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四章 休想

第三百二十四章 休想

        李云生这一声“青鱼”喊得自然是桑小满留给他的那柄青鱼剑,去双水涧帮徐鸿鹄撑船的时候他并没有带着青鱼。

        很显然,用这种方式来呼唤一柄剑,在旁人看来就好似白痴一般的举动更像是在虚张声势。

        更何况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青鱼”就是一柄剑。

        就像在许道宁看来,李云生这更像是黔驴技穷后一声绝望地求救呐喊。

        “这个时候喊人帮忙迟了些吧?不过你若是能跪下来求我三声,我倒是可以考虑让你死的痛快些。”

        他有些得意地笑道。

        就在他话音落下之际,一声尖锐的破风声忽然响彻整片天地。

        一道青色的光点直接冲破秋水大阵的禁锢从白云光的方向飞射而来,射向两人所在的位置。

        许道宁见状惊惧地拉起狮鹫的缰绳连连后退的十来丈。

        令人他不解的是对面的李云生却纹丝不动地站立在原地,而后面无表情的他抬手迎向那飞来的青色光点。

        “砰!”

        一声气爆声炸响。

        阵阵气浪的涟漪中,众人只看见那李云生用手生生地接住了那团青色的光点,而他们此时也才看清那道青色的光团原来是一柄式样古朴通体透着肃杀之意的长剑。

        “他……刚刚在叫这把剑?!”

        一众人万分愕然地想道,在他们看来神识跟剑沟通这只有入圣境的剑修才能做到。

        相比这些人惊愕于李云生跟跟剑沟通这件事情,像南宫烈跟剑佛这些人惊讶的却是这柄剑的名字。

        “青鱼?这不是常念真人的剑吗?”

        一想到常念这尊杀神,即便是剑佛也只觉得心中一阵发寒。

        “若是青鱼倒也说得通了,这等名剑即便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也不足为怪,只是它居然认了这少年为主倒是稀奇!”

        他满脸讶异道。

        从李云生那一声长啸到青鱼的飞来也不过发生转瞬之间,等剑佛再次看向头顶的虚像时,眼睛中的神色确实异彩连连。

        “这是秋水……剑诀?!”

        只见虚像中的李云生,几乎没有停止地朝前踏出一步,然后一点一点地将青鱼从剑鞘之中拔出。

        “剑势!”

        看到少年拔剑时的姿态,还有那从剑鞘中溢出,几乎肉眼可见卷动天际流云的剑势,剑佛死死地握紧了拳头。

        他发现,自己似乎依旧是小看了那少年。

        ……

        相比于惊讶中的剑佛跟围观的众人,此时的李云生神魂已然高度集中了起来。

        青鱼会过来他一点都不意外,他从湖底出来的那一刻神魂就已经沟通到了青鱼,一切对他来说就像是顺理成章一样,没有什么疑问没有什么为什么。

        而此时的这一剑,对于李云生来说却是愤怒的,因为如果是处于理智中的他,根本不会拿麒麟骨中三分之一的真元对方眼前的许道宁,而是应该想尽办法摆脱对方,将真元留着去救两个师兄。

        不过,青鱼都出鞘了,自然就没有放回去的道理。

        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这股庞大的真元涌入青鱼剑身之后,青鱼像是一头饥渴了许久的猛狮兴奋得颤抖了起来,随着李云生一点一点地将它拔出鞘,他开始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咆哮。

        可这时候的许道宁就有些不好受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李云生的这一剑慢慢地出鞘,但是身子就是如何都动不了,只仿佛被什么东西死死地压住了一般,即便是他调用了周身全部的真元也只能稍稍缓解一些,而他身下的狮鹫此刻几乎是瘫坐在了空中。不止是他,就连他身后那十几艘云船上的仙盟修者们此时也像是魔症了一般一动不动地站立在原地。

        “不能这样,不能这样,这样会死的,这样会死的!”

