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章 给你

第三百三十章 给你

        尽管十州围观的修者,被这一个个早该入土的修者吓了个不轻。

        但他们的出现,也似乎印证了这些修者对于秋水的猜想。

        “果然没错,这秋水的确藏着不想外传的秘密,而且这秘密应当与那长生有关?”

        很多人都这么猜测道。

        结合孙武谋他们的年纪,这一猜测无疑并不是那么毫无根据。

        但比之一些寻常修者,剑佛这些触碰过天道的门槛的大修们则淡定许多,与那些个普通修者们不同,他们从剑冢之上这一个个苍老的面孔上看到的并不是秋水长生的秘宝,而是历经苦难之后的坚韧。

        “周伯仲前辈你居然真的还活着……”

        剑佛苦笑。

        “爷爷,你那朋友还活着,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吗?”

        看到剑佛脸上的苦涩,许悠悠有些不解。

        “对于我们这些触碰过天道门槛却终究不得入之人,没有什么比活着这件事情更痛苦,周伯仲前辈,秋水的这些前辈,能在这般情形之下坚持活着,是一件令人钦佩的事情。”

        剑佛摇头道。

        此刻的他再也坐不住了,他起身眼中饱含敬畏地站着注视着头顶虚像中秋水祭台之上的那些老人。

        虽然敬畏归敬畏,但就算是剑佛,此刻也在猜测这些站在祭台之上老人的意图。

        “等死?”

        他自然不会这么想,他从不认为想周伯仲这样的当世剑豪苟活数百年,就为了等死。

        在剑佛看来,这些老人站在那里,必然有着更深的意图。

        这个意图,甚至可能会颠覆仙盟所计划的一切。

        相比于剑佛,此刻的曹铿更是着急。

        在看到这群老人的那一刻,他便打开了水月石通知了他的老师,也就是水月石中那个一直背对着他的老头。

        “这些老家伙们怎么还活着?马上天诛阵打击便要开始,莫不是要生出什么变数?!”

        他紧张地问道,眼看着天诛阵中的雷霆之力愈发浓郁,找着这个情形半柱香不到,第一重打击便要落下,到时候定然能够冲破秋水的鲲之阵,接下里便能长驱直入摧毁秋水。

        “只是几个半个身子已经入土的糟老头罢了,他们都已经堕境了,除了那张嘴还算灵便,别的跟一些凡人无异,放心吧他们掀不起什么风浪,你我今日这秋水结果如何都算是赢了。”

        老人依旧不慌不满地打着谱背对着曹铿道。

        “好吧……”

        听了老人的话曹铿依旧满脸忧色。

        “所有黑船,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必须让天诛阵的第一重打击降下的时间减少一半!”

        他打开传音符命令头顶视角盲区的黑船。

        曹铿做不到他老师的那般从容,因为从他发现秋水地底秘密起,此役他筹谋了至少一甲子的时间,他动用了一切手段联合魔族阎狱,离间秋水与其他宗门,动用了所有的仙盟资源,就是为了一举击溃秋水,他曹铿不容有失。

        “秋水,秋水……”

        一想到这儿,他咬牙切齿地在心底默念了两声。

        不过令曹铿跟十州这些围观的修者们诧异的是,祭台上的那些老者们此时异常平静,他们一面像是老友相见一般地相互寒暄着,一面将酒坛中的就倒在身后长桌的酒碟上,神色间压根没有兵临城下死到临头的急迫感。

        反倒是,另一道虚像之上此时的画面吸引住了众人的眼球。

        因为他们发现,之前那名在仙盟手下突出重围,逃出升天的秋水小弟子,不知何时居然来到了白石山。

        多数人不像南宫家那样早就得到了那少年来自白云观的消息,所以对于李云生出现在在这里,而且看起来像是准备救那两名秋水的弟子表现得很吃惊。

        而让他们更加吃惊的是,接下来那名少年陡然间拔高数倍的实力。

        “他先前居然还隐藏里实力!”

        有人不可思议地看着那虚像惊声叫到。

        ……

        时间稍微往前拨一刻。

        白石山上,秦柯悠闲地背上望天。

        “这天诛阵还真是声势浩大啊。”

        白石山,被天诛阵引发的轰鸣雷霆声吸引转过头去的秦柯看着天边的异象,感受着那股远远传来,带着森森古意的威压,心头不由得一动。

        而正在这时候,他看到头顶的天际,一个人影正慢慢扩大,然后飞鸟一般朝自己这边的天空靠近。

        “大鱼还是没上钩,没想到居然又来了一条小鱼。”

        看着那飞掠而来的人影,秦柯嘴角勾起笑了笑。

        “咦,这个人我好像见过,对了……是我上一个分身潜伏在秋水时碰到的那个小孩啊……”

        随着李云生的身影愈发的清晰,秦柯的眼睛忽然一亮。

        “也好,反正那老家伙秋水被灭之前恐怕是不会过来了,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陪他玩玩。”

        他饶有兴致地说道。

        “放……放了,我,我师弟。”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打断了秦柯。

        只见满身污秽,嘴角依旧流着血的张安泰站在了秦柯的面前。

        “放,放了,我,我师弟!”

        他用他那透风的嘴巴再次艰难地重复了一句。

        尽管他此时浑身狼狈,右脚几乎不能站立,但是身子却仍旧异常挺拔地直立着。

        “哈哈哈哈……”

        看到张安泰这幅模样,秦柯忽然噗地一声大笑了起来。

        “对,对不起,你现在这个模样,太好笑了,一脸的屎尿,就跟个三岁孩童似得。”

        他捂着肚子笑道。

        “放!人!”

        张安泰的神色依旧不为所动,嘴里简单地吐出两个字。

        闻言秦柯的脸色忽然冷了下来。

        “好。”

        出人意料地,这秦柯居然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说完就见他皮笑肉不笑地看了张安泰一眼,然后转头凑到黑使耳边低语了几句,就只见那黑使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

        不过再一眨眼之,这黑使又出现在了秦柯旁边,而此时他手里还拎着已然奄奄一息的李长庚。

        “给我!”

        张安泰声音中夹杂着愤怒跟激动地冲两人吼道。

        闻言黑使跟白使同时一皱眉,转头看了眼秦柯。

        “给他吧。”

        秦柯非但没有在意,反而一脸微笑地朝张安泰一摊手。

        闻言那黑使就拎着李长庚的身体走到了张安泰的面前。

        而就在张安泰伸手去接李长庚的时候,那黑使忽然将手放在了李长庚的脑袋上,然后那只苍白的大手像是在宁瓶盖一般轻轻一拧。

        “咔嚓。”

        李长庚的脑袋直接被那黑使拧了下来。

        “给你。”

        他一脸淡漠地将尸首分离的李长庚扔给张安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