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六章 你以为你醒了,其实你根本就没醒

第三百三十六章 你以为你醒了,其实你根本就没醒

        “没错。”

        面对白使的质问,李云生的回答依旧很平静。

        “就跟先前你对我大师兄做的事情一样。”

        他一面走向白使,一面淡淡地说道。

        “不,不可能!绝不是你!”

        白使摇头,他十分肯定地否认道。

        “你非我阎狱之人,怎会我阎狱独门驭魂之术!”

        他不信道。

        不过他话虽如此,但嘴里那股牙齿掰落后的剧痛,又让让他不由得心生寒意。

        “虽然绝不可能是这小子干的,但是我的神魂,刚刚的的确确是被人控制住了。”

        白使满心后怕地在心里想道。

        “谁?到底是谁在暗中作祟?”

        白使抬头望着天喝问道。

        即便是到了此时,他依旧不愿承认,刚刚控制住自己神魂就是李云生。

        “你没事吧?”

        黑使一面询问着白使,一面就要走过来。

        “别过来,这小子附件定然藏着以为极善使用神魂的高手,黑老你在那里保护少主,这里我来应付!”

        眼见黑使还有几步就要走过来,白使当即十分激动地拦住了他。

        他已经认定,李云生身后有以为高手相助,而且此人跟他一样擅长使用神魂之力。

        不让黑使靠近,那是因为白使很清楚,黑使并不擅长使用神魂之力,若他就这么冒失地踏入了那人神魂控制的区域,很容易被对方控制了神魂,这黑使一旦被对方控制,场上的局面就不是他白使能够左右的。

        “少主?”

        白使此时慎重的模样,也让黑使脚步迟疑了起来,他回头看了眼秦柯。

        “看看吧。”

        秦柯皱了皱眉,摸了摸左手中指上那只黑色的戒指。

        对付一个少年居然花了这么大的功夫,令他有些不快。

        “退后!”

        忽然,只听到白使厉喝了一声,示意黑使往后退。

        随即便只见到,他的那五道血幡如五道阴风绕着他跟李云生的头顶飞舞起来,一股赤稠的鬼气在白使者周身飞旋而起。

        “血牢!”

        只见白石一手为掌,一手握紧,拳掌相击,就听“轰”的一声,道道赤色鬼气气柱如同实质般将李云生跟他锁在了里面。

        “我看你还怎么躲!”

        白使扫视了一眼李云生的身后狞笑道。

        这血牢是阎狱鬼棺的一种变化,相比于足以抵御真人级剑修全力一剑的鬼棺,血牢更是能够阻断任何外来的神魂攻击。

        白使这个时候,在他跟李云生周围布下血牢,自然就是为了抵御李云生身后暗处那人的神魂攻击。

        即便到了此时,他的目光依旧没有在李云生身上停留,而是认定李云生身后必定有外人相助。

        “你大概弄错了,这里除了我跟你们几个,并没有其他人。”

        看了眼这散发着刺鼻血腥味的血牢,脚步未停继续径直走向白使。

        “控制你神魂的是我。”

        他神色平静地边走边说道。

        “事到如今,你还是这么嘴硬,也好!”

        白使手一挥,五道血幡嗖地一声落下插入地面。

        “我今日就让你好好尝尝这阿鼻地狱的酷刑,看看那人救不救得了你!”

        就在这五面百鬼血幡落下的一瞬,李云生只觉得周遭的这片天地转瞬之间化作了一片血海,一片恍然炼狱的景象在他四周显现,而他自己则被钉在一块大石板上。

        “汝生前信口雌黄,挑拨离间,毁谤他人,今罚你拔舌之刑!”

        少顷,白使威严的声音响彻这片天地,随即躺着的李云生只看见,一个无比巨大的人影恍若神明般耸立在他身前。

        他仔细一看,这身影赫然便是那白使。

        白使话才落音,几名拿着一柄柄生锈的刀刃,发着刺耳尖小鬼便朝他扑了过来。

        “借助那五道百鬼血幡之上的阴魂怨气,再以神魂之力驱使之,就能将片小天地间化作你的领域,阎狱这无相之术的确神妙。”

        看了那几名小鬼一眼,神色依旧泰然的李云生抬头望着那身形高耸入云的白使淡淡地说道。

        “哼,我阎狱无相之术岂是汝等草芥能够评价的?”

        白使闻言冷哼了一声。

        “你刚刚说什么?你是如何知晓我用的是无相之术?!”

        这白使突然反应了过来,这李云生居然一语道破了,他所用的术法乃是无相之术这件事情。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没想到这位高人居然有冲破我血牢的禁锢能力,既又如此实力,何不现身跟白某见上一面?”

        还没等李云生回答,只见那白使恍然大悟一般地高声道。

        原来,他以为识破他功法的那人,是他猜想中一直隐藏在暗处帮助李云生的那人。

        “看起来,有时候人太过聪明也不太好。”

        看了眼那白使,李云生喃喃自语了一句,然后就见他猛地一挣,从那块带着血迹的石板上坐了起来。

        随着他这一坐,那几名围着他正要将刀刃刺向他的小鬼,突然之间像是石化了一般,齐齐地保持着脸上兴奋的表情,一动不动地站立在原地。

        “这位高人,手段果然了得,居然能修改为我无相之术生成的幻境!”

        白使冷笑着赞叹了一句。

        “不过,进入他人神魂控制下的环幻境,对于魂修来说这是大忌。”

        白使那巨大的身形忽然一动,他的手臂猛然抬起,然后往李云生所在的区域猛地一指。

        随着只是一指,但这一指之间,风起云涌,顷刻间原本李云生所在的区域尽数化作了灰烬。

        不过令他诧异的是,李云生依旧无恙地站在原地,神色平静地看着他。

        “你这躲在暗处的无胆鼠辈!纵使你有千百能耐,此地终究是老夫的世界!死吧!”

        说着就见那白使宛若一尊巨大的恶佛,被赤色鬼气包裹的巨大身躯,一拳犹如山岳般落下砸向李云生。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整片空间在这白使愤怒的一拳之下化作了虚无,似乎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在这片天地中他便是主宰。

        “你又弄错了。”

        就在白使以为,李云生的意识被他这“一拳”砸成了飞灰之时,李云生的声音忽然在这空旷的“世界”响起。

        只见就在白使那巨大的拳头下面,李云生神色泰然地站立在那里,一只手无比轻松地拖着白使那只山一般大笑的拳头。

        “进入他人神魂控制下幻境的人是你。”

        李云生的手猛地一抓,直接刺破白使那巨大的拳头。

        “这‘世界’的主人是我。”

        说着,就只见白使那硕大的身躯被李云生直接拎起,然后猛地抛了出去。

        随着李云生这一抛,这片幻境陡然消散。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你陷入了我的幻境!”

        神魂受到巨创的白使躺在地上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云生道。

        “阎狱的无相之术中有一句话叫,你以为你醒了,其实你根本就没醒。”

        李云生走到白使的跟前。

        “从你答应我那个请求开始,你的神魂便一直沉睡在我的神魂之中。”

        他俯视着白使淡淡地说道。

        “你怎么会有我阎狱无相之术的功法?”

        听了李云生那句只有参阅过无相之术才知道的话,白使满脸的惊愕,他不明白一个秋水的弟子,怎么会拿到他们阎狱的功法。

        “这得,谢谢我的大师兄。”

        李云生看了看手腕上那条长命锁。

        “他不止看了你们阎狱关于我师父的东西,还顺便看了看你阎狱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