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章 拜别大先生

第三百二十章 拜别大先生

        已然处于濒死状态的大先生重新活过来了!……

        许多人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尽管大多数人依旧搞不明白这大先生是怎么活过来的,但在他们看来,毋庸置疑地这一问题的源头定然是那位突然闯入天井关的秋水小弟子。

        而且稍微有些眼力的修者们都发现了一个事实,就是那一队奇怪的异人居然是来自魔族。

        但就是这一队魔族居然在一个秋水不知名的小弟子面前败走,这让他们审视那秋水小弟子的目光变得异常复杂。

        这真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弟子?

        他们不禁在心底疑惑地问道,秋水虽然已经退出十州宗门大派很久,但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对于秋水弟子的情报收集十州稍大些的门派都没有停止过,但无论他们如何在心底搜寻查找,都依旧找不到有关这小弟子的半点情报,最后只能得出结论,这并非是他们孤陋寡闻或收集情报不力,而是这少年在这一战之前的的确确就是秋水一个普通弟子。

        “这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各大门派的情报部门已经忙得热火朝天。

        不过相比于一些小门派,一些稍微大点的宗门,已经根据这少年的相貌找到了一些情报。

        比如南宫家,比如鹿柴书院。

        “李云生。”

        剑佛看着手中那张纸条,念出了一个名字。

        “他姓李!先生也姓李!”

        一旁的许悠悠眼睛也是发亮的盯着那张纸条。

        “爷爷快看看后面还写了什么,兴许他跟先生真的是一个人!”

        她催促着剑佛往后看。

        “你这傻孩子,这天底下姓李的人多着呢……”

        剑佛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这小孙女。

        说着他缓缓打开那张卷着的小纸条的后半部分。

        可随着纸条缓缓打开,看到这后半部分内容的爷孙两齐齐皱起了眉头。

        “唉……”

        没过多久,许悠悠不知所措地愣在当场,而许慎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而在南宫家,看到这张纸条的南宫烈也同样露出一个稍显惊奇的表情。

        “怎么了?这上面写着什么?”

        一旁的南宫月有些好奇地问道。

        看她没大没小地这么问南宫烈,身后的南宫文在他凳子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可南宫月依旧不以为意地盯着南宫烈。

        “李云生,生于瀛洲俗世,入秋水一年余,身具通明道心,但资质乃无根仙脉资质,”

        南宫烈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地念道。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南宫子弟皆是在心底倒吸了一口凉气。

        “无根仙脉为何能够修炼到如此地步?”

        他们心里的震惊无以复加。

        “白云观杨万里弟子,颇受几位师兄照顾。”

        就在众人内心惊惧未平之时,南宫烈意味深长地念了下面一句。

        “白云观的弟子,岂不是说……”

        闻言南宫炎望着头顶那道映射着白石山的虚像欲言又止。

        而南宫月则皱起了眉头道:

        “难怪他先前会被搅乱了心神……”

        “有意思了。”

        相比于众人的讶异,南宫烈则显得淡然了许多,他行走十州几百年,什么怪才鬼才没见过?所以一个李云生并没让他惊讶多久,而让他更感兴趣的却是这情报的后半段。

        他很想看看,这个少年面对自己那受辱的师兄跟身后的宗门他会如何抉择。

        有时候死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但一个错误的抉择却足以让人懊悔终生,便是死也不会瞑目。

        ……

        “大先生。”

        李云生慢慢转过头看着身后的面容惨白的大先生。

        大先生能醒过来他自然是高兴的,但此刻他却是没办法笑出来。

        “嗯。”

        大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点了点头然后将手收了回来。

        “给我吧。”

        他将那只收回来的手放在李云生跟前摊开手掌道。

        “……”

        李云生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握着开山的那只手不停地在颤抖。

        “给我吧。”

        大先生面露微笑地再次说道,他这笑容就像是在安慰李云生一样,似乎在告诉李云生:“孩子,没关系,我没问题。”

        “……”

        可李云生依旧沉默。

        这一次,大先生没有急着催促他,而是平静而温和地静静注视着他。

        “啊!……”

        忽然,一声若隐若现的惨叫声从白石山的方位传来。

        因为声音传到这里已经很小,所以很难辨别这是谁的声音。

        但,李云生听得出来。

        这声音传到他耳朵里,就像是被放到了无限倍一样不停地在他脑海中回荡,甚至将他脑海中的记忆都挑拨了起来,那是他三师兄的声音,那个平日里什么苦活累活都不舍得他干的三师兄的声音。

        轰!

        李云生的身体突然猛地一颤,道道剑罡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地从他身体里迸射而出,境得头顶那队准备伺机而动的仙盟人马猛然退去。

        从天井关的上空看下去,此时的李云生本人就像是一柄即将出鞘的怒剑,那股直冲云霄的杀气看得人头皮发麻。

        这人究竟是什么修为?为何不过是灵人境,却有着近似先天真人的威势!

        “云生。”

        看着这副模样的李云生,大先生叹了口气。

        “你我是时候道别了。”

        马上他又换了一副十分慈爱的笑容。

        “这世间险恶,今后每走一步都须得万分小心。”

        他摸了摸李云生的脑袋。

        垂着眼帘的李云生缓缓地点了点头,依旧没有说话。

        “要是能活着固然很好,但你是秋水弟子,可以偷生但切莫苟且。”

        大先生语重心长地又念叨了一句。

        李云生再次点了点头。

        “好了,我该说的都说了,把开山给我吧。”

        大先生再次郑重地向李云生伸了了手。

        “秋水已经欠你们师徒几人很多,你又给了我一口气,莫要让我这将死之人再亏欠你们了,把剑给我去救你的师兄们吧。”

        他淡淡地说道。

        而就在李云生犹豫之际,大先生忽然直接从李云生手中将开山夺了过来,然后身形闪到李云生的身后,一剑迎着空中奔袭而来的一队狮鹫劈去,轰的一声,就只见他以极其强硬的姿态将这一队狮鹫天骑直接斩飞,更是将其中一头狮鹫的头颅整个斩了下来。

        “你可不要小瞧了我,小瞧了秋水。”

        大先生长剑一抖,然后回头看向李云生。

        “纵使只剩一口气,我还是秋水的大先生,我不需要你来救,秋水也不需要你来救,走吧,这里不需要你!”

        他字子铿锵地看着李云生道。

        望着铁骨铮铮豪情万丈地站立在自己面前的大先生,李云生忽然感到一阵豁然开朗,脸上的一切情绪骤然敛去,换做了往日平静的模样。

        忽而一阵大风吹来,将两人的衣衫吹起。

        “弟子李云生拜别大先生。”

        站在大风中的李云生,重重地躬身向不远处的大先生行了一礼。

        话音方落,他便头也不回地径直从大先生身边走过。

        此刻的李云生是平静的,当然也是愤怒的。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白石山的方向,然后便只见一张符箓飘落到他身前,他纵身一脚踏了上去,整个人朝着白石山的方向飞射而去,每一声破风符的爆裂声放佛都像是他心中那愤怒的嘶吼一般响彻整个秋水的上空。

        “所有府主注意,务必拦住此子,生擒此子!”

        天井关的上空,原本并不准备刻意拦截李云生的杨志诚耳中忽然传来了曹铿那压抑着兴奋之意的声音。

        “老师,你确定此子就是你我寻找了这么多年那枚遗失的棋子?”

        仙盟的主船之上,曹铿几乎是颤抖地看着水月镜中的老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