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第三种剑术

第三百四十七章 第三种剑术

        看着天际,秋水那柄诡异的小剑一点点飞向天诛阵,曹铿此刻心情十分忐忑。

        但很明显,他除了远远地这么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要知道刚刚只是一道灵力相撞产生的涟漪,就将他一艘云船震成了飞灰,可以想象那天诛阵下此时是何等的凶险。

        “此等险地,恐怕便是入圣境的修者,也要退避三舍吧?”

        唐罡在曹铿身后喃喃道,他那苍白的脸色此刻已经彻底变得毫无血色。

        之前那一卦的反噬已经渐渐在他身上显现,相比于他的身体,他更加担心的却是仙盟的此刻的形势,因为毫无疑问,眼前的这番景象,还有秋水群山间飞出的那柄奇异小剑,都无一不预示着自己先前那一卦的准确性。

        于刚刚的强硬态度相比,曹铿的神色变软了很多,显而易见他再次动摇了。

        “眼力不错,这柄剑当今在世的修者,的确没人敢接。”

        曹铿还没开口,反倒是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船头一块暗了许久的水月石上传了过来。

        “老师,您终于……”

        “你乱了,你不该如此慌乱的。”

        曹铿有些兴奋的声音刚出口,就被那苍老的声音打断了。

        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先前那水月石中,被曹铿称之为老师的人。

        原本,那万剑出秋水的异象显现之时,曹铿便想着要联系他,但无论他怎么发出密令,那块水月石就是没有任何反应。

        “老师教训的是。”

        听到老人略带指责的声音,曹铿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额头更是瞬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我,我只是有些担心,这柄奇异的飞剑,实在是过于强大诡异,不知道老师师父识得此物?”

        他接着小心地解释了一句。

        “唉……是老夫失算了……”

        水月镜中,那老头先是叹了口气,然后接着道:

        “我实在是没能料想到,这帮老家伙为了秋水,居然真的能忍辱偷生地苟活几百年。”

        水月镜中那老人第一次将面孔转了过来,露出一张布满了伤疤的脸,他说这话时言词间还带着几分敬意。

        “更加没想到,秋水那“第三剑”的传闻居然是真的。”

        他接着道。

        “这飞剑果然是跟那些堕境的老家伙脱不了干系!”

        曹铿感叹道。

        “只是老师,这‘第三剑’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弟子从未听说过?”

        他问道。

        “不,你听说过的。”

        老人摇头。

        “弟子不解,还请老师明示。”

        曹铿面有惭色道。

        “你可知这秋水门是何人所建?”

        老人问道。

        “秋水乃是上古三贤南华真人所建。”

        曹铿道。

        “那南华真人所著的《说剑篇》你可曾读过?”

        “自然读过。”

        回答这个问题时,曹铿的神色变得有些焦急,因为他眼角的余光瞥见,那柄散发着乳白色光晕的小剑已经快要飞入天诛阵内了。

        他不明白,为何此等危急关头,老师为何还要问自己如此简单的问题。

        “那你可知这南华真人的《说剑篇》藏有无数修者梦寐以求的三剑?”

        老人似乎对于远处的情形并未察觉,而是接着问曹铿道。

        听到这里,曹铿的神色陡然一变。

        “这普天下的剑术莫过于三种,第一种庶子匹夫之剑,此一剑练成可以一挡百。第二种圣人王侯剑,此一剑练成可震慑四方开宗立派。而这第三剑,便是天道之剑,此一剑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

        只听那满脸伤疤的老人接着悠悠地说道。

        关于这第三剑的传闻,曹铿并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无论那种传闻都只说这第三剑,乃是南华真人对于剑的一种理想化的描述,在他看来这世间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够习得这第三剑。

        “您是说,这柄剑,就是那第三剑?”

        曹铿皱着眉指着那缓缓飞向天诛阵的飞剑。

        “不可能,按照南华真人的描述,这第三剑根本不是人力所能习得。”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摇头否认道。

        “是谁跟你说过,秋水刚刚这一剑是人力所为?”

        老人盯着曹铿道。

        “你再仔细看看!”

        他向曹铿大声呵斥道。

        “你还没看出来吗?”

        根本不等曹铿回答,那老人满脸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接着训斥道:

        “这帮老家伙不惜以兵解为代价,以己身神魂为引,以秋水磐石为锋,山峦为锷,山脉为脊,铸成了这第三剑,天道之剑!”

        对于自己弟子的迟钝,老人显得有些痛心疾首。

        老人的这一顿呵斥终于将曹铿惊醒。

        “这也不能怪你,连我都没有料到他们真的能铸成这第三剑。”

        看着一脸错愕的曹铿,似乎是觉得自己有些过于激动,老人情绪缓和了一些道。

        “难道说我们筹划了这么久的事情,就因为这第三剑而功亏于溃了?”

        曹铿满脸不甘道。

        “说这话还为时尚早。”

        老人摇头。

        “要看接下来天诛阵,对这一剑的反应,还有这帮老家伙,到底对这第三剑到底领悟到了何种程度。”

        他神色凝重道。

        也就在他这话落音之时,秋水的上空,那柄散发着乳白色光晕,慢悠悠地飞向天诛阵的小剑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就那名剑尖朝着天诛阵那巨大的黑洞静静地悬立当空。

        虽然围观的许多人还没有搞清楚这柄小剑到底是什么来头,但任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一剑背负着秋水的生死存亡。

        很快短暂的静止之后,那散发着乳白色光晕的小剑忽然猛地飞射而起,“铛”地一声撞在了一堵无形的墙壁之上,一股无形的能量波动再次如潮水般以秋水为中心荡开,引得秋水附件的山峦一阵颤动,有些原本就不怎么结实的山体更是直接被震塌。

        毫无疑问这堵无形的墙壁,是天诛阵对于自己的保护。

        可就在众人以为要出现僵持不下的局面时,一声金属的摩擦声过后,以那柄小剑剑尖为中心,道道裂纹出现在那无形的墙壁上。

        接着“轰”地一声,这堵无形的墙壁直撑了不过几息时间过后轰然碎裂。

        咚!

        随着一声有些沉默的鼓点声,那柄散发着乳白色光晕的小剑,如一道流光般直接射入天诛阵那巨大的黑洞之中。

        就像是落入湖面的石头会溅起水花一样,道道犹如实质一般的白色雾芒,随着小剑射入在天诛阵那巨大的黑洞洞口四溅开来。

        而就在那柄小剑飞入天诛阵中的下一刻,一声凄厉的嘶鸣从那天诛阵内传来。

        紧接着漫天黑气从那天诛阵口子中涌出,随即“砰”地一声,天诛阵那巨大的黑洞洞口,就如同两扇门一样猛地一闭。

        然后这天诛阵就好像没有存在过一般消失在众人的眼前,秋水上空的天际,只剩下几朵浮云悠悠飘过。

        “天诛阵……败了?!”

        曹铿望着眼前的景象咋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