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秋水剑诀第三式,韬光

第三百三十八章 秋水剑诀第三式,韬光

        收起血幡的李云生身形笔直地站在原地,他静静地抬头望着那飞射而来的血矛,然后就在血矛即将射中他的时候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百川灌河。”

        随着他的一声清喝,青鱼如一道流光般出鞘。

        磅礴的剑势直冲云霄,凌冽的剑气如奔流般洗净碧空,将那漫天飞射而下鬼气所凝结的血矛一扫而空。

        而就在李云生这一剑拔出之时,他的身形几乎在同一时间朝着那黑使的方向飞射而出。

        不过还未等他出现在黑使的面前,一道黑气忽然从他眼角掠过。

        不知何时,原本还站在他身前的黑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你便是圣婴之体又如何?这杀人的天赋,你不如我!”

        他的手臂的鬼气凝结出一只巨大的黑爪,一爪从李云生的后背抓去。

        “死吧!”

        但就在这鬼气凝结的黑爪就要触碰到李云生的时候,一道道无形的剑气,如同本能一般地从李云生的身体迸射而出,抵住了那鬼气凝结的巨大黑抓。

        只听“砰”地一声,黑爪与剑气相撞,两股力量碰撞之下的反震之力,将李云生推得飞出十几丈远。

        身形站定的李云生,一面收起那五面血幡,一面神色凝重地盯着黑使。

        此时李云生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后背出现了三道深深的爪痕,除了那爪痕中溢出的鲜血,他还能感觉到一丝丝鬼气正顺着伤口钻入自己的体内,不停地侵蚀着体内的经络,令他的真元运转没办法流畅的运行起来。

        相比于先前对付白使之时有预谋的神魂伏击,这算是他第一次正面硬抗阎狱鬼使级别的鬼差。

        先前那五名甲等鬼差的实力跟这黑使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之别,如果以修者境界做比较,这黑使至少是太上真人的级别。

        “我猜的果然没错,你除了神魂特殊一些,天赋还不如我阎狱的一名甲等鬼差。”

        黑使没有急着动手,而是神色阴沉地看着李云生。

        “你周身真元看似充盈,但却更像是一潭死水,就如同是被人强行灌输进去的一般,而你的身体跟意识也很显然并不知道该如何最大程度的用好你体内那股庞大而特殊的真元。”

        他寒声道。

        没想到才这么交手了一次,就探明了自己身体的虚实,李云生只觉得自己当真是小瞧了阎狱的这些鬼差。

        “那又如何?”

        但就算是被对方看穿,此刻的李云生依旧毫不在意。

        “你那些操纵神魂的计量对老白有用,对我可没用。”

        黑使说着瞥了眼身旁不远处的秦柯。

        “我要杀了他。”

        他用一种不容否决的语气对秦柯说道。

        秦柯冷冷地看着那黑使一眼,目光与黑使对视了几秒之后才淡淡地说道:

        “随便你。”

        而秦柯话音方落,黑使的身形就如同一道黑色疾风扑到了李云生的面前,他那带着赤色鬼气的手臂伸出,一手按住了李云生的脑袋,将李云生整个人“砰”地一声倒扣在地面上。

        他的速度,比之刚刚那绕到李云生身后之时快了至少十倍。

        这也是李云生为何根本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原因。

        但是就在黑使提起拳头,准备一拳向李云生脑袋的时候,只听锵地一声一道剑气从李云生躺倒的位置飞射而出,而黑使反应极快再次如一道黑烟消失在原地。

        “你除了机缘比你那大师兄好一些,修行天赋之差与他毫无二致,你大师兄先前让你逃是明智的。”

        黑使的这两次攻击,更多的是在试探,毕竟之前白使在李云生手上着了道。

        “我可是只用了五成的功力。”

        他冷笑着一脸讥讽道。

        而试探的结果,却让黑使有些失望,在他看来眼前这李云生简直一无是处,连自己的五成功力都挡不住。

        “五成?”

        提着青鱼站起来的李云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不过此刻在他的体内,两颗麒麟骨中那原本如同平静的湖面一般沉寂的金色真元开始沸腾起来,他们奔腾着疯狂地涌入李云生干涸依旧的各处经脉。

        原本那一丝丝盘踞在他体内的鬼气,在这金色的真元面前就如同纸遇到了火,顷刻间被烧做飞灰,他后背那三道伤口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似乎是感受到了李云生体内的变化,他手里的青鱼久违地颤抖了起来,发出一声声嗡嗡的剑鸣。

        “自不量力。”

        看到李云生脸上那云淡风轻的笑容,黑使嘴角勾起冷笑道:

        “这次是六成,小心咯。”

        说着他手臂抬起凭空一握,道道赤色鬼气开始在他手心凝结,眨眼间一根篆刻着道道诡异符文的赤色长矛出现在他手中,他的脚往后撤了一步身子如一张强弓般微微后仰,漫天的鬼气在他身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突然只见他后脚猛地一蹬,整个白石山骤然一颤。

        然后就只听“咚”的一声,他手中那赤色的血矛带着声声撕裂空气的气爆声,如一条黑线般笔直地射向李云生,在空气中留下一串串赤色的咒文。

        在众人看来,这声势看起来足以射穿山岳的一矛之下,李云生没办法抵抗,甚至连逃都来不及。

        可当他们的目光正以同情或是怜悯的心情看向李云生的时候,看到却并不是李云生身体被血矛洞穿的情形。

        “这?!……”

        他们看到了极其不可思议的的一幕。

        随着一声沉默的撞击声,众人只见白石山的山头,那个身形消瘦的秋水少年,提着手里的长剑不偏不倚地一剑刺中了那朝他射来的血矛,两者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居然僵持了起来。

        如果不是看到了那血矛周遭散发出阵阵鬼气灵力波纹,还要空气中噼里啪啦的气爆声,以及那少年脚下已经崩塌了大半山体,众人还以为黑使这一矛并没有出力。

        “六成实力,看起来杀不了我。”

        周身散发出道道金色罡气的李云生笑看了面色铁青的黑使一眼,然后脚下猛地往前踏出一步。

        “秋水剑诀第三式,韬光。”

        随着李云生这一声,隐匿与他体内的金色真元蜂拥而出,顺着秋水剑诀第三式真元的行走路径,如道道洪流一般涌入青鱼之中。

        一道刺眼的光华从青鱼剑身溢出,将整座山头都“吞噬”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