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桑家家主

第三百二十七章 桑家家主

        轰!

        一声巨响跟一阵天地震颤之后,目瞪口呆的韦鲸,只看到那燃烧着的星陨拖着长长火焰尾巴,直接将谷口那两艘云船砸穿。

        碎裂的云船伴随着熊熊烈焰,还有上面没来得及逃走的仙盟修士的哀嚎声落入谷底。

        ……

        “他一个灵人境的修者可能驾驭得了天陨符?……”

        另一头的吕安知心头万分骇然。

        天象类的符箓本就少有,而这天陨符的威力即便是在天象类的符箓中也是极其稀有的存在。

        “这少年,怎能驾驭的了如此威力巨大的符箓?”

        不过是吕安知跟韦鲸,此刻十州每一个看到这一幕的修者心中皆是久久不能平复。

        不少宗门都受到过仙盟的气压,他们这些修者可是十分清楚,仙盟最大的底气就是这些鬼斧神工般的云船。

        这些不但配有足以绞杀真人境修者的风雷炮,其船体本身也是经由十几道阵法加固,坚固程度非同寻常,一些小宗门往往被云船围住,便完全无可奈何。

        我观这符箓的释放出的天象纹路,应该也不会超过五品,但为何威力如此巨大。

        可这平日里令他们如此畏惧的云船,此刻在一道符箓一击之下直接被击穿,可以想象他们心头是很等的震撼。

        “我观此符解开之时灵纹不过五重,品阶至多不超过五品,怎么威力如此巨大?”

        一些稍微精通一些符箓的修者十分疑惑。

        “这道天陨符虽然只有五品,但却是被改良过的,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那少年解符之时,捏了一段复杂的法印,嘴里还念念有词,寻常符箓可没有这么复杂。”

        “十州能够改动天象类符箓的人可不多,不过据我所知,炎州桑家就有这个本事。”

        而此时的炎州桑家,看到这一道天陨符的桑家子弟们脸上震惊的神色,比那些十州普通修者还要重,因为这道天陨符的的确确就是出自他们桑家之手。

        “为什么,为什么这秋水小弟子,会我桑家的天陨符?”

        有人问道。

        “不是说这道天陨符,因为无论是绘制还是施展都要用到龙语,已经失传了吗?”

        一个个问题盘旋在他们头顶。

        而此时,桑家家主同样神情复杂地看着头顶的虚像,看着在那天外星陨的重击之下,云船缓缓燃烧坠落的场景。

        “斋老,他就是以前你跟我说过的那个孩子?”

        他转头看向身旁的一个老头子。

        “不错。”

        斋老眼中闪烁过一丝异彩。

        “以前我只道他乃是天授神魂,可没想到居然还习得了龙语,此子若是专修符箓百年后足可成就一代符箓宗师。”

        “可惜了……”

        桑家家主摇了摇头。

        “小满那边还在闹吗?”

        他转头问道。

        “老爷放心,小姐三日前已经闭关了,说是要闭三年死关,时间不到绝不出来。”

        斋融摇头苦笑。

        “也好。”

        桑家家主也是苦笑。

        “我出一趟门,家里的事情,就劳烦斋老您照看一下了。”

        沉默了一下,桑家家主淡淡地说道。

        “是我们的人遇到……他们了?”

        斋融浑身一颤。

        “不是他们,是他。”

        桑家家主笑了笑。

        这一个“他”直接让斋融为之色变。

        而桑家家主说出这句话,身前忽然飘出一张符箓,这符箓赫然便是赵玄钧曾经用过的“乾坤符”。

        只见他将一根手指在符箓上轻轻一点,符箓燃起,他的身体随之在斋融面前消失,紧接着一名桑家长老出现在原本桑家家主站立的地方。

        不过这位桑家长老此时的脸色不太好,一出现便吐出一口污血,然后一脸惊恐地看着斋融道:

        “你怎么不拦着他,我死了就死了,他可是桑家之主!”

        “你觉得拦得住吗?他欠了徐鸿鹄一个人情,现在徐鸿鹄走了,以他的性子,肯定是要还的。”

        斋融走到那长老面前,将一颗丹药塞入他的嘴中叹了口气。

        “而且……我桑家家主,可不一定弱了那阎君。”

        他目光坚定地接着道。

        ……

        视线重新回到秋水燕巢关前的峡谷。

        就在这两艘云船坠落的同一瞬间,一个灰色的身影犹如山间刮起的一道风岚从山谷的出口穿过。

        “李云生逃了!”

        一瞬的惊愕之后,吕安知跟韦鲸脑中同时闪现出这一行字。

        “追!”

        完全不顾身上的伤,此时已经气得五内俱焚的韦鲸大喝了一声。

        “回来!”

        就在他跟吕安知身形要跟着李云生飞射而去之际,曹铿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朵。

        “为什么?”

        韦鲸一脸的不解,李云生在这么多仙盟追捕的围剿之下逃脱,他只觉得羞愤难当只想着如何将他抓回来。

        “天诛阵第一重攻击要开始了,你们得在这里守阵,哪儿都不能去。”

        传音符那头的曹铿的声音中带着些许不甘。

        “可是……”

        “放心,他不是阎狱那些人的对手,我只要跟阎狱说声留他半口气即可,你立刻重整队列,让所有仙盟修者回到我们安排的位置,否则天诛阵打击一旦开始我也保不住他们!”

        韦鲸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曹铿打断了。

        “是……!”

        虽然还是有着些许不甘心,但是听到天诛阵即将开启,韦鲸也就不再犹豫。

        ……

        虽然说服了韦鲸,但其实曹铿自己也是满心的不甘,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明白那李云生的价值所在,但在攻下秋水跟抓住李云生之间,曹铿还是选择的秋水,毕竟这才是他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

        更何况,他十分清楚,李云生绝不是阎狱那几个人的对手,除非他丢下那几个师兄不管,否则他绝不可能逃脱。

        “老师,阎狱……知道关于那李云生的事吗?”

        想了想,曹铿还是忍不住问了问眼前那水月镜中背对着他下棋的老者。

        “阎君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可能知道一些,不过今天应该是赶不过来了。”

        水月镜中的老人淡淡地说了一句。

        “阎……阎君也要来?!”

        曹铿闻言几乎浑身一震。

        “别一惊一乍的。”

        水月镜中的老人似对曹铿的表现很不悦。

        “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那小子,那杨万里才是他的猎物,而且他应该是来不了了。”

        “为何?”

        “桑家的人已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