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陨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陨

        李云生对韦鲸的回答,只是一个冷漠的眼神,还有冰冷地刺穿身前那名仙盟修者的脖颈的一剑。

        做完这一切,他身形没有丝毫地停滞,借助破风符的推力,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几乎是横在空着,然后一剑刺穿另一名正要挥剑劈向他的仙盟修者的胸腹,眨眼间几名仙盟修者组成的剑阵便被李云生生生地撕裂,他再次再次冲破剑阵的封锁,没有任何停顿地迎着韦鲸这边冲来。

        看着眼前的一切,气得脸色煞白的韦鲸,这一次再也没有任何迟疑,他拔出了腰间的佩剑破风而出。

        跟他一样,原本在一旁伺机而动的吕安知也拔剑了,两人脸上此刻都没有什么表情。

        一想到先前还在担心害怕被人认为是以寡敌众以大欺小的自己,韦鲸心里便涌出一股难言的苦涩。

        “风雷炮,封锁我头顶三丈,身下三丈的所有区域,便是我跟吕府主落入刺区域照轰不误!”

        眼见吕安知一剑劈向李云生,两人已然交手,距离两人不远的韦鲸并没有急着上前援助,而是给身后的云船上的炮手发出了一道指示。

        刚刚李云生虽然以用符箓堵住炮口的方法毁了几门风雷炮,但云船跟云船上的多数风雷炮还是安然无恙,而且因为有了刚刚的教训,这些炮手催动风雷炮时变得格外小心,彻底杜绝了刚刚那类事情的发生。

        而吕安知之所以会下这道指示,其实是为了封住李云生的行云步,防止他通过身法从逃出二人拦截。

        砰!

        李云生手里的青鱼跟吕安知手里的长剑碰撞在一起,震得二人皆是后退了一步。

        “真的是你?!”

        吕安知这是第一次在近处看清李云生的相貌,他发现眼前这李云生赫然便是当日跟着大先生闯入青莲诗会的少年,可一想到当初这根本无法接下他一剑的少年,此刻居然能够硬抗自己一剑,心中便不由得惊愕万分,要知道距离青莲诗会几乎不到一年的时间。

        “这并不是修为的缘故,这小子,似乎完全发挥了秋水剑诀的蓄势的特点,以剑势来还击我的力道。”

        见李云生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吕安知皱眉思忖了片刻心想道。

        而硬抗吕安知这一剑的李云生,此刻则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因为之前跟吕安知交过手,他有些害怕二人境界差距过大,自己在不动用更多真元的情况下扛不住对方的攻击,不过当他切实地感受到吕安知剑中传来的力道之时,便彻底放下了心来。

        吕安知的这一剑,自然是要比那些个普通仙盟修者强许多,但却还没到令他无法抵抗的地步,只要他能够一直将剑势凝练不散,他就有足够信心对付眼前这两人。

        就在二人念头闪过的瞬间,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再次出剑,这一次李云生没有跟吕安知硬碰硬的一丝,而是控制着四周飞舞的符箓,脚踏行云步准备以身法的优势占据进入吕安知视觉的盲区。

        锵!

        就在他身形以一个匪夷所思的轨迹,闪到吕安知的一侧,一剑刺出之时,韦鲸的长剑的剑尖不偏不倚直接击中李云生的手中青鱼的剑身。

        这一道巨力,险些令李云生手中的青鱼拖手,而他本人更是被这一剑震得飞退了好几步。

        还未等他站定,吕安知手中长剑就已经化作一阵剑雨将李云生笼罩其内,而不远处的韦鲸则开始做出一个躬身拔剑蓄力的姿态,目光死死地锁住李云生。

        面对吕安知这阵剑雨,李云生知道此时无论他的剑有多快,在这个时候出剑化解都已经迟了。

        于是就见到他,随着身后那一张飞射而出的符箓飞退而去,李云生最终还是决定暂避其锋芒。

        可正当他的身形闪烁到离吕安知足有三丈远的时候,带着雷霆之力的风雷炮恰如其分地轰击了过来,几乎是本能李云生的踏着脚下破风符纵身而起,身形一息只见便再次闪烁到了两人上方,但令李云生没想到的是那风雷炮像是算准了他的位置一般再次齐齐轰来。

        “原来如此,这是想封住我行云步啊。”

        一瞬间李云生便明白了过来。

        这一次,面对那轰击而来的风雷炮,李云生没有多,而是瞬间调动起体内磅礴的真元,脚步在破风符上狠狠地一蹬,青鱼一式百川灌河斩出,直接将这一发风雷炮劈散。

        迎面斩开了一记风雷炮之后,发现了韦鲸意图的李云生身形猛地往下一坠。

        “看样子你们并不是算准了我的步伐,而是让风雷炮对距离你们一丈外的事物进行无差别攻击。”