        许道宁嘴里开始不停地这么念叨着,忽然他奋力地拿起一柄匕首,然后一刀插在了狮鹫的背上。

        吃痛的狮鹫一声嘶鸣,然后翅膀猛地挥动了一起来,顿时带着许道宁一起扶摇直上。

        不过就在许道宁以为要脱困的时候,一道耀眼的白光忽然在他眼睛闪过。

        紧接着他只看到原本乌压压的天空突然一片晴明,那一层层厚厚的乌云像是被人一剑劈开了一条裂缝,夺目的日光从厚厚的云层中射出来。

        轰!

        就在他诧异之时,他耳畔忽然传来一阵呼啸的风声,转头一看只见秋水那名少年正从他身侧如一道风般掠过看也没看他一眼。

        他愤怒地抬手想要提剑拦住对方,可是这一抬手他忽然发现在自己的手臂连同半边身子全部消失了,身下的狮鹫更是一分为二来,鲜血不停地在空中喷洒。

        李云生这一式百川灌河,从拔剑到出鞘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快得连许道宁身后云船上的风雷炮都没来得及发射。

        如果说纵横方圆剑跟枯荣剑是秋水古老宗门底蕴的证明,那秋水剑诀则是秋水对于十州真正的震慑。

        因为对于十州的修者们来说,秋水剑诀给了他们太多惨痛的记忆,特别是像周伯仲,常念等人以秋水剑诀行走十州的时代,秋水剑诀甚至成了一些门派的忌讳。

        所以当这些人,这些曾经见识过真正秋水剑诀的人,看到李云生刚刚那一式“百川灌河”之后,毫无例外地都愣住了。

        他们脑海中忽然涌现出了一个奇怪的错觉——

        那个古老的宗门,那个不受任何门派势力约束,那个锋利无匹的秋水回来了。

        ……

        不过就跟看都没看那许道宁一眼一样,对于自己这一剑之后世人的反应李云生想都没有想过。

        此时的他只有一个念头,往前冲,飞快地拼命地往前冲。

        他握着青鱼,踏着破风符,身形在空中拖出一道长长地气浪。

        ……

        李云生能够如此迅速地冲出天井关,这是曹铿所料不及的,尽管他对没有遵从自己指令的杨志诚满腔的怒火,但因为天诛阵第一重打击在即也顾不上这时候再去惩戒他,同时也没有继续让天井关的人手追击。

        根据李云生突围的路径,下一个出口会在燕巢关,于是他当即命令原本守在燕巢关外的人手拦住李云生。

        “用云船堵住燕巢关的出关的峡谷一线天!我要活的!活的!”

        由于地势的关系,若想要不绕路前往白石山就必须经过燕巢关前的那个峡谷一线天,所以只要用云船先堵住一线天的口子,在他看来李云生也就如同瓮中之鳖,届时便可以慢慢收网抓人了。

        吸取了天井关的教训。

        这次燕巢关前仙盟的守将们,对于李云生再也没有半点轻视,云船早早的排开了阵列,等待着李云生的到来。而那些仙府的天骑更是在各个府主的安排下,井然有序地依次围在燕巢关的上空。

        于是等李云生来到燕巢关的时候,就见到了一副前所未见的壮观景象。

        不下千名仙盟天骑,一列列如同天网一般拦在了他去路之上,层层叠叠的好似站在云端一般耸立在在李云生面前,气势逼人地俯视着李云生,而在他们的身后那一位一条出路更是被云船船队死死地堵死。

        “束手就擒吧!”

        一个声音从仙盟天兵的队列中传来。

        闻声,一人一剑踩着符箓站立在原地的李云生抬起了头,他在这高耸着的仙盟战阵面前渺小得犹如蝼蚁。

        “休想。”

        只是一瞬的停留,他脚下的符箓便炸开,一人一剑身形笔直地朝着那高耸着的战阵飞射而去。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