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五章 莫犯秋水

第三百四十五章 莫犯秋水

        天诛阵顺利解开封印的第一重打击,攻破秋水的这座号称古来第一守山大阵的鲲之阵,让曹铿那颗始终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总算是拿下来了。”

        曹铿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一滴汗水从他额头随之滑落。

        在他最初的设想中,通过攻破秋水的四座山门来解除鲲之阵才是最好的方式,动用天诛阵只能算是下策。

        只是他没想到,秋水的反抗比他料想中的还要顽强,以至于魔族退去之前都没有攻破,这才让他不得不变更计划,提前解开天诛阵的封印。

        其实这天诛阵已经几百年没用解开过封印了,解开封印之后有过效果,其威力到底如何,能否攻破秋水的鲲之阵,曹铿心里一直没有底。

        因而这才会在鲲之阵被破是露出这种神色。

        就在曹铿想着这些的时候,视线中天诛阵那个巨大的黑洞忽然溢出一道浓稠的黑气,就如同滴入清水中的墨汁,在秋水群峦之上蔓延开来。

        “封印,立刻封印天诛阵!”

        看到眼前的一幕,刚刚才松了一口气的曹铿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地,有些急切地用传音符对控制天诛阵的黑船命令道。

        他话音才落,天空那守在天诛阵四周的黑船忽然重新收起了那一道道刻满了符文的锁链,顿时将那团浓稠的黑气一点点地收了回去。

        见状曹铿再次松了一口气。

        之所这么快就要重新封印住天诛阵,那是因为他并不是真的想让整个秋水化作乌有。

        据他所知,天诛阵解开封印之后,会有三重打击,一重比一重恐怖,没有鲲之阵的保护,恐怕整个秋水群峦都在在这三重打击之下化作飞灰。

        他可以杀光秋水的所有弟子,但秋水这座灵山他却是要留着的,有了如此庞大的一条灵脉,他仙盟的实力恐怕百年之内就可以彻底超过所有的宗门。

        “破了鲲之阵就足够了,秋水里面不过剩下些老弱妇孺罢了。”

        曹铿嘴角勾起,向来稳重的他,在这即将到来的胜利面前,也不由得显露出喜悦情。

        “诸位袍泽,秋水已破,还不随我杀进秋水,夺回原本就属于我们,却被这些宗门权贵们据为私有的宝物?”

        他接着在船头朗声道,他这声音透过传音符,传遍了方圆百里的每个角落。

        随之伴随着云船上滚滚的风雷炮声,还有山林间咆哮般的呼喝声,密密麻麻的人影从各个角落涌向了秋水。

        这些人为首的自然是仙盟的修者,而更多的还是仙府中那些早已倒戈的门派。

        “曹盟主!”

        正当曹铿目光兴奋地看着地面如潮水般冲向秋水的人群时,一个男子有些虚弱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唐府主?”

        曹铿回头一看,发现喊他的人居然是生洲丑寅府的府主唐罡,于是有些疑惑地问道:

        “唐府主有什么事吗?”

        “你让我算的那一卦,卦象已经出来了。”

        面色苍白的唐罡声音有些有气无力地说道。

        “卦?”

        闻言曹铿想了想,忽然一拍脑袋道:

        “噢,我想起来了,是出发之前我找你算的那一卦?”

        此时他心情不错,说话时还轻松地笑了笑。

        唐罡口中的那一卦,自然是指攻打秋水前,曹铿让他为此行算的那一卦,只是不知为何,一直到跟秋水开展唐罡都没有算出这一卦。

        “对。”

        唐罡点了点头。

        “那是吉还是凶?”

        曹铿面色温和地问道。

        他虽然这么问着,其实心里早有了答案,此时秋水阵破,已然走投无路,不用算也知道是吉了。

        在他看来,唐罡这个时候出现,只不过是向他邀功罢了。

        “都不是。”

        令曹铿意外的是,唐罡没有回答是吉还是凶,而是皱眉摇了摇头。

        “都不是,你这个是什么意思?”

        曹铿的脸沉了下去,神色似有不悦,心想你唐罡就算是为了邀功,这故弄玄虚的把戏也做的过头了一点吧?

        “莫犯秋水。”

        就在曹铿等着唐罡的回答时,唐罡却有些莫名其妙地说出了四个字。

        “这解卦的玉简上,既没有说吉也没有说凶,而是出现了这四个字。”

        就在曹铿忍不住想要发火的时候,神色虚弱的唐罡拿出了一只玉简递给了他。

        “我耗尽了所有的心神,这卦上依旧只是这四个字。”

        唐罡接着道。

        “莫犯……秋水?”

        接过那支解卦的玉简,曹铿看着那玉简上刻着的文字默念了一句。

        “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脸色再次变得郑重了起来。

        一抹不好的预感涌上了他的心头。

        如果是旁人算出的这一卦,他可能立刻就随手扔了,但这一卦可是眼前这个唐罡,十州能排进前十的卦师,不惜损耗神魂跟寿元算的一卦,他不可能不重视。

        这卦上的四个字,虽然没有直接点名凶吉,但却像是在警告他们一般,让他们离秋水远一点。

        可是在他看来,此刻的秋水,已经是瓮中之鳖,不可能对仙盟造成威胁啊。

        “不对……”

        他喃喃地自言自语了一句,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他脑中一闪而过。

        他感觉自己遗漏掉了什么。

        “是不是我漏掉了什么?”

        脸色凝重的曹铿将目光再次放到了眼前的水月石上,看着水月石里那如潮水般涌进秋水的人群,还有在风雷炮轰击下化作一片片火海的山林。

        “我到底遗漏掉了什么?秋水已经没有威胁了,难道是魔族?不对……魔族那头此时应该已经乱成一锅粥了,那是阎狱?可是阎狱的人就算想要在背后算计仙盟,也绝不可能是这个时候,他们的目标是那杨万里才对。那到底是什么?”

        他不停地在心中拷问着自己,也正是随着他这么一遍一遍地拷问,他感觉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真实了。

        就在他一边问着,一边将自己的视线从一块块水月石上扫过的时候,映射着秋水剑冢画面的那块水月石忽然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空的?”

        他看着秋水剑冢之上那空空如也的祭台喃喃自语道。

        因为天诛阵解开封印几乎是在秋水的这些老人兵解的同一时间,注意力完全在天诛阵上的曹铿,以及绝大部分人都没有看到那一幕。

        “那些老不死的呢……”

        曹铿几乎是脱口而出地问道。

        也就在这时,一阵山风忽然从秋水的方向吹来,吹得曹铿鬓角乱飞。

        突然他感觉自己脸颊一阵火辣,本能地抬手一抹,收回手时却发现手上多出了一摊血。

        “解开天诛阵封印!”

        “所有人,从秋水撤回来,所有人!”

        同样如同本能一般地,两道命令从曹铿嘴里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