        他重新落到吕安知跟韦鲸二人一丈之内。

        而他身形才刚刚落下,吕安知跟韦鲸二人的剑就已经到了,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完全封住了李云生的行动。

        不得不说,这两人的配合不是一般的默契,这两剑时机的选择几乎妙到毫巅,让场外围观的十州修者们不由得纷纷叫了一声好,在他们看来此刻李云生行云步路径全部被封死,避无可避,面对这两剑除非硬抗几乎没有办法。

        “但是一个灵人境的修者,居然逼迫的两位真人境的修者动用这等手段,难道这世道真的变了?”

        许多人心中不由得诧异道。

        “一丈?够了。”

        不过此刻的李云生,心底却没有半点惧怕或不安的意思,一张破风符在他神魂的控制下悄无声息的悬浮在了他身前的空中,就在韦鲸跟吕安知的剑要刺中他的下一刻,他的身体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直接横躺在那张符箓上,破风符炸开时的推力恰巧将他的身体平衡在空中,而这个角度也正好让韦鲸跟吕安知的剑从李云生身旁贴身而过。

        既然不让他用行云步,李云生便换了一个做法,他开始抛去行云步,完全依靠破风符来掌控着身体的角度。

        也就在那张符箓炸开,韦鲸跟吕安知蓄谋已久的一剑落空的下一刹,李云生那只没握剑的手在身下一张悬浮着的破风符上猛地一拍,借助这破风符的推力李云生整个人再次站立起来,他抖擞了精神一瞬间控制住至少二十张破风符绕在他的周身,然后就见到在这不超过一丈的距离的距离内,他精准地控制在破风符的位置,然后在通过破风符推动他的身体如一道风般冲向韦鲸跟吕安知二人。

        于是许多人看到了此生最为疯狂的一幕。

        只见在那一道道破风符的调整之下,李云生的身体开始做出一个个令他想都没想过的动作,每次遇到吕安知跟韦鲸的联手攻击,那一张张破风符便如同有了意识一般将李云生的身体推开避过两人的攻击,

        而在这一丈见方的区域内,李云生手里的剑却陡然变快了,因为无须担心防守的问题,他手里的青鱼开始疯狂的刺向韦鲸跟吕安知,一剑比一剑快,一剑比一剑狠辣。

        眨眼间,众人就看到,明明刚刚还在守势的李云生,忽然转守为攻如同一只极速飞驰的猎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逼的韦鲸跟吕安知节节后退。

        “先分开,莫要掉入他出剑的节奏之中!”

        韦鲸冲旁边的吕安知叫喊了一声。

        说着,他便看着一个李云生收剑的空挡,准备先撤出李云生的攻击范围。

        “开山崩石!”

        可就在他身体往后撤的一瞬,李云生那只空出来的手忽然一拳朝韦鲸的面门砸去。

        “砰!”

        措不及防的韦鲸直接被这一拳砸得飞落而下。

        而在李云生出拳砸中韦鲸的同时,身形再次被破风符一推,整个人调整了一个角度,一剑劈向吕安知,这一剑李云生故意提升了跟先前相比多出一倍的真元。

        果不其然,本能地抬剑格挡的吕安知连人带剑直接被劈飞,胸口更是被李云生这一剑划出了一个大口子。

        终于,李云生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除了那两艘云船,再也没人挡在他身前了。

        “催动所有风雷炮拦住他,不计生死,快!快!”

        此时,满脸血污的韦鲸,全然顾不得这一身的狼狈,冲着头顶的云船高声吼道。

        “吕府主,不必再留手了,直接杀了他!”

        愤怒的韦鲸接着对吕安知喊了一声,而后提剑拔地而起,因为峡谷的出口已经完全被两艘云船堵死的缘故,所以此时的韦鲸并不担心李云生会那么快地跑出去。

        不过他话才说完,一声悠长的鲸吟忽然响彻整个峡谷。

        他惊愕地望见李云生忽然仰头长啸了一声,而后头顶的天地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汇聚在峡谷中,一道金色的符箓不知何时出现在那两艘堵在峡谷出口的云船上方。

        紧接着他就看到,李云生一面朝着峡谷口出的放下飞速地往前冲,一面嘴里开始用一种奇怪的语言吟诵着什么,双手开始疯狂地捏出一个个印诀。

        没过多久,那张金色的符箓开始燃烧了起来,道道金色的符文聚集在峡谷的上空,突然伴随着天空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一块巨大星陨在峡谷的上空破云而下,笔直地砸向那两艘云船。

        “天陨符!!”

        半张着嘴巴的韦鲸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