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本源之力,千钧!

第三百一十八章 本源之力,千钧!

        “不行!”

        齐蛖的话才落音,被李云生困在剑域之中压榨着生机的皎訷忽然奋起大叫道。

        “齐蛖,你想做什么?我幽冥府的人绝不能向这区区凡人低头!”

        他声嘶力竭地继续吼道。

        不过他说完这句话,就像是力气耗尽,渐渐地垂下了头大口地喘息了起来。

        齐蛖淡淡地看了那皎訷一眼,没有说什么,然后直接将头转向李云生。

        “如何?”

        他像是没有听到那皎訷的质问一样继续问道。

        “不行。”

        几乎没有犹豫,李云生目光淡然而坚定地看着齐蛖道,他给了齐蛖一个皎訷一样的回答。

        “为什么?”

        齐蛖显得很意外。

        “天诛阵很快就要落下,你们秋水可撑不了多久,若我幽冥府这时候收兵,你还有几分逃离的机会。”

        他冷笑着问道。

        之所以选择跟李云生交易,并不是齐蛖对李云生有了畏惧,只不过此役折损一名宫主三名魔将对于幽冥府来说大大地不值。

        更重要的是,就在刚刚,他收到了幽冥府传来的消息,有一个十分棘手的任务侵入了幽冥府,他必须带人回去了。

        “在大先生醒来之前,我是不会放了他的,我需要他们身上的浊气。”

        李云生摇了摇头道。

        “那就是没得谈了?”

        齐蛖的神色渐渐变冷。

        “你莫不是自大的以为我们是怕了你吧?”

        他接着寒声道。

        在齐蛖看来,就算他不帮忙,若是皎訷能一开始就用全力,这秋水小弟子决计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不会,跟这些没关系。”

        李云生面无表情地再次摇了摇头。

        “大先生于我有恩,便是没了这条性命,我也要救他。”

        他淡淡地说道。

        刚刚那一番交手,冷静下来的李云生,已经将目前秋水的形势了解了个七七八八,此时的秋水头上有天诛阵,四周又有仙盟魔族跟阎狱的联手围攻,就算是用岌岌可危来形容也不为过。

        若想活命,很显然逃出秋水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不过李云生如何能抛下大先生跟自己逃走?

        而齐蛖闻言,见这秋水小弟子并非是因为自大狂妄而不同意自己的交易,他的的神色变得好看了一些。

        “对了。”

        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眉头一跳,然后忽然神情诡异地看向李云生道:

        “我看你先前用的是白云观的行云步吧?这么说,你是白云观的弟子?”

        齐蛖对于秋水的术法了如指掌,李云生刚刚那诡异的身法,他一看就认出来那是来自白云观的行云步。

        “是的。”

        李云生点了点头。

        对于这一点,他觉得并没有说很慢值得隐瞒,只是齐蛖突然提起白云观,让他心中莫名地一紧。

        先前刚刚从湖底醒来的时候,他心中就隐约感到了一丝不安,甚至莫名地喊了一声大师兄,只是看到大先生的情形之后他强行将这份不安压了下去。

        现在齐蛖忽然提起白云观三个字,他心中那份不安又重新冒了出来。

        “你既是白云观弟子,难道不知道你们白云观出事了?”

        齐蛖也是有些好奇,既然李云生是白云观的弟子,面对自己受辱被害的两名师兄,为何能做的此时这般心如止水。

        他哪里知道,李云生昏睡了八九日,一醒来看到大先生被围攻,便心无旁骛地赶了过来,一门心思地想着如果利用这几名魔族的浊气给大先生延续生机,根本没有留意过周遭的事情。

        “你说什么?”

        李云生闻言心头一颤,体内维持着枯荣剑诀跟纵横方圆剑的真元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散了去。

        “我说什么,你可以自己抬头看看啊。”

        齐蛖摊了摊手道。

        看李云生表情,他发现对方好像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几个师兄遇害的事情,顿时有了兴致起来,很想看看这秋水小弟子见到自己师兄受虐的场景时会是什么表情。

        他这次来秋水收到的指示只是帮一把仙盟,至于要把秋水怎么样,则只是顺其自然,有些东西能拿就拿,所以此刻他才会显得这么轻松。

        “……”

        闻言李云生先是直视这齐蛖皱了皱眉,心中疑惑会不会是对方在故意扰乱自己的心神。

        不过没过多久,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抬起了头。

        “师父?”

        李云生抬头循着齐蛖的所知的方向看去,第一眼就看到了燕巢关前站立着的那个老人,也就是他的师父杨万里,还有他二师兄李阑。

        见两人已然安好,他顿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继而暗道这齐蛖果然是在扰乱他的心神。

        于是他重新把视线拉回来看向齐蛖。

        “你……”

        “你头再转过去点看看。”

        正当他冷冷地开口想要对齐蛖说些什么的时候,齐蛖忽然打断了他,然后用手重重地指了指李云生身后头顶的天空。

        见那齐蛖的神色不似作伪,李云生再次抬起头,然后转头将目光看向了自己身后的天空。

        因为白石山的那道虚像,对于从天井关前的这这片空地上站着的人来说,其实是处于死角的位置,不刻意去找是看不到的,所以李云生几乎将视线转了一周这才看到,原来在自己的身后还有一道虚像。

        他的视线缓缓地在那道虚像上移动着,不知为何,此刻的他忽然感觉周遭的一切变得异常地安静跟缓慢。

        这份安静一直到他看到大师兄张安泰的背影才戛然而止。

        “大师兄?”

        李云生十分疑惑地看着那个满是伤痕背影。

        尽管对这个背影很熟悉,但因为没有看到正脸,李云生的心里依旧保持着疑惑。

        而这份疑惑,在下一刹彻底粉碎了。

        只见那个背对着他的身影忽然转过了身来,一张对于李云生来说无比熟悉的脸出现在李云生的瞳孔中。

        “大……师兄?!”

        看到那张平日里对他亲切无比的,此刻却变得满嘴血污眼神麻木的脸,还有站在他旁边狂笑不止的阎狱鬼差们。

        李云生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垂下了手,原本包裹在他周身的剑罡,连同那控制住皎訷的剑域一起轰然散去,周身如死寂一般,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真元波动。

        “齐蛖,你这招用得不错,老子终于不用束手束脚!”

        像是溺水的人被从水里拉起来的时候一般,皎訷咳嗽几声让后大大地吸了几口气,然后放声狂笑道。

        而几乎是在他说这话的同一时刻,一道浓稠的浊气从他体内冒出,在他额头一对犄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来。

        “臭小子,本公让你尝尝这生不如死的滋味!”

        眨眼之间,没有李云生剑域束缚的皎訷不管不顾地瞬间魔化,显露出他魔族本源姿态,然后就只见他手持一柄巨大骨刃纵身而起朝着李云生一刀劈下。

        “本源之力,千钧!”

        他暴喝一声,然后就只见整个地面猛地一沉,一股无形之力随着他的这一刀斩向李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