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平静

第三百三十二章 平静

        下一秒,秦柯眼睁睁地看着这道符箓在他眼前燃烧,化作一颗颗带着薪火的灰烬。

        紧接着,李云生的身影像是凭空从那带着星火的灰烬中生出一般,出现在秦柯的眼前。

        随着李云生的出现,秦柯只觉得一股凌冽的剑意如浪潮般翻滚尔而起,

        “砰!”

        还未等秦柯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只听到一声沉闷的气爆之声炸响,他抬眼一看只见到受他命令砍下张安泰头颅的那么甲等鬼差被李云生一剑劈飞,而李云生也随着这一剑,一手提着张安泰身形如一道光阴般闪烁之间绕到了距离他们百米的位置。

        几乎不等秦柯下令,剩余那四名甲等鬼差身形如电般带着道道褐色鬼气扑向李云生。

        呼吸浓重地李云生,寒着眼地看了一眼身旁几乎不成人形的大师兄,跟不远处尸首分离的三师兄,再看了一眼那满身鬼气朝他扑来的四名甲等鬼差。

        什么话都没说,什么多余的动作也没有。

        他手中青鱼一声轻吟,然后就见他身形一动,脚尖在地面猛地一蹬,咚的一声整个人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那四名甲等鬼差的面前,这几乎瞬移般的速度让那四名鬼差措手不及,丝毫没有反应过来。

        而李云生的身形根本没有丝毫的停顿,他一手按住最前面那名鬼差的脑袋,猛地往地上一按。

        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地面一阵颤动,而那名甲等鬼差的脑袋连同地面被砸出一个深坑,李云生的身体则接着这股反震之力没有丝毫停滞高高跃起。

        已经反应过来的剩余三名鬼差,几乎同一时间像是本能一样用那褐色的鬼气如同盔甲一般将周身包裹了起来,而后三人手握长刀从三面由上而下将李云生围在其中,齐齐劈向李云生要害。

        就在一名甲等鬼差的锋利的刀刃要砍中李云生的脖颈的时候,一张破风符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那名甲等鬼差的身后,李云生的身体随之消失在原地不偏不倚地正好踏在那张符箓之上,他随之顺势脚力一转手中的青鱼如一道流光掠过那么鬼差的脖子,青鱼剑身凝聚的剑势将他身上那厚厚的鬼气撕裂,一剑斩下了他的头颅。

        斩向那名原本在他身前的甲等鬼差之后,他的身形几乎是倒垂在天空中,但是李云生的剑势并没有停滞,一人一剑猛地朝着地面笔直地刺去,将那名在从地面跃起提刀而上的鬼差从脑门处一剑刺穿直接钉在地上。

        眨眼间四名鬼差只剩一人满脸犹豫地站在距离李云生不足十步的位置。

        面无表情的李云生,踩着那鬼差的脑袋,将青鱼拔出。

        随着青鱼被拔出,汹涌剑气伴随着令人心悸的剑意再次从李云生身上喷涌而出。

        提着青鱼的李云生眼神如一潭死水般抬头看了那最后一名甲等鬼差一眼。

        只是一眼,那最后一名甲等鬼差,像是被人控制住了心神一般地愣在原地,手中的刀随之掉落,满脸的惊惧,在他看来,此刻李云生那张沾满血迹的脸更像鬼。

        “没错,就像那样,站在那里别动,等我来杀你。”

        李云生一面拖着青鱼走向那最后一名甲等鬼差,一面语气如寒冰般地说道。

        “放肆,我阎狱鬼差其实你这个杂碎能够随意杀的!”

        之差一步,李云生便走到了那名鬼差的跟前,可就在这个时候,只听不远处的凉亭里,秦柯身边的白使忽然一声怒喝。

        这一声夹杂着浑厚神魂之力的怒喝,直接将那名被李云生剑意所震慑失去意识的鬼差震醒。

        那被惊醒的鬼差浑身猛地一颤,然后转身一脸惊慌失措地连滚带爬想要逃走。

        李云生淡淡地看了一眼那名拔腿狂奔的鬼差,忽然提起手的青鱼对着那名鬼差的方向凭空一斩。

        而他这看似随意的凭空一斩,让一直凝炼在青鱼剑身之上的剑势骤然蹦散,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青鱼中积蓄已久的磅礴剑势随之倾斜而出,白石山的地面随之一沉,那名还没逃出几步的鬼差直接被压得跪倒在地完全动弹不得。

        那黑白二使跟秦柯,虽然面上的神色都很平静,但是脚下的地面却是块块龟裂,就连头顶的凉亭都有被压塌之势。

        “我说过了,让你站着别动的。”

        李云生走到那名鬼差面前,一脚重重地踩在他的背上,然后提起青鱼毫不犹豫地一剑对着他的脑袋刺下。

        “找死!”

        黑使的厉喝声再次响起。

        只见他将一团鬼气凝练成一杆长矛,然后用他那枯槁的手臂握住那柄赤色长矛猛地掷向李云生。

        长矛发出一声刺耳的破空声,如一道一闪而逝的赤影般射向李云生。

        不过李云生对这杆飞射而来的长矛像是毫无察觉一般,仍旧面无表情的一剑刺向刺穿那名鬼差的后颈。

        几乎就在他刺穿那鬼差的后颈的一刹,黑使投掷出的那杆长矛带着破风声来到了李云生的跟前。

        可就在那竿长矛,就要刺穿李云胸膛之时,一张张符箓忽然挡在了那赤色长矛的前面,他们像是树上绽放的花朵一般,一张张拼接在一起揉合成一个个崭新的形状。

        砰砰砰,连续三声巨大的气爆声在李云生身前炸响,他一瞬之间凝聚出了三道风声鹤唳符总算是阻住了那赤色长矛的势头。

        不过那长矛上涌出的巨大力道,还有风声鹤唳符爆裂时的余波,将李云生冲击得倒退了十几步。

        一口气凝聚三道风声鹤唳符,这是李云生在这金色真元护持之下的极限,可却被那黑使一矛破了,李云生不由得抬眼仔细打量了那黑使一眼。

        不过即便如此,他心头的愤怒依旧没有就此停息。

        “是不是杀了这几个人,我的心就能平静下来。”

        李云生喃喃自语了一句。

        他的本能在排斥这种愤怒的状态,他需要找到一个释放的出口,而此刻眼前的黑白二使无疑就是那最好的释放出口。

        “老六。”

        就在李云生提剑,走向那黑白二使的时候,他的手被从地上踉跄着站立起来的张安泰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