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秋水无罪

第三百二十九章 秋水无罪

        “看你这老匹夫还能狂妄到几时。”

        闻声面色阴沉的杨志诚再次如一发炮弹般嘭地一声一跃十丈,一拳轰向城墙边上的大先生。

        铁拳为未至,拳风现行,猛烈的罡风将大先生花白的鬓发吹起。

        大先生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提着开山,面对杨志诚的这一刀,他只是身子往前踏出一步。

        “开山,我们上了,这最后一战,别辱没了我秋水的名头。”

        他这话说完,开山发出一声呜咽般的剑吟,像是在回应他一般。

        也就在大先生踏出这一步的时候,杨志诚裹着浊气的铁拳,带着撕裂空气的噼啪声来到了大先生眼前。

        原本微醺的大先生,涣散的眼瞳一瞬间凝聚了起来,开山如一道流光刺出。

        不过大先生这一剑并没有直接撞向杨志诚的拳头,而是异常精确地从拳头背面划过,顿时剑刃与拳头的罡气摩擦发出一阵令人耳背发麻的艰涩之声。

        可就在这一剑看似失去了准头,对杨志诚的拳头没有任何阻拦作用的时候,大先生双目一拧,开山的剑身一抖,剑尖猛地一颤,不偏不倚地刺向杨志诚的手腕。

        砰!

        就是这一刺,让杨志诚拳头的力道猛然卸去,一拳擦着大先生的耳鬓落空而去。

        而大先生则顺势,脚力一转,简练至极的一剑从杨志诚的后心此过去。

        意识到危险的杨志诚,周身罡气猛然凝聚,只听“嘭”地一声大先生的剑像是刺在了钢板上一样,并未刺穿杨志诚的后心,不过这一剑的力道却是将杨志诚直接撞飞,如同大先生先前那般撞在了城墙之上。

        这极其精妙的一剑看到许多剑修心头一阵发毛,因为大先生这一剑,没有看不到一丝剑气、剑势或者剑意的痕迹,他甚至几乎没有动用体内的真元。

        大先生所用的只有手中的剑,还有他那具看起来油井灯枯的身体。

        这一剑像是回到了每一个剑修练剑之始的时候,没有花哨的技法,没有澎湃的真元,有的只是自己的佩剑,还有体内那一股子气力。

        “不用真元,不用剑技,他这一剑是怎么胜过一个真人级别的修者全力以赴的一拳,别告诉我是因为运气。”

        有人嘴角有些抽搐道。

        在南宫家的院子里,一名南宫家的子弟也提出这同样的问题。

        一时间南宫炎几个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本能。”

        南宫烈站了起来,目光带着敬畏地看向大先生。

        “大先生这一剑抛起了毕生所学,选择信任手中的佩剑,然后抱着必死的决心,以身体的本能在战斗。”

        说话间,南宫烈放在袖中的手死死地握紧了拳头。

        “我以为这秋水,我只是不如那徐鸿鹄,没想到还有这大先生……”

        他带着一丝不甘心道。

        ……

        “老匹夫,我要将你砸成肉泥!”

        在一个已经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身上栽了跟头,这让杨志诚羞怒万分。

        他用手猛地在城墙之上砸了一拳,砸的天井关的城楼一阵颤动。

        “噗……”

        令人没想到的是,杨志诚这砸在城楼上的一拳,却像是砸在了大先生身上一般,直接让大先生身子一晃呕出了一口血。

        “原来如此。”

        愣了一下,杨志诚忽然明白了过来,原来这大先生将自己的神魂跟天井关捆绑在了一起,攻击天井关就是攻击大先生。

        “风雷炮轰击城楼!”

        马上杨志诚狞笑着一面再次冲向大先生,一面指挥风雷炮攻击天井关。

        紧接着风雷炮便如同雨点一般地轰向天井关,尽管有护山大阵阻挡住城楼依旧无恙,但是大先生却已经面色煞白没有半点血色。

        不过大先生并没有就此倒下,他像是将身体跟神魂的痛疼全然忘却了一般,一面杵着开山缓缓站了起来,一面嘴角微笑着目光满是希翼地望向身后的秋水。

        他颤颤巍巍地站直了身子,再次痛饮了一口酒壶中的白酝酿,然后抖了抖手中的开山剑,一面朝着杨志诚前行,一面朗声豪情万丈地念道: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念罢,杨志诚带着愤怒跟讥讽的拳头已经来到了他的跟前,一拳砸中的他的腹部,将他整个人砸的飞射而出。

        但马上,大先生再次站了起来,一面痛饮一面提着剑放声长歌: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砰!

        这一次,杨志诚并没有让他说完,再次一拳将大先生的身体砸飞,围观的人们甚至能清晰地听到他周身骨骼碎裂的声音。

        “老匹夫,看你死不死!”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杨志诚走到大先生面前,看着躺在地上的大先生,刚想一脚踏上去,耳边却在这时候传来一声整齐的吟唱声,这声音正是从他身后的秋水传来吗,声音中还夹杂着几个老头子们,玩世不恭的笑声。

        几乎是在这声音响起的同时,秋水的上空多出了一道蜃楼虚像。

        虚像中的场景,正是秋水的剑冢。

        此时的剑冢中站立着一个个一脸惶恐跟义愤的秋水弟子,那一声声几乎呐喊的吟唱正是从他们口中响起,他们愤怒的眼神透过虚像看着十州的见到这一幕的所有人。

        他们虽然只是不停地吟诵着这首《无衣》,但更像是在质问仙盟跟十州的修者,像是在质问仙盟的人:我秋水何罪?我先生何罪?我同袍何罪?

        这一刻许多仙盟跟十州的修者们低下了头,因为他们每个人都很清楚,秋水无罪。

        不过除了这些稚嫩的秋水弟子们,更多人的目光却是落到了剑冢祭台之上的那一个个老者身上。

        “孩子们,不用再喊了,你们如何叫得醒这些装睡的人。”

        孙武谋站了出来,笑着示意底下的弟子们安静一些。

        “我秋水的善恶从不需要这些外人来评断,我秋水更不需要这些无能鼠辈来救。”

        他那带着俾睨神色的目光透过虚像看向十州的修者们,只是一个眼神看到一众修者遍体生寒。

        “凌云阁上‘孙武谋’,一剑能当百万师,孙武谋?!”

        有人认出了这个老人,顿时十州一片哗然。

        他们没想到,这个曾经名号响彻了整个的老人居然还活着!

        而接下来的一幕幕,则让十州这些修者从哗然变为死寂。

        “独眼赤面龙‘钱潮生’!”

        “琥珀剑周伯仲!”

        “白园初代园主,独创幽冥府的男人何不争!”

        这一个个仿佛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人人物彻底让这些修者们失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