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敬你一杯更烈的酒

第三百二十三章 敬你一杯更烈的酒

        进入秋水之后,李云生接触得最多的就是剑,无论是偷学而来的秋水剑诀,还是大先生的剑,还是新雨楼四老的剑,这让他对于剑极为敏感。

        所以许道宁那一方锦盒打开的那一刹那,他就“嗅”到了盒中剑符的味道,如果要用一种酒比喻这种味道,李云生觉得那应该是师父新酿的白云酿,清冽无匹酒香冲鼻一杯入喉,便能让人感觉五内俱焚晕晕乎乎,端地浓烈无比。

        不过这种酒,李云生最不喜欢。

        因为这酒虽烈,但只消片刻酒香、酒劲即会散去,再饮一杯则会让人生出食之无味不喝也罢之感。

        能够在“嗅”到那一剑之后,立刻有这番感悟,李云生其实还得谢谢周伯仲,要不是他日日拉着他聊剑说剑,他今日也不会一点就通。

        “真是极有朝气的一剑。”

        转念想明白之后,李云生脚步依旧未停。

        “你既然敬了我一杯,我便还你一杯好了。”

        感受着那锦盒中迸射出来的剑意跟剑气,李云忽然手一抬,捏了一个剑指指向许道宁。

        有了体内庞大的真元做直撑,李云生此刻已经可以毫无顾忌地将自己心中对于剑道的所思所想实践出来。

        “敬你一杯更烈的酒。”

        他抬头看着许道宁说了一句。

        李云生并没有去考虑那许多繁杂方法来破解那剑符中射出的这一剑,而是准备以剑气对剑气,剑意对剑意硬碰硬来破解这一剑。

        其实对着此类一往无前的剑,这也是最好的化解之法,他强我更强,他快我更快。

        于是就只见一股剑意如那掀开了酒坛的百年陈酿的酒香一般从李云生周身挡开,道道凌冽的剑气更是冲天而起,迎着许道宁身前那道符箓所化的剑气笔直冲去。

        还未等众人从许道宁那道剑符中显露出的剑意中惊醒,他们忽然发现又有一道丝毫不弱的剑冲击而来,而那剑意的源头赫然正是秋水那小弟子。

        轰!

        两道光影瞬间交汇,气浪如同水面的涟漪一般在空中散开。

        随后,众人只见到许道宁身前的那张符箓碎成粉末,身体直接被道道剑气冲击得飞退而出,而李云生的身形非但没有后退半步,身子游刃有余地继续踏空前行。

        ……

        “许道宁那一道剑符,是出自剑佛之手吧?”

        有人望着空中那虚像中那势如破竹般继续前行的李云生喃喃地说道。

        “许道宁是剑佛的儿子,这应该没错。”

        旁边有人咽着口水附和着。

        “这少年,居然解了剑佛一剑?”

        “无论是剑意,还是剑气,少年这一剑看起来……都要强于剑佛那一剑。”

        虽然马上有人指出,那只是剑佛存在符箓中的一剑,不能算是最强的一剑,但是能解开剑佛一剑少年的悟性跟实力足以震慑这些围观的人。

        当然最为吃惊的还是剑佛本人。

        此时的剑佛半张着嘴巴,而后睁大了眼睛喃喃眼中闪着亮光道:

        “怪物,当真是怪物,秋水的怪物。”

        自己的剑符被破,他非但不觉得失落反而异常地兴奋,他像是产生了错觉一般忽然从李云生的身上看了徐鸿鹄,看到了玉虚子,看到了常念这些大剑豪的身影,他无比的确信这个秋水,这个即将没落的秋水再次出现了一位三百年一遇的怪杰。

        “唉……还是迟了,迟了啊……若是你早来一百年,不,五十年!秋水何止如此?”

        一念至此,剑佛的情绪转瞬间又变得失落了起来。

        而一旁的许悠悠则是一脸奇怪地看着自己这又是欢喜又是失落的爷爷。

        ……

        李云生脚步没有丝毫停滞,眨眼间便已经来到了许道宁堪堪站立的位置。

        “想过去?没门!”

        此时许道宁也骑着狮鹫重新拦在了李云生的面前,他嘴角溢血一脸癫狂地看着李云生。

        不过李云生根本没有跟他颤抖的意思,脚下行云步方位一变整个人便闪到了许道宁的身后。

        “风雷炮,封住他的所有去路。”

        而正当他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许道宁大吼了一声。

        于是漫天的风雷炮齐齐射向了李云生。

        虽说李云生的身法能够完全绕开这些风雷炮的轰击,但是这也让他前行的速度变得缓慢了起来,而许道宁这时候又重新骑着狮鹫拦在李云生面前,然后借着风雷炮的掩护死死地缠住李云生。

        “我杀不了你,你也别想走,今天你在这里就好好看着,你那两位师兄死在你面前吧!”

        许道宁怪笑道,此时的他已经打定了注意,就这么纠拖着李云生,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师兄死在阎狱的折磨之下。

        说完借着身下狮鹫俯冲着一剑斩向李云生。

        听到许道宁提起他的师兄,李云生原本平静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愠怒。

        他早就看见了此时白石山上的情景,正如许道宁所言,那阎狱的人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存在,此时正在疯狂地折磨这自己的两个师兄,整个虚像之上皆是那鲜血淋漓的画面。

        从天井关出来之后,李云生一直都在师徒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他知道要应付此刻这般复杂的局面,必须有一个清醒的头脑,可纵使李云生能够让自己进入入寂的状态,也无法将这些愤怒的情绪完全排除,而许道宁的这句话正好打破了他心中这份情绪的平衡,一股出离的愤怒涌向李云生的心头。

        “请让开……”

        李云生第一次停下了脚步,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他在拼命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试图不被自己的情绪俘虏。

        “你听到了吗?你那两个师兄正在叫你的名字呢?李云生……李云生……”

        因为发现自己刚刚那句话让李云生的情绪有了明显的波动,许道宁知道自己的方法奏效了,一名修者最为忌讳的便是道心不稳,一旦情绪彻底的崩溃道心坍塌,便会走火入魔。

        于是他继续挑逗这李云生的神经。

        “让开。”

        李云生又说了一句。

        “我便是不让你能把我怎么样?就算你身上藏有秘宝,但我一个真人境的修者,若想逃你能抓得住吗?”

        许道宁骑着狮鹫在他身前不停的晃悠着,其实不论他的实力如何,以他身下狮鹫的速度逃命还是绰绰有余的。

        “你……”

        只是他这话才说完,忽然感觉周身散发出一阵寒意。

        只见一道道金色的流光忽然缠绕在那李云生的周身,一张张符纸也跟着在他周身飞舞着,许道宁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只有在剑佛身上才感受过的威势。

        正如许道宁看到的那样,李云生的情绪有些失控,而失控的后果便是不计代价地直接调用了麒麟骨中三分之一的真元。

        “青鱼!”

        忽然,还未缓过神来的许道宁只听见身前的李云生长啸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