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我不介意这种堕落

第三百三十七章 我不介意这种堕落

        李云生边说着,边在白使面前蹲了下来。

        “不可能,绝不可能,就算你那师兄偷了我阎狱的功法,我阎狱无相之术玄奥无比,绝不是你这么短的时间能够习得的!”

        白使摇头道。

        “大概是我比较走运吧。”

        李云生蹲在白使的面前眼神淡漠地看着他。

        “若是其他功法,我可能需要一些时间熟悉真元在经脉中行走的路径,不过你们阎狱的无相之术,更多的是需要一个强大的神魂,以及不错的领悟力,而恰巧我拥有天授神魂跟通明道心,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阎狱的功法最适合我?”

        他语气平静地叙说着,就像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天授神魂?通,通明道心?原,原来,你就是阎君说过的那个圣婴?!”

        原本满脸愕然得白使突然好似恍然大悟一般地说道。

        这天授神魂跟通明道心虽然罕见,但若是分开而论,这两样东西在十州并不算特别罕见。

        但天授神魂跟通明道心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这就极其罕见了,阎狱称这种体质为圣婴之体。

        这圣婴之体有多特殊?从阎狱每一任阎狱都是圣婴之体便能看出一二。

        “圣婴?”

        对于这个称呼,李云生显然很陌生。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那大师兄跟三师兄乍看之下是一心求死,但现在想来,他二人必然是看出了这一点,知道单凭两人的实力不足以对付我们,所以不惜以性命做赌注,窃取我阎狱秘法,最后将一切都押在了你身上!”

        没有回答李云生的疑问,那白使忽然一脸苦笑眼神中带着一丝敬畏地喃喃自语道。

        闻言李云生心头忽地一沉,大师兄的用意白使能看出来,他如何不能看出来?

        “没错。”

        李云生抬头正视着白使。

        “既然他们相信我,将这一丝反转的生机留给了我,所以我不能令他们失望。”

        他平静的语气中带着若有若无的一丝冷冽。

        而就在白使这话说完的时候,“砰”地一声,一只黑色长矛猛地射向二人所在的血牢。

        白使当即呕出了一口黑血。

        这血牢与他心神相连,黑使攻击血牢也就是攻击白使。

        “白老,为何不解开血牢?!”

        血牢之外的黑使一脸诧异地喊道,他跟白使配合多年早就默契非常,原以为白使会解开血牢,让自己的鬼矛刺向李云生,却没想到他居然用血牢帮李云生硬扛了自己一记鬼矛。

        对于黑使的质问声,白使置若罔闻。

        “你没有急着杀死我,而是用无相之术布下第二重幻境,让我设下这血牢就是为了此刻吧?你想替你那两个师兄报仇,你想让我体会你那两个师兄的痛苦?想让阎狱的人体会眼睁睁地看着同类在自己面前惨死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白使笑着看向李云生。

        “你这么做,会堕落的。”

        没等李云生回答,只见白使又一脸狞笑地望着他接着说道。

        “啊!”

        白使的话才落音,一声惨叫便从他嘴里发出来,只见他的右手生生地将右眼从眼眶中扣了出来。

        “如果我此刻的所作所为就是你嘴里的堕落。”

        李云生慢慢站了起来。

        “我不介意这种堕落。”

        他抬头看着血牢之外此刻正怒视着他,好似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地那黑使。

        “要是这种程度都做不到,若日后小帘儿问起我该如何回答?所以现在这样很好,整个十州的人现在都看到了,伤害他爹爹的那人,受到了十倍百倍痛苦。”

        李云生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而白使的手已经将他的另一只眼珠挖了出来。

        被李云生禁锢了修为的白使,没有任何手段减缓自己的痛苦,只能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哀嚎。

        这一声声哀嚎从白石山的山头远远地传到了秋水,然后借由水月石的蜃楼虚像传遍了十州。

        不消片刻,这白使已然不成人形,就连一张脸皮都直接被撕了下来,喉咙沙哑得已经只能发出嘶嘶地喘息声。

        站在血牢不远处的黑使静静地看了良久之后终于开口了。

        “你的怒气消了吗?”

        他冷冷地看着李云生道。

        即便他反应再怎么迟钝也能看得出来,白使的神魂此刻已经完全被眼前这少年控制了。

        “……”

        李云生只是淡淡地看了黑使一眼并没有说话,身旁血肉模糊的白使依旧疯狂撕扯着自己身上的皮肉。

        “你留他一条性命,我留你一条性命。”

        突然黑使面无表情地再次开口。

        他的这句话不止是李云生,就连他身后的秦柯也有些吃惊,他没想到向来自私的黑使,居然会替白使求情。

        “他一死,这血牢必破,届时你绝无逃脱的机会。”

        黑使接着道。

        闻言李云生看了眼身旁有些奄奄一息的白使。

        “不行,他必须死。”

        他抬起了头看向黑使道,目光平静中带着毋庸置疑的坚定。

        “狂妄!”

        平静了片刻的黑使,终究还是露出了他那狂暴的个性。

        而就在此时,奄奄一息的白使终于倒下了。

        “死了?”

        李云生再次蹲了下去,低头看了眼几乎看不出人形的白使道。

        不过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嘴角忽然勾起笑了笑,然后手指轻轻一勾,原本白使控制的那五道血幡忽然飞舞而起,那已不成人形的白使猛地坐起长大了嘴巴,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随即一道白烟从他嘴中飞出,这白烟飞出的瞬间就被那血幡吸了进去。

        鬼差跟魔族在神魂的修炼上极为相似,特别是黑白二使这种级别的鬼差,肉体上的消亡并非真正的死亡,只要他的神魂不灭就有复活的机会。

        所以白使一直在等这个机会,而那黑使刚刚一直保持冷静的原因,也是在等白使神魂脱壳的那一刻。

        但他们没想到,李云生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直接用白使的血幡将他的神魂禁锢在了里面。

        “竖子敢尔!”

        随着白使神魂被李云生禁锢,这血牢也随之消散,几乎是在这血牢消散的瞬间,漫天的赤色血矛朝这李云生飞射而下,如同一阵血雨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