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天裂

第三百四十三章 天裂

        如果说惊山式是将秋水剑诀一往无前、遇山开山,遇鬼斩鬼的剑意发挥到了极致,那么这第五式则是透着一股令人生畏的毁灭跟肃杀剑意。

        虽然青鱼只是拔出一条缝隙,但从那缝隙之中溢出的剑罡跟剑意,已然将整座山头都笼罩在了其中,同时这些剑意之中,只有冰冷的杀意,感觉不到哪怕半丝的慈悲。

        这一刻,即便是因为融合鬼王之躯,实力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攀升的秦柯,狂妄高傲如他,此刻也开始眉头紧锁,收回了往前踏出的脚步。

        “这难道是秋水剑诀的第五式?”

        看着李云生拔剑的姿态,还有周身笼罩着的那股带着毁灭气息的剑意,秦柯的神色变得谨慎起来。

        “没完全融合鬼王躯之前,还是稳妥一些比较好。”

        他冷哼了一声道。

        随即他一面加快融合的速度,一面让自己周身的鬼气,一层又一层地汇聚起来,没缠绕一层便有许多玄色符文覆盖其上,诡异无比。

        这第五式还未出鞘,便有如此的声势,甚至直接逼得秦柯止步不前,本应该是一件好事,但奇怪的是李云生的脸色却一点也没有轻松。

        于此相反,他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自己赌上所有真元的一剑,自己居然有些控制不住了!

        从拔开青鱼开始,他便察觉到有一股自己从未感受过的荒古剑意将他周身包裹其中,让他的意识跟手中的青鱼彻底的融为了一体。

        这种人剑合一的感觉,原本是剑修们极为奢求的一种境界。

        但李云生没想到紧随这剑意而来的是却是周身一股难以言明的沉重感。

        最重要的是,他感觉自己手中的青鱼变得无比沉重,以至于每往外拔出一份,几乎都要让他竭尽全力。

        这股难以言明的沉重敢,让他生出了一种奇怪的错觉,仿佛自己的剑鞘中藏着的不是剑,而是一头巨大无比的荒古巨兽。

        若是放在平常,他大可细细揣摩这个中玄妙,毕竟这秋水剑诀的非比寻常,练习之时出现一些特殊状况倒也算不得什么。

        但此刻他大敌当前,哪有时间留给他细细揣摩?

        此刻拔不出剑,那就是死啊!

        原本李云生选择第五式只不过是想要稳妥一些,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有些“驾驭”不了这第五式!

        秦柯是何等人物?

        李云生身上的一样很快就被他察觉了。

        “这秋水剑诀的第五式,何时变得如此拖泥带水了?”

        看着李云生那沉重而缓慢的步伐,还有那渐渐有些后继乏力的剑意跟剑势,秦柯在心里暗道。

        初时,他还以为这是李云生的诱敌之策,就像之前对付黑使时,在惊山之前故意用了一式韬光,不过当他看到李云生手中的剑半天只不过拔出来几寸时顿时醒悟道:

        “原来你驾驭不了这第五式!”

        话音才落,就见他手一扬,三具由鬼气凝聚而成的黑色人影手持鬼气所化的长剑冲向李云生。

        “枯荣剑诀,春风野火!”

        随着秦柯的一声清喝,三具黑影赫然摆出枯荣剑诀中剑招春风野火的姿势提剑刺向李云生。

        这枯荣剑诀,正是以前秦柯潜入秋水时习得的,虽然自己随手捏的这三道鬼影用不出枯荣剑诀的精髓,但此刻他正在融合鬼王之躯不便亲自动手,所以才用了这种手段。

        不过在他看来,李云生驾驭不了这第五式,也就等同于处在走火入魔的边缘,此时只要稍有外力干扰,他便会彻底崩溃。

        跟秦柯所料想的一样,此刻的李云生的确陷入了两难境地。

        这青鱼已然在第五式剑诀的调动之下拔出,是不可能半途收回的,可他短时间内又根本无法彻底将青鱼拔出鞘当真是进退维谷。

        而现在秦柯又对他出手了,若是平常的时候,这三道傀儡鬼影他一剑就能劈开,可是现在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三只傀儡提剑向自己冲来。

        “砰!砰!砰!”

        就在这时候,三支箭矢伴着三道破风声来到李云生的眼前,笔直地贯穿了那三只鬼影傀儡,三只鬼影傀儡顿时消散。

        “老六挺住,我来了!”

        只见对面秦柯身后天边不远处,李云生的二师兄李阑手持长弓破风而来。

        “别过来!”

        看到李阑的身影,李云生先生愣了一下,继大吼了一声。

        李阑的出现并没有让他感到安心,因为他十分清楚,眼前的秦柯实力修为正在疯狂上涨,李阑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他不想大师兄跟三师兄的事情在自己眼前重演,他不想再看到白云观的任何人受到伤害。

        “出来,给我出来!”

        说着就见他像发了狂一般死命地握住青鱼的剑柄往外拔。

        “你们师兄弟几个还真是有情有义啊。”

        原本见到李阑破坏了自己的计划秦柯还觉得有些恼火,不过当他看到李云生那焦急的表情时心中却又喜不自胜。

        毕竟杀了李云生这几个师兄并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依旧还是燕巢关前的杨万里,此时李阑的到来显然又给他诱捕杨万里多了一重筹码。

        说着他手一挥,身前的一道道鬼气瞬间化作了千万只箭矢对准了李云生。

        不过他却没有急着将这些箭矢射出去,而是转头笑看向李阑道:

        “不想你小师弟死,就下来做个交易吧。”

        这李阑听到李云生那声别过来之后原本是停住了脚步了的,小师弟这么说肯定是有问题,可当秦柯拿李云生的性命威胁他时,他还是警惕地挪动了脚步不疾不徐地朝着白石山行来。

        而当李云生再一次从秦柯嘴里听到交易二字时,心头一股无名怒火猛地升起。

        因为阎狱的人正是打着交易的幌子,活活地害死了三师兄跟大师兄。

        “我让你别过来!”

        李云生又是一声怒吼,然后他想发了狂一般地运转起画龙诀,想要从那几颗已经干涸的麒麟骨中导出一丝真元。

        可他这如同本能一般举动没有换来真元,反而将一丝丝红黑相间的气流从麒麟骨中吸了出来。

        几乎就在这红黑相间的气流涌入他手臂中的同一时间,青鱼发出“铮”的一声轻吟,然后如同一道青色流光半出窍了,伴随着青鱼一同涌出的,还有一股湮灭一切的沉重荒古剑意,这股剑意像是一头无形的巨兽从剑鞘中钻出扑向秦柯。

        “天裂!”

        李云生终于喊出了这一式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