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惊山

第三百三十九章 惊山

        李云生手中青鱼所显露出的光华,让原本笼罩于白石山头的鬼气,如同遇到日光的积雪迅速地消散。

        当然,阎狱的鬼差,并不是活在地下的蝙蝠,只是刺眼的光华并不足以令他们产生畏惧。

        真正令那黑使感受到一丝威胁的是,组成李云生这一式韬光中细如牛毛的剑气,这些闪耀着白昼光华的剑气,迅速地侵噬着白石山头的一草一木,甚至让那些首当其冲的山石都化作了粉末。

        这疯狂的侵噬一直到距离黑使面前三步远的距离才停下,白石山头一明一暗两道气流黑白分明地对峙了几秒,最终两股力量猛然蹦散只剩下如洗的碧空。

        浑身散发着浓烈鬼气的黑使站立在原地,他静静地看着漫天剑华散尽,然后眼神冷冰冰地看向李云生。

        李云生这一剑虽然看似没有伤着他分毫,但他那一身千疮百孔的黑袍,却昭示着面对李云生的这一剑他并不是那名轻松。

        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居然让自己这般地狼狈,这叫本就心高气傲的黑使彻底的愤怒了起来。

        阎狱鬼差的修炼不像普通的修者,他们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性情,他们甚至将这些人类修者努力摒弃的情绪视作一种力量。

        而愤怒就是黑使的力量。

        “别太冲动。”

        站在黑使身后的秦柯看到他周身的鬼气愈发浓郁,于是提醒了一句。

        “我已经好多年没看到有人用出这秋水剑诀的第三式了,这小子不简单,我有种预感,他此刻站在我们面前,并不是偶然。”

        他淡淡地说道。

        “我知道,秋水已经好些年没有出现能让你我感到畏惧的雏剑,可偏偏这时候让你我遇上。”

        黑使嘴上这么说着,目光却依旧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李云生。

        “如果我猜测的没错的话,那些老家伙是想拿你我来喂剑呢,这些老不死的,很明显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今天我定要叫这些老家伙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的声音很低沉,但依旧无法掩饰他那言语中的愤怒。

        “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秦柯皱眉道。

        “放心,我就算是硬抗一记韬光也无大碍,若他连惊山也习得了,我这颗脑袋给他又何妨?”

        黑使冷哼了一声。

        惊山是秋水剑诀的第四式,如果说第三式韬光是真正的登堂入室,那第四式惊山就颇有超凡越圣之境了。

        在黑使看来,一个年纪十五六岁的少年,绝无可能驾驭惊山。

        对于李云生是的秋水剑诀是否到达了第四式惊山的境界,其实秦柯跟黑使的看法是一致的,因为据他了解,相比能够靠练习来弥补的秋水前三式,第四式惊山更多需要的是天赋跟机缘。

        “我就不信,我黑使五百年修为不及一柄雏剑!”

        他恶狠狠地接着说了一句。

        随即就见他身子微躬,脚尖猛地在地面一蹬,整个人飞射而出继而高高跃起,一柄赤色鬼气凝结的长刀出现在他手中,他双手握刀从空中迎着李云生一刀当头劈下!

        黑使这一刀看似简单,但随着他这一刀劈下,不知何时已经布满天空的漫天鬼气,像是受到了这一刀的牵引疯狂地凝结起来,化作了一柄横跨整个山头的巨刃跟着黑使这一刀劈向李云生。

        这黑使出刀之始,李云生就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座无形的山压住了一般动弹不得,他发现这黑使的刀法居然跟秋水剑诀一样能够凝聚剑势。

        但细细一想,对方毕竟是阎鬼使,有这种能耐也很正常,也就释然了。

        而面对黑使这排山倒海般令他动弹不得的刀势李云生并未太过慌乱,他反倒是在这极短的时间内,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此时正在远处静静观望着自己这边局势的秦柯,当看到自己刚刚通过那一式韬光混杂过去的几道符箓,正在秦柯周身静静地躺着时,他像是放下心来似地默默吁了一口气,然后收回目光,将手按在青鱼的剑柄之上,随即道道金色涟漪在他周身荡开。

        拔剑。

        随着青鱼再次出鞘,一声犹若弓弦断裂的声音炸响。

        青鱼剑鞘之中迸发出的剑势直冲云霄。

        在对方之势将近之时,以势破势。

        这是周伯仲教李云生的破势之法。

        若是在以前,这种做法也只是存在于李云生的设想之中,但拥有这股充盈的金色真元之后,李云生便可以肆无忌惮地去尝试了。

        而周伯仲诚不欺他,青鱼之中迸发出的剑势,顷刻间将黑使的刀势崩碎。

        可是尽管黑使的刀势被李云生破了,但他的刀却已经来到了李云生的眼前。

        “去死吧!”

        黑使怒吼着大叫了一声。

        李云生似乎已经来不及躲闪了。

        “不对劲。”

        但也就是在这一刻。

        一直在远处静静地打量着李云生的秦柯忽然眉头一皱。

        因为此刻李云生脸上的那份平静,太不寻常。

        跟黑使不一样,从李云生用神魂控制住白使开始,秦柯便不再以看寻常人的目光看李云生,而刚刚那秋水剑诀的第三式则彻底让他对李云生态度转作了戒备状态。

        曾经潜入过秋水的秦柯知道,那一式韬光对于秋水的剑修来说就是一座分水岭,因为那是得到了真正秋水剑诀传承的证明。

        他们阎狱可以嘲笑秋水人才凋敝,但却不会嘲笑秋水剑诀,更加不会轻视拥有真正秋水剑诀传承的人。

        “难不成,他当真习得了惊山?!”

        一念至此,秦柯没满心惊愕道。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李云生剑尖溢出的一道白芒抵消了。

        “是韬光啊……”

        秦柯松了一口气。

        面对黑使的这一刀,李云生的确没有坐以待毙,而是提剑迎了上去,用得还是秋水剑诀的第三式韬光。

        随着李云生第二次使出韬光,秦柯眼前再次白茫茫一片,不过他周身的鬼气这一次迅速将他包裹在了其中,那一道道细如牛毛散发着白芒的剑气尽数被秦柯周身的鬼气拦了下来。

        “一式韬光,可挡不住黑使全力的一记鬼斩……”

        他再次神色泰然地观望了起来。

        “六成功力杀不死你,十成功力还杀不死你吗?”

        另一头,黑使带着兴奋狂吼声再次响起。

        面对李云生的这一式韬光,他的鬼斩没有丝毫停顿地劈了下去,眨眼间原本挡在他面前刺眼的剑华直接被他手中的长刀斩碎,赤色的鬼气将白色的剑华尽数压了下去。

        然后,黑使手中的长刀长驱直入地斩向了李云生的脑袋。

        而就在他手中那赤色长刀要碰到李云生的额头之时。

        “你这么看得起我,那我也得全力以赴才是。”

        李云生眼帘低垂轻声念了一句。

        话音方落,蕴藏在他体内,一整颗麒麟骨中的金色真元像是凭空消失一般陡然一空。

        “惊山。”

        李云生的身子陡然一沉,耀眼的金色罡气犹如匹练般从他周身飞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