就像是没听见一样,只是低头自顾自地默数着什么,目光没有听着皎訷手里的剑,而是看着他的步伐。

        “你们这些秋水的弟子,就跟你们这纵横方圆剑一样,迂腐而不知变通,明知纵横才是杀敌的手段,却要固守着方圆,还总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丢不得,岂不知时代变迁有些东西该舍弃就得舍弃。”

        这皎訷有个两个毛病,第一个毛病就是,一旦得意的时候,嘴里就开始念叨着个不停。

        而这第二个毛病,则是依附于第一个毛病出现的,因为一旦这皎訷嘴里开始念叨着个不停,他便会越来越兴奋,手上的剑也会越来越快,下起手来也不会再去顾忌轻重。

        很快李云生手上的剑就感受到了,皎訷密集的剑网如李云生不得不得终止嘴里默数的动作。

        “你到底是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突然,双目血红的皎訷咧嘴大吼了一声。

        紧接着天地一颤,皎訷周身的气势陡然暴涨,手臂一挥,手中那柄银色长剑的流光,突然犹如漫天星辉一般交织出一道道剑网锁住李云生。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皎訷是准备杀李云生了。

        李云生见状也觉得不妙,手上动作加快,迅速地在头顶画了一个圆,身形下画了一个方。

        就在他方圆画好的下一刻,一纵一横两剑当头朝他劈下,瞬间方圆具碎。

        众人刚以为李云生死里逃生的时候,皎訷已经抬剑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两人离得很近,近得李云生能够看见皎訷不满血丝的眼瞳中隐藏着的碧色瞳孔。

        不过众人没看到李云生的脖子被皎訷手里长剑刺穿的一幕,只是惊奇地看到李云生用一个奇怪地步伐贴着皎訷握剑的那只手臂走了过去。

        “抱歉,没时间听您说话。”

        从皎訷身侧走过之时,李云生还在他耳畔留了这么一句话。

        行云步再次救了李云生一命。

        “原来你还留着这种手段。”

        皎訷不怒反笑,像是发现了一件新的有趣的万物一般。

        他几乎没有停顿地转身又是一记横剑劈向李云生。

        “九九、三三。”

        紧盯着皎訷步伐的李云生嘴里念了一句,然后抬脚一步踏出,而后整个人已经出现在了皎訷的左侧三十米出。

        没有犹豫,李云生催动体内那股金色真元,不遗余力地一记纵剑朝皎訷斩去。

        这一剑的范围虽然没有皎訷那么广,但是角度却是分毫不差地瞄准了皎訷死角,而时机也正是皎訷收剑的时候。

        李云生开始反击了。

        场内外的众人皆是愣住了,他们如何也没有想到,一只快要被猫玩死的老鼠,不但躲过了猫的利爪,反而开始主动攻猫了。

        面对李云生的这一剑,此时的皎訷根本没时间再次出剑,唯有画圆防守。

        可让人更加没想到的是,皎訷根本没有防守,更加没有躲闪,而是任凭李云生那一剑砍在他身上,而同时迎着李云生一纵一横两剑劈出。

        皎訷会用这种手段,李云生也是始料未及,连行云步的演算也慢了半拍,躲过了皎訷一记横剑却被他的一记纵剑从腰间擦过,直接在他腰间划出了一个大口子。

        而皎訷则被李云生一剑斩断了一条手臂。

        “我皎訷的字典里没有方圆,没有防守!”

        皎訷狞笑了一声,然后一面嘴里不停地碎碎念着,一面提剑如一道风扑向李云生,手里的长剑更是疯狂地劈砍着,那漫天横七竖八的剑气犹如蜂群乱舞一般追着李云生。

        断了一臂的皎訷比之方才更加恐怖了,那疯狂的纵横剑气,让天井关前的广场变成了一处充斥着剑气的炼狱修罗场,哪怕是一只苍翼飞进去恐怕过不了多久也要被绞成一撮粉末。

        就在许多人以为李云生活不过几息时间的时候,他们惊诧地发现,过了居然能够游刃有余地在这满场“锋利”的剑气中行走,他似乎总能够找到皎訷那密不通风的纵横方圆剑的缝隙。

        “难道说,这皎訷的纵横方圆有破绽?”

        众人心中疑惑道。

        于是许多人尝试着将自己带入李云生此时的境地,皆是感到一阵脊背发凉,不敢继续想象下去。

        他们肯定,并不是皎訷有破绽,而是这秋水的少年每一次都准确无误地躲过了皎訷的剑,甚至这种情况之下,他还能不时的出一剑,在皎訷身上讨些好处。

        而且他那注视这皎訷的眼神,冷静得让众人感到害怕,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猎物该有的眼神,那是一个猎人的眼神。

        他根本不是在逃避,他是在寻找机会,杀死皎訷!

        许多人咽了口唾沫在心中有些惊愕地这么想道。

        第一次,场内外观战的众人,看着那看似满场飞奔逃窜的秋水弟子,心中露出一丝敬畏之意。

        不光是这些人,南宫烈那几个心高气傲的儿子,此时也是嘴巴半张着处于合不拢的状态。

        “这少年是谁?”

        这个疑问并不是第一次在场内外的众人心中升起。

        但这一次,没有任何人问起这个问题是带着哪怕一丝的轻视。

        “啊……原来距离是八十三丈啊。”

        就在场外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刚刚躲过皎訷一剑的李云生一面弓着身子飞速折返跑着,一面在嘴里念道。

        “那应该差不多了。”

        他嘴里吁了一口气,然后飞速拿出一叠普通的破风符,在他神魂的操控之下,这一叠破风符朝着他身后四散飞射而出。

        因为天气阴沉,谁也没注意到从李云生周身飞出的这十几张薄薄的符纸。

        ……

        “有趣,有趣,真有趣。”

        南宫府,南宫月死死地看着从皎訷剑气中游走的李云生,嘴角勾起一脸兴奋道。

        “月儿你也觉得有趣啊?说说看,哪里有趣?”

        南宫烈也没有转头,依旧目光盯着头顶的虚像笑着问道。

        “爷爷你也看出来了?”

        南宫月问道。

        “看看你看到的跟爷爷看到的是不是一样的。”

        闻言南宫烈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嗯……”

        沉吟了一下,南宫月这才看着虚像中的李云生,然后嘴角勾起道:

        “他并不止是在躲闪,自始至终,他都在丈量着那异人纵横剑域的长度。”

        ……

        “咦,他不是周伯仲的弟子么?怎么会白云观的行云步?”

        在长州鹿柴书院,坐在许悠悠旁边的许慎却是一脸诧异道。

        “什么行云步?是不是很厉害?”

        许悠悠听不懂他爷爷嘴里的嘀咕,但是看到李云生每每惊险地躲过皎訷的一剑,她就只觉得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跟厉不厉害没关系,只是这行云步,白云观不外传,这小弟子既然是周伯仲的弟子怎么会……”

        “啊,不好了!”

        许慎话还没说完,就只听许悠悠惊呼了一声。

        “快躲开呀!”

        她一脸慌张地看着虚像里的李云生大喊道。

        只见此时那虚像之中,李云生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面不改色地,看着皎訷近乎癫狂地一记纵剑伴随着滚滚恶云朝自己劈来。

        不止是许悠悠发出了惊呼。

        几乎看到这一幕的人,在此刻都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他们想不通,明明已经有了转机的李云生,此时为何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