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来吧,仙盟的杂碎们

第三百二十八章 来吧,仙盟的杂碎们

        “他当然会来。”

        水月镜中的老头语气淡然道:

        “毕竟阎狱为了那杨万里谋划了这么久,自然不愿有失。”

        “弟子只知这杨万里是那天衍族后人,但不明白,这阎狱为何如此执着于这天衍族?这其中难不成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辛?我们仙盟需不需要防着一点?”

        性格谨慎的曹铿狐疑道。

        天诛阵已成,在他看来这第一波攻击便会破了秋水的鲲之阵,秋水跟那些个古老宗门以后再也不可能是仙盟的对手。

        而与此同时,仙盟接下来最大的对手,自然而然地很可能就变成阎狱跟魔族了,所以曹铿不得不谨慎。

        “你说的没错,关于天衍族跟这杨万里,阎狱的确是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东西”

        老人摇了摇头。

        “防自然是需要放着一点,不过不是现在,这杨万里是阎狱出手的唯一的条件,此刻攻破秋水在即,只要他们不跟我们抢那李云生,没必要现在跟他们翻脸。”

        他接着道。

        “既然老师这么说,弟子就不多问了。”

        闻言曹铿点了点头。

        说完,他关上了水月镜,看了一眼船头的日晷,然后掏出了传音符。

        “时辰到了,黑船进行最后一次献祭吧。”

        他眼中隐隐闪过一丝兴奋。

        话音刚落,就只见秋水上空那天诛阵下,几艘黑船如同幽灵般的出现,一道道黑气从那黑船中升起。

        因为那里正好是水月石照射的死角,所以这幅景象并没有被十州的修者们看到。

        而就在那道道黑气涌入天诛阵之时,那天诛阵下的赤色云层立时宛若火山口里翻滚的熔岩翻滚起来,从地下看去就像是一个倒挂着的火山口,而此时在那庞大的天诛阵中心,不是地传出雷霆轰鸣之声,紫色的闪电透过厚厚的云层闪现出来。

        ……

        秋水之外,十州的那些围观的修者们,对于这个中内情自然知道的不多。

        所以他们所知晓的,只有他们看到的:一名秋水的弟子,拜托了仙盟的重重围困,逃了出去,尽管人还不知道李云生不是逃,而是冲向了白石山去救他两个师兄。

        但在十州这些好事修者的眼中,目的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有李云生逃了出来这件事。

        许多人因为这名无名弟子开始重新审视秋水,以及仙盟攻击秋水真正的意图。

        “秋水为何不逃?”

        此刻无数人在心中问道。

        他们看了这么久,早已发现秋水之强,已经超出了他们平日里的认知。

        而李云生的逃脱彻底将这个问题放大。

        因为在他们看来,像是大先生还有杨万里这样的修者,即便是被仙盟的围攻,也绝对能够游刃有余的逃脱。

        可是这些人没有一个人逃,而是选择死守秋水。

        “难道,这秋水底下真如传说中的那样藏有秘宝?他们为了保护秋水的秘宝宁可舍弃性命?”

        这个原本看来有些以讹传讹的谣言,此刻在这些修者心中居然变得有些真实了起来。

        同样心里产生这个疑问的,还有南宫家的南宫炎他们。

        “爹,我们这次没去秋水,可能真的错了。”

        南宫炎皱眉道。

        他此刻心中已经笃定,仙盟攻打秋水并不单单只是仙盟跟宗门之间的矛盾,这其中肯定是因为秋水拥有仙盟所觊觎的某样东西。

        刚刚那名以灵人境正面对抗秋水两位府主,几十艘云船的弟子就是最好的证明,在他看来这名弟子必然是得到秋水某样不知名的秘法或者灵宝,否则不可能如此年纪就有这么强横的实力。

        “大哥说的没错,秋水肯定有问题,不过我觉得现在我们去秋水已经迟了,但是这名秋水逃出来的小弟子,我们南宫家必须将其押回来!如果爹爹同样,孩儿愿请命亲自将其抓捕回来!”

        南宫仁眼神中掠过一丝贪婪地说道,在他看来秋水这杯羹现在这种情形之下已经分不了了,但是这名逃出来的秋水弟子,从刚刚他异于寻常同等境界修者的表现来看,身上定然藏着不少秋水的秘宝,与其去分秋水那一杯残羹,还不如拿这个现成的。

        “我觉得稳妥起见,还是跟我老二一起去比较好,毕竟经过刚刚那一幕之后,盯着这秋水小弟的十州势力必然不在少数。”

        南宫炎没料到这个弟弟下手居然这么快,当即提出一同前去的请求。

        “你二人觉得你们的实力,跟阎狱的阎君还有那几个鬼王比起来如何?”

        南宫烈没有回答二人,而是笑着问道。

        “爹爹你是说,阎狱已经出手了?!”

        闻言两人顿时一脸惊愕。

        “这阎狱的几个鬼王,一对一之下我倒也不惧,只是惹上这阎狱,我们南宫家……”

        南宫炎眉头皱起道。

        “你们急什么?”

        看着自己这两个满脸失望的儿子,南宫烈的脸色变得有些冷。

        “秋水底下是否藏着什么,跟我南宫家没有半点关系,今天让你们坐在这里只是想让你们看看这新旧时代的交替,好叫你们日后有些心里准备。”

        他淡淡地说道。

        “灭掉一个秋水而已,何来世代交替一说。”

        闻言虽然南宫仁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暗自腹诽道。

        “爷爷你怎么看起来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你很了解秋水?”

        坐在南宫烈旁边的南宫月笑问道。

        “不,我不了解。”

        南宫烈摇了摇头。

        “虽然我不了解秋水,但我了解徐鸿鹄,我了解他的剑,他不会毫无安排的就舍弃秋水,他乘风而去并非渴求那长生,不过是厌倦了这十州。”

        他目光带着些许敬佩地喃喃道,说着笑看了一眼南宫月道:

        “先前那个赌,我其实跟你一样,也想选秋水。”

        ……

        秋水天井关。

        “很好,很好,再飞高一些,飞快一些……”

        望着已然冲出燕巢关的李云生,大先生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笑意。

        “飞?他飞不了多久了!”

        杨志诚恶狠狠地看着大先生道。

        李云生逃脱,自己擅离职守,他已经是骑虎难下,如果不能在天诛阵落下之前斩杀大先生,他这次回去别说奖赏恐怕性命都难保住。

        说着,就只见他周身黑气溢出,他将体内最后一丝储存的怨力挥霍一空,然后后脚猛地在地上一蹬,当即地面片片龟裂,而他则如同一个打铁球一般朝大先生飞射而去。

        面对气势凶凶地扑来的杨志诚,大先生神色不变,运气体内残存的一丝真元,迎着杨志诚的铁拳提剑而出。

        嘭!

        一声巨响,此时的大先生面对杨志诚的一拳根本没有任何抵御之力,直接被一拳砸飞,笔直地撞向秋水的城墙。

        大先生吐出了嘴中的一口气污血,然后缓缓地扶着墙壁站起。

        “老伙计,差不多了。”

        他正思忖着如何以这残躯应付那杨志诚的时候,一个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这是孙武谋的声音,他不会听错。

        “一切安排妥当,我们该走了。”

        孙武谋接着又说了一句。

        闻言,大先生原本那虚弱的身体瞬间有了精神,他的眼神中露出一抹无比兴奋的神采。

        “来吧,仙盟的杂碎们……”

        他将腰间酒壶拿起痛饮了一口,然后一手提壶,一手提剑指着杨志诚道。

        大先生的脸上少有地带了一分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