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杀戮

第三百二十五章 杀戮

        燕巢关前负责守住峡谷出口的两位府主分别是韦鲸跟吕安知。

        面对丝毫没有迟疑,气势汹汹挥剑而来的李云生,此时分立在两艘云船船头的两人神色镇定自若,因为曹铿的意思是活捉所以二人并没有主动迎击,而做坐镇后方调配人手跟指挥云船上的风雷炮。

        而这两艘云船正好堵在通往白石山这唯一一条路的路口中间,又是居高临下,既有极好的视野方便他们调度仙盟的人手,又能当做防止李云生逃脱的最后一道保险。

        经过先前天井关前的那一幕,两人对李云生的实力自然不会像杨志诚跟许道宁那样掉以轻心,而且因为之前两人都在杨万里手上吃了亏,一想到对方是杨万里的徒弟,两人更加不会有半点轻视。

        但让他们两个真人境巅峰的修者去围攻一个灵人境的修者,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实在是做不出来,即便是将对方擒住了,日后仙盟只怕也要被十州的修者们嗤笑许久。

        不过没过多久,两人的眉头忽然同时皱了起来。

        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只见面对仙盟修士们的重重围攻,那李云生踏着诡异的步伐,就像是一阵风一般穿行在他们中间,手中的那柄青鱼行云流水一般地顺势收割着仙盟修者们的性命,他那看起来云淡风轻的每一剑却激荡起了阵阵气浪在这山谷间冲撞着,出剑之快下手之狠简直令人咋舌。

        ……

        面对这如蜂群般扑面而来的仙盟修士,此时的李云生已经完全进入了另一类二寂的状态。

        这种状态不同于他修炼的时候,在他吐纳修炼的时候二寂的状态令他专注于天地灵气的炼化,而此时的二寂状态则是让他专注于杀戮。

        他很清楚,面对这么多人,只是甩开他们是没用的,他必须杀人,杀他他们畏惧,杀到他们不敢靠近他,不敢追过来。

        于是他让行云步配合着破风符,通过繁杂的演算送到一个最好的位置,然后再用融合了剑势的秋水剑诀刺破仙盟修士们的护体罡气,一剑刺穿他们的要害。

        而相比之前对付许道宁用的那一剑,此时李云生所用的秋水剑诀,并没有大范围的凝聚剑势,而是依照先前周伯仲教他的,将剑势凝结在剑招之中,以剑势破除对方的罡气防御。

        虽然在这之前李云生杀人不多,但对于人体的要害他早已了然于胸,配合着行云步的精准步伐,他每一剑要么是直接割断他们的咽喉,要么就是贯穿他们的心脏。

        于是就只见到燕巢关的这一片天空中,一到身影犹如鬼魅般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在仙盟弟子的中间穿行,而令人感到恐怖的是这身影每踏出一步便有一团血花在空中绽放。

        只是几息的功夫,整片天空便弥漫起了一股血雾,李云生就像是一头眼神疯狂的狮子向前狂奔着,任何靠近他的仙盟修者都被一一掀翻。

        匪夷所思的身形,快绝狠辣的剑法,让这场围攻看起来像是一次单纯屠杀。

        于是就如同李云生最初料想的那样,这一通果决的杀戮,直接让仙盟那些修者们胆怯了,朝他围攻过来的修者越来越少。

        这让他在心底松了一口气,这么长时间毫不停歇地出剑,又是演算步伐又是控制符箓还要凝聚剑势,不止是真元消耗巨大的他的神魂也第一次出现了虚弱的迹象。

        稍微停顿了一下的李云生,抬头望着前方不足三百米的出口,再扫了一眼头顶那些正在积蓄着灵力的云船,十几道不同于破风符的符箓从他袖口中落下,随风朝着四周散去。

        “得再快些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脚步猛地在符箓上一蹬,整个人嘭地一声飞射而出。

        ……

        “这人到底是人还是魔?!”

        许多看到这幅景象的修者都不由得心脾俱寒。

        “杀伐果决,仙盟碰到刺头了。”

        “这般情景之下,居然还能一心三用,此子神魂之强我辈汗颜。”

        “不止神魂,他对剑势的控制也应该接近收放自如了,如若不然这些仙盟的修士怎会如此轻易地被他破除防御。”

        一些看懂了玄机的修者们额头却是冷汗连连。

        “以前总说秋水三百年必出怪才,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只是此子来的还是晚了一些。”

        有人惋惜道。

        ……

        “举步不前者军法处置!”

        而被李云生这一瞬间的杀戮弄得有些懵的韦鲸跟吕安知总算醒悟了过来,看着朝自己这边冲来的李云生,还有身前那畏惧不前的仙盟修士们,韦鲸大喝了一声。

        说着他一剑劈下,一声破空爆裂声炸响,顿时将那些畏惧不前的仙盟修者们吓醒了。

        “结剑阵,莫要被他冲乱阵脚,先围住他,保持三丈距离!”

        他接着命令道。

        说完不等他指示,吕安知便跟他点了点头,然后提剑直接朝李云生冲了过去。

        “各云船风雷炮炮手,依照我的指示行事。”

        看见仙盟的修者们重新列队用剑阵困住李云生,韦鲸向身后云船上操控风雷炮的炮手下令道。

        “行云步的步伐虽然精妙,但是终究是有迹可循的,我虽然没办法算得那么精确,但是只要找准你几个落脚点同时炮击看你如何来躲!”

        这韦鲸不愧是一府之主,心性跟眼力都是寻常修者能比的。

        布置完这一切,他开始如守着兔子洞的狐狸一般等待李云生着出手,

        很快,当仙盟的修者尝试着踏出剑阵攻击李云生的时候,韦鲸意识到机会来了,因为他知道李云生肯定会出手。

        果不其然,他看见李云生踩着诡异的步伐,身形准确地落到了那名落单修者的视线的死角,一剑朝他后颈刺了过去。

        “风雷炮!”

        如同本能一般,韦鲸对着头顶的云船的风雷炮下达了方位指令。

        风雷炮的威力虽大,但对于身形敏捷的修者来说,除非预判到他们的位置,否则很难对他们造成致命的伤害。

        而对于韦鲸来说,在所有的府主中,他是最擅长计算方位,也是最会调度风雷炮的。

        几乎是在他命令下达的同时,这些训练有素的风雷炮炮手便催动了风雷炮。

        直到听到了风雷炮那刺耳的破空声,韦鲸紧张的情绪才算缓解了一些。

        “让我看看你怎么躲掉我的风雷炮!”

        他无比自信道。

        轰!轰!轰!

        但是让他没有预料到的是,他看到的并不是风雷炮击中李云生的场景,而是耳畔传来身后云船上的一道道爆炸声。

        “怎么回事?!”

        他惊愕地传声质问道。

        “我,我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一道符箓突然炸开堵住了炮口!……”

        云船上的炮手慌乱地回答道。

        “是你干的?!”

        闻言韦鲸愤怒地望向远处的李云生,他想起了李云生操控符箓的能力。

        可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居然有人能够做到悄无声息地同时控制十几道符箓,并且堵住风雷炮炮口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2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