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秋水又出现了一个怪物

第三百一十七章 秋水又出现了一个怪物

        看着眼前这一幕的杨志诚跟许道宁彻底傻眼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

        面色惨白的杨志诚一脸愕然道。

        不止是杨志诚跟许道宁,此刻十州无论通过何种途径看到这一幕的修者,皆是满脸的惊骇。

        ……

        无论是剑域还是枯荣剑诀的枯荣逆转,都是只凭肉眼无法看出的招式,他们本以为皎訷跟那秋水的弟子,不过是在僵持之中,直到看到那掉入李云生剑域,瞬间化为几具血淋淋骨架的狮鹫之时,这些人才真正反应过来,原来这皎訷已然被那秋水弟子控制!

        “可这秋水弟子,不是只有灵人境吗?那黑袍男子,至少是太上真人的境界,一个灵人境界的修者怎居然能控制住一个太上真人境的修者,这怎么可能?”

        因为只能看到虚像中的情形,所以许多的人并不能跟现场的修者一样,感受到李云生身上突然暴涨的修为跟实力,所以惊骇之余又有些难以置信。

        这天井关前,一生一死的两道气息,着实叫人震惊。

        当然,最令他们震惊的,还是站在这一生一死两道气息中心的那个身形有些单薄的秋水弟子,当然对于这小弟子此刻已经再也没有人用“普通”这个形容词了。

        “纵横方圆剑的剑域,枯荣剑诀的枯荣逆转居然出现在了同一人身上,还敢用魔族的浊气转化做生机这等有悖常理的做法给大先生续命……”

        南宫府中南宫烈忽然满脸兴奋地站了起来。

        “这秋水居然在气数将近之时又出现了一个怪物!”

        他说话是眼神中闪烁出异样的光芒。

        听到南宫烈这话,南宫炎几人皆是怔住了,没有谁比他们更清楚自己这个心比天高的父亲,对于十州修者他向来多数是看不上的,而今天他居然将一个秋水小弟子称作怪物,如何不叫他们心惊。

        “是他……”

        相比南宫炎他们,坐在南宫烈旁边的南宫月双眼睛怔怔地看着虚像中的李云生。

        几乎是同一时间,鹿柴书院中,许悠悠忽然神色异常紧张地站了起来。

        “怎么了悠悠?”

        原本对还沉浸在李云生刚刚那一剑中的许慎忽然抬头疑惑地看着许悠悠问道。

        “爷爷,我……我总感觉,这个少年像一个人……”

        许悠悠紧张地掐着手道。

        “谁?”

        许慎问道。

        “李,李白先生……”

        许悠悠颤声道。

        “李白先生?!”

        听到许悠悠的回答,许慎也站了起来。

        相比于此时秋水的状况,李白这个名字更加能够触动许慎。

        “这不可能,李白先生不可能这么年轻!”

        许慎摇头道,在他看来能解开天道棋局的人,不可能如此年轻。

        ……

        天井关。

        “可惜了……”

        慢悠悠赶来的齐蛖跟孔禹,站在两人身后叹了一口气。

        他自然不是为杨志诚损失的这队人马可惜,他是在为杨志诚跟许道宁没有踏过去而感到可惜。

        “阴阳怪气,有屁快放!”

        折损了一队精锐人马的杨志诚没有好气道。

        “小兄弟,你这是枯荣剑诀吧?”

        齐蛖没有回到杨志诚而是转头看向下方的李云生问道。

        “这不可能是枯荣剑诀,这分明就是魔族邪术!”

        还没等李云生开口,一旁的杨志诚便插嘴道。

        “孔公,请带仙盟的这两位朋友先去疗伤,这里我先应付着。”

        闻言齐蛖冷冷地白了那杨志诚一眼,然后给了孔禹一个眼神道。

        孔禹心领神会,然后抬眼冷冷地扫了扫杨志诚跟许道宁。

        “两位身上沾染的浊气如果不快点驱除干净,日后修炼恐难以精进,还是随我过来吧。”

        说完他不由分说地抓起杨志诚跟许道宁往身后的云船退去。

        看着几人退去,齐蛖落到了地面上,远远地透过这一清一浊两道气场看向李云生。

        “齐蛖,快斩断这两道气场,我撑不了多久了!这臭小子要把我的浊气全部吸干给那个大先生用!”

        见齐蛖来了,声音沙哑的皎訷当即求救道,已然没有了先前的高傲。

        “皎公稍安勿躁,我这不是在跟小兄弟商量着么。”

        齐蛖脸上挂着一丝淡淡地笑意道。

        嘴上虽然这么回答着,心里却是在暗骂道:

        “真是白痴一个,早就让你见好就收,这么好的局面全给你葬送了。”

        说着,齐蛖重新把头转向了李云生,然后笑呵呵地道:

        “小兄弟,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他的声音是通过元气加持传出来的,因而就算隔了很远,李云生依旧听得很清楚。

        闻言,李云生抬眼看了看站在远处身影模糊的齐蛖,此时他的状况远远没有外界看到的那样乐观,枯荣剑加上纵横方圆剑,两者之间的平衡拿捏极其消耗心神,稍有异动就可能造成前功尽弃。

        “没错,是枯荣剑诀。”

        不过他还是强自镇定地回答了齐蛖一句。

        他已经用枯荣剑诀吸收转化了皎訷跟那三名魔将接近五成的浊气,他能够感觉得到此时大先生体内的生机已经开始重新复苏,顶多再吸收转化两成大先生就能醒过来,所以他得跟那齐蛖再拖延一些时间。

        “我魔族的魂书中记载过当年魔族与你们修者大战的那段历史,在这段历史中数次提起过枯荣剑诀,说这枯荣剑诀中有一招专门克制我魔族的浊气,所以我这么些年来苦心钻研枯荣剑诀,但还是一无所获。”

        齐蛖苦笑了一声道:

        “没想到,最后居然在小兄弟这里看到了。”

        “我秋水的剑术,本就不适合你们魔族,找不到这很正常。”

        李云生淡淡地说道。

        “没错。”

        齐蛖摇了摇头。

        “所以这第三局不用比,是我输了,心服口服。”

        他恭恭敬敬地朝李云生行了个礼。

        “你不必如此,你们三个若是从一开始就抱了杀我念头,此刻我的处境应该会更难受一些。”

        这齐蛖的举动很是反常,但李云生依旧处变不惊。

        “我还有个问题。”

        齐蛖闻言苦笑。

        “你是不是从见到我们第一面起,就在打我们身上浊气的注意?”

        他问道。

        “要更早一些。”

        李云生老实地答道,他这里的更早一些,自然是指看到虚像中的三人的时候。

        “这里此刻已经没有外人了。”

        闻言齐蛖再次摇头苦笑。

        “你我做个交易如何?”

        他忽然正色道。

        “对你我,对秋水都益处的交易。”

        他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什么交易?”

        李云生问道。

        “放了他们,我们魔族的人全部撤出秋水。”

        齐蛖先是看了一眼皎訷然后又把目光重新落到李云生身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