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第五式

第三百四十二章 第五式

        这十州奇人异士众多,有人能够模仿龙族鸣啸之声不足为奇,但这“龙吟”不一样,它是龙族与生俱来的一种吐纳天地灵气之法,其中更是夹杂着震慑他人心神的神魂之力。

        众人回想着刚刚那一声“龙吟”给他们神魂带来的冲击,看着李云生此时此刻头顶那蜂拥而至的庞大天地灵气,很明显,李云生刚刚那一声,并不是哗众取宠之辈的刻意模仿,那是货真价实的龙吟。

        当然,令他们感到疑惑的,也正是这一点。

        “龙吟”虽然某种意义上来讲,的确算是一种特殊的吐纳之法。

        但这种吐纳之法,不是你有天赋,你够刻苦就能够习得的。

        要休息修习龙吟这种吐纳之法,条件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修习者必须是龙族,而且必须是拥有纯净龙族血脉的龙族。

        所谓纯净的血脉,是指修习者的父母必须都是龙族,不能有哪怕一丝的血统不纯。

        这条件,对于如今的龙族后裔也算是极为苛刻,不说那些跟人类或者妖族有过通婚龙裔,就连一些血脉退化的龙族都无法传承龙吟。

        龙族这种生灵,孤傲、贪婪且自大,但却为天道所眷顾,相比人类无论是身体还是神魂都更易于修炼。

        他们的声音你或许可以模仿,但是得天独厚的血缘传承根本无法模仿。

        所以你们可以想象此刻李云生这一声“龙吟”,对于这些人来说是多么的震撼跟不可思议。

        相比于惊诧莫名的旁观者,作为当局着的李云生脸上的神色并没有多少变化。

        毕竟,此刻的每一步,从三师兄脑袋被黑使摘下来开始,他就在脑内演练了无数遍。

        徐鸿鹄留下的那一道“门内”的天地灵气,不止是填充了他四颗麒麟骨,在炼化融合体内那三道气流之时,李云生还顺带冲破了《画龙诀》的第二重:龙吟。

        从那一刻起,李云生的身体彻底脱胎换骨,就如同玉虚子给这心法取名为“画龙”一样,画龙诀的的确确在他“体内”画了一条龙。

        这也表示,玉虚子那疯狂而且不切实际的想法,终于在李云生身上证实了。

        不过,李云生却没有想那么多。

        他只是将“龙吟”作为最后的手段,纳入了他复仇的计划之中。

        这一声龙吟声势虽然浩大,但所耗的时间也不过几息。

        只见李云生在这龙吟之声散去的同时,如那“饕殄”般猛地张嘴一息,一口便将那股被龙吟之声聚拢而来的天地灵气吸入体内。

        也就是这一吸之间,李云生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神魂之力瞬间干枯,甚至手腕上那蓍草手环的血色小格子也飞速变作透明。

        李云生顾不了也不在乎那么多了,此刻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了眼前这个人。

        跟神魂的消耗成正比的是李云生体内增长的真元。

        画龙诀本来对于天地灵气的炼化就已经很快了,鲸吸更是让炼化的速度提升好几倍,而此刻“龙吟”的炼化速度则完全超出了李云生的想象。

        一声龙吟,直接填满了李云生体内,那原本只剩下一半不到真元的麒麟骨。

        感受着体内那满满当当一整颗麒麟骨的真元,李云生心念一转将手放到了腰间的青鱼上。

        原本在李云生设想中,这一口龙吟炼化的真元,能够再让他出一次“韬光”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很显然,龙吟的炼化效果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

        “既然如此,用那招吧。”

        李云生改变了用秋水剑诀第三式对付秦柯的计划。

        此念一出,他体内的从麒麟骨中分出的真元,开始以一种他从未尝试过的路径运转。

        虽说秋水剑诀每一式的真元行走路径都很复杂,但跟此刻相比都算是小巫见大巫。

        如果要用什么做比喻,那此刻李云生对真元控制复杂程度,不亚于匠人在蚊子的翅膀是雕刻花纹。

        此刻的他双眼微闭,双膝微屈,满是血痕的右手按在青鱼的剑柄上,他周身的气息完全敛去,就连护体的剑罡也全部散去,他整个人在这一刻,静得像一尊石雕,只有偶尔的一阵山风将他的衣服跟鬓发撩起。

        同一时刻,秦柯总算是从李云生拜托了李云生那一堆符箓的纠缠冲了出来,漫天鬼气将那一道道符箓撕了个干干净净。

        李云生刚刚那声龙吟他也是听见了的,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虽然他不确定李云生那一声是不是真正的龙吟,但李云生的目的却很明显,他想要快速的积蓄真元。

        不过秦柯却并不是怎么担心,在他看来就算李云生积蓄满了真元,此时此刻也已经迟了。

        因为首先李云生的底他已经摸得差不多,唯一对他有威胁的只有惊山,但这也只是有威胁而已。

        其次,让秦柯如此自信的,还有耳畔刚刚传来的那个声音。

        ——“封印已解,自今日起汝乃阎狱地三百二十六代东狱鬼王,承袭东狱鬼王万瞳之躯。”

        这是阎狱阎君的声音,这是秦柯长这么大,听过的最悦耳的声音。

        有了这一句话,他秦柯便再也不是万千东狱鬼王继任者之一,而是唯一能够继承东狱鬼王万鬼之躯的鬼差,是真正的鬼王。

        随着这个声音的落下,秦柯很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周身的变化。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那颗被阎君种在他身体里的种子开始飞速生长。

        他知道,这是自己的身体正在继承阎狱鬼王千百年鬼力的感觉。

        “你马上,就能再次感受到什么是绝望了。”

        感受着自己身体跟鬼王之躯融合所带来的力量,秦柯无比自信地看着李云生道。

        他并没有急着对付李云生,因为在他看来,就算李云生最厉害的那惊山式,对此刻的他也造不成生死威胁。

        只要等他完全融合的鬼王之躯,要杀李云生可能就跟踩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不过马上他忽然发现,李云生的攻击,似乎来的比他预期的要快一些。

        就在他这句话出口的一瞬间,李云生的睁开了眼睛,看向了他的这边。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一刻,秦柯只感觉,自己的神魂猛地一颤,像是被李云生目光刺中了一般。

        ……

        “这秋水剑诀的第五式,当真有些复杂。”

        淡淡看了秦柯一眼的李云生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手腕一动,青鱼从鞘中露出一条细缝。

        随即,一道流光如似银瓶乍破水浆迸般从那道细缝中钻出,“轰”地一声漫天剑罡炸裂,摧枯拉朽一般席卷整座白石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