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我让你给我住手!

第三百三十一章 我让你给我住手!

        “啊!”

        只是怔了一刹,愤怒得五官都有些扭曲的张安泰,嘶吼着炸裂周身的真元,一拳带着呼啸山崩之势朝着黑使砸去。

        黑使见状,脸色已然波澜不惊,仍由张安泰的拳风从自己的脸颊边呼啸而过,然后在张安泰的拳头奔雷似地落到他眼前时,才不紧不慢地抬起手伸出左手的食指,一指轻描淡写似地点向张安泰的拳头。

        可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指,却死死将张安泰的拳头封在这一指之前,任凭这一拳如何刚猛无匹撼山动岳,可就是无法撼动那黑使分毫。

        “拳头里尽是些蛮力,没有半点灵性可言,糟蹋了这一套拳法,真是太弱了……”

        黑使很是失望地摇了摇头,然后中指微微弯曲,在张安泰的拳头上轻轻一弹。

        砰!地一声伴随着骨骼碎裂声的巨响过后,张安泰的身体如皮球一般倒飞而出,最后重重地撞在岩壁之上,引得这白石山的山头一阵颤动。

        “你是不是很意外,我不怕这誓约符的天谴?”

        秦柯抱臂笑望着不远处缓缓爬起的张安泰。

        说着他晃了晃自己的手臂,在他那条手臂上面,誓约符所化的青色气流已经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他的整个手臂。

        “看时间,这誓约符的天谴也差不多来了。”

        他淡淡一笑。

        而就在下一秒,他脸上的笑容陡然僵住了,痛呼了一声,只见那原本游走在他体内的气流忽然如道道利刃,嘭的一声由内而外炸裂开来。

        秦柯骤然间变成了一具挂满了血肉的白骨。

        不过很快,一道赤色的鬼气从秦柯那堆枯骨中升起,眨眼间那秦柯的血肉重新在那白骨之上生长了出来。

        “你,居然……是鬼王躯?……”

        望着这一幕的张安泰一脸愤怒跟懊悔。

        所谓鬼王躯,就是有资格继承阎狱鬼王位置的身体,只有这身体才能做到血肉重生。

        阎狱的鬼王并不是阎君册封的,而是在阎狱中挑选出拥有鬼王躯的鬼差,能够彻底继承融合前任鬼王毕生修为的便是新的鬼王。

        几名甲等鬼差,将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的张安泰再次押到了秦柯的跟前。

        “绝望吗?”

        光着身子的秦柯,一边穿上白使递过来的衣服,一面俯瞰着跪在他面前的张安泰。

        “……”

        闻言张安泰没有说话,而是抬头用一种无比倔强的目光瞪着秦柯。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说到底还是你太蠢了。”

        穿好衣服的秦柯耸了耸肩。

        “那好像是你师弟李云生吧?”

        说完他忽然背着手转身,看向头顶的天空,只见天际一个几乎能看清模样的人影,就像是看到了猎物的老鹰一般从天空中俯冲而下。

        “如果他能再快一些,说不定,刚刚就能救下你那三师弟呢。”

        他满脸可惜道。

        “少主你说错了。”

        张安泰未开口,倒是一旁的黑使忽然开口了。

        “有我在,他再快也救不了。”

        他一脸自负道。

        闻言秦柯颇为无趣地白了黑使一眼,然后再次将目光落到张安泰身上。

        “你说,如果你师弟,再因为差那么一丁点,没能救得了你他会不会比你看绝望?”

        秦柯摸了摸下巴,像是发现了一件极其好玩的事情一样,变得一脸兴奋。

        “你!……”

        闻言张安泰那张本来已经没有表情的脸陡然再次愤怒了起来。

        “有趣有趣!”

        秦柯一拍手,然后欢快地走到那间凉亭里坐下,然后急切地对那几名甲等鬼差吩咐道:

        “听我号令,我数到三,你们便将他的头砍下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秦柯有意使用了鬼气,将这声音放大了许多倍,送到了头顶的天空中。

        ……

        视线回到李云生这头。

        冲出燕巢关的李云生,接着破风符飞速穿行在一座座山岳间,因为修为境界的关系,他并不能做到御风而行,虽然利用行云步跟破风符弥补了这上面的一些缺陷,但终究速度没有那么快。

        而一座座山峦,又阻挡了他的视线,让他没办法得知白石山那边此时的情形,所以他只好不惜损耗真元地埋头狂奔,以求能够快点到达白石山。

        终于,他翻过一座山头,来到白石山的上空。

        正当惊喜于视线陡然开阔,自己终于能看到白石山山上的情形之时,眼前的一幕却让他差点一步踏空直接坠落深谷。

        他清晰地望见,自己的大师兄被一名黑袍男子拖到大师兄的跟前,然后毫无预兆地被直接拧断了脖子,尸首分离。

        “三,三师兄?”

        “为什么?就差这么一点,为什么不等等我?”

        他身形停滞在半空,有些不敢相信眼前刚刚发生的这一幕。

        但是,很快,他那敏感于常人的神魂就肯定地“告诉”他,他的三师兄李长庚走了,尸首分离神魂消散,他活着的任何依据都消失了。

        “为什么我还是慢了?”

        李云生怔在原地,他想起了当日跟苏灵运道别时候的场景,相比那时候此刻的离别更加让他感到无力跟措手不及。

        而就在他这一晃神之间。

        他发现大先生已然跪在了阎狱鬼差的刀下。

        而他耳畔也听到了秦柯有意让他听到的那句话:“我数到三,你们便将他的头砍下来。”

        “阎狱!”

        李云生的带着一丝癫狂地大吼了一句,然后猛地踏上一块破风符,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飞扑而下。

        三师兄已经走了,他再也不能眼睁睁地让大师兄从自己面前消失!

        “三!”

        秦柯的声音好似炸雷一般在白石山的这片天地间响起。

        这声音像是夹杂着雷霆之力一般灵李云生神魂骤然一颤。

        “住手!”

        李云生再次大吼一声,体内的两颗麒麟骨中的真元骤然喷发了出来,道道金色涟漪在他周身荡漾开来,道道破风符如箭矢一般射出,李云生的身形也跟着在空中飞速闪烁。

        但即便是如此,他距离白石山那个山头依旧还一段距离,李云生只觉得这段平日里看起来绝不会太远的路今日变得异常的漫长。

        “二!”

        而秦柯的声音,这时候又响了起来。

        “我让你住手!”

        李云生的声音如暴雷般在空中炸响。

        听到这个声音,秦柯的脸色却愈发的兴奋了起来,他嘴角勾起淡淡地说了一句。

        “三。”

        尽管此时李云生已经距离地面不过两三百米,只要再给他哪怕一息的时间他就能冲过来,但秦柯却没有给他这个时间。

        就在情况这个“三”一出口,那名甲等鬼差手中的刀毫不犹豫地落下了。

        “我让你给我住手!”

        李云生雷霆般的怒吼声再次炸响。

        听到这绝望的吼叫声,原本秦柯脸上那邪魅的笑意更浓了,可是还没等这笑容完全舒展开,他的脸忽然僵住了。

        他只感觉到一股道庞大的神魂之力,忽然将整个白石山包裹住了,让他动弹不得。

        那握着刀正准备砍下去的甲等鬼差也直接僵在了原地。

        不过只是一瞬,这股庞大的神魂之力,就像是潮水一般彻底散去。

        正当秦柯想要跟黑白二使确认这庞大的神魂之力从何而来之时,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一道符箓从天而降,正好落在了张安泰面前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