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剑鸣之声,声声如泣

第三百四十四章 剑鸣之声,声声如泣

        只听“咔啦啦”地一阵几十道雷电落下的巨响声响起过后,漫天的赤色剑罡像是要将整个天空撕裂一般,从天际冲着秦柯飞射而下。

        再说这秦柯,面对李云生的这一剑,反应不可谓不快。

        就在李云生青鱼出鞘之际,这秦柯便当机立断地中断了鬼王躯的融合,而后大吼一声:

        “十重六臂大黑天像!”

        随即便见他做出了一个先前白使做过的东西,一手竖掌一手握拳,砰地一声拳掌相合,然后一重接着一重由鬼气做成的恶鬼虚像将他笼罩其内。

        眨眼间白石山头,像是耸立起了一尊巨大黑色雕像,每一重黑色虚像周身,又有无数赤色咒文缠绕,阵阵靡靡之音从秦柯的嘴中响起。

        “我倒要看看你秋水的剑,如何破我阎狱这十重六臂大黑天像!”

        秦柯双眼猛睁,双掌朝天一推,那巨大的十重大黑天像也跟着做出了这个动作,顿时引得山体一阵颤动,天空响起滚滚轰鸣。

        也就在这大黑天像做出这双掌朝天一推的动作时,那无数道如同赤色闪电般的剑罡匹练一般的落下。

        就在这漫天剑罡即将与那大黑天像相撞之一瞬,这无数道剑罡忽然汇聚成了一道赤色的线,一根细小得几乎看不清的线。

        下一秒这一根线已经化作了那第一重大黑天像额头间的一道裂缝。

        而在李云生手中青鱼的牵引之下,这根不起眼的赤线,让那条烈风势如破竹一般地蔓延下来。

        最后这秦柯无比自信的十重六臂大黑天像直接被一剑劈开,没有半丝地停滞。

        秦柯的身体也在满脸惊愕之中出现了一道赤色的裂缝。

        而这裂缝并没有就此停止,他像是失去了李云生控制一般,像秦柯脚下的山体蔓延下去,直至半山腰出最后才停止。

        与此同时,那道细线一般的剑罡,轰地一声再次炸开,直接将秦柯的身体连同这半座白石山切成了粉碎。

        而在与这地面裂缝相对的天空中,一道如同赤色激光一般的轨迹在阴沉的天空中蜿蜒着,如果从山脚望去,那片天空当真如同裂开了一般。

        “天裂啊……我原以为徐鸿鹄一走,就再也看不到这一式了。”

        剑佛望着眼前的虚像,莫名地居然眼眶有些发热。

        “这就是你们这些老家伙的答案吗?很好,很好,我剑佛万分不如。”

        而在南宫家,那些向来自傲的南宫家的子弟,看到这一剑一个个都沉默了起来,这是令他感到羞愧的一剑。

        家主南宫烈的眼神也从平静转向灼热。

        “都要走了,还留这么一个大麻烦给十州,我还真是小瞧了你们这些老伙计。”

        话虽如此,他嘴角却依旧勾起了一抹笑意。

        相比于剑佛跟南宫烈,十州的修者对李云生的这一剑更多的是不解。

        他们不解的是这一剑之强,还有用剑的人之年轻。

        不过这些人对于李云生的关注,很快就被另一道虚像中天诛阵下的异象所吸引。

        只见原本那如同倒垂着的火山口般的天诛阵忽然平静了下来。

        嘣!

        像是擂鼓般的声音从天诛阵中发出。

        嘣!嘣!嘣!嘣!

        随着第一声后,这蹦蹦的沉闷敲击声越来越急促。

        嘣!

        没过多久,一声犹如撕裂天地般的敲击声响起,这一声放佛让十州的山岳都为之一颤。

        而随着这一声落下,那巨大的天诛阵口忽然嗖地一声凭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窟窿出现在了秋水的上空,这个窟窿像是直接将天空挖了一个洞,如果不是洞口那一条条巨大的黑帆云船还跟锁链还在,众人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不过,这巨大的黑洞出现之后,紧随而至的是一阵诡异的平静。

        黑洞之中什么动静也没有。

        但即便如此,看到这一幕的每个人依旧屏住了呼吸,因为任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天诛阵彻底解开封印的前兆。

        “吾等老朽,既为秋水之灰烬。”

        打破这平静的不是,而是秋水剑冢祭台上一众老头子的声音,他们一面举杯痛饮,一面齐声高呼。

        “愿燃尽吾之残躯,流尽吾之浊血,献上吾之神魂。”

        “传我秋水最后之薪火。”

        “这决非乞讨。”

        “亦不是哀求。”

        “此乃吾等最后之牺牲。”

        “吾等坚信。”

        “此头颅不会枉断。”

        “吾等坚信。”

        “此热血不会枉流。”

        “吾等坚信。”

        “此神魂不会枉灭。”

        ……

        天井关。

        “吾等坚信。”

        “此慢慢长夜终将被吾辈薪火照亮。”

        此刻依旧杵着开山站立在天井关前的大先生也同样跟着高声念了起来。

        “找死!”

        而在杨志诚眼中,大先生这副模样,无疑对他是一种挑衅。

        “马上回来,天诛阵要开了!”

        可当他想要继续攻击大先生时,耳畔却收到了曹铿的命令,最后不得不满心愤懑地飞速退去。

        “而在此黑夜将逝之际。”

        鄙夷地看了眼杨志诚之后,大先生杵着剑站直了身子,然后接着高声念道。

        尽管他遍体鳞伤的身子有些摇摇欲坠,但却依旧靠着城墙倔强地站立着。

        像是所有秋水的老者们一样,他的声音咆哮就像是一般,像是想要叫醒眼前那些熟睡的人。

        “吾辈秋水子弟。”

        “宁做无头鬼,不为圈中豚。”

        念完最后两句,大先生靠着城墙,眼神睥睨地透过水月石看着十州的修者们。

        “汝等宵小,何敢犯我秋水?”

        他一字一顿喝问道。

        而说完这句话,他跟秋水剑冢祭台的那些老头们一起,整齐地做出了一个将手掌按在心脏位置的动作,然后眼神毅然地默念了一句:

        “兵解。”

        瞬间,秋水群峦狂风大作,鸟兽哀嚎。

        而秋水的剑冢中,那一柄柄插在石山上的朽剑忽然开始剧烈颤动,剑鸣之声,声声如泣。

        与此同时,那平静了许久的天诛阵黑洞中,一抹银光如同羽毛般地从那漆黑的空洞中落下。

        很快这片“羽毛”落到了秋水的守山大阵上。

        就跟一颗石头投入湖中一样,整个秋水的护山大阵被荡起了一阵涟漪,随即“啪”地一声,原本坚韧无比的秋水护山大阵,如同水泡一般破裂了。

        整个秋水,立时没有任何遮拦地显露在了天诛阵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