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三章 青鱼啊青鱼

第三百五十三章 青鱼啊青鱼

        此刻秦柯的这一刀,且不说李云生此时真元已经耗尽,其实在他看来就算他真元全盛之时也不一定能够挡得住。

        完全融合了鬼王之躯后的秦柯,境界上的飞跃,不是单纯靠真元跟力量就能够弥补的。

        可就算明白这一点,李云生也没有丝毫想要后退半步的意思。

        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人还有他身后的阎狱,依旧有能力威胁到那鲲鹏背上的秋水,威胁到刚刚离去的师兄,还有那一直镇守着燕巢关的师父,特别是回想起大师兄临死之际,托付给他那个关于阎狱关于自己师父杨万里的秘密。

        不过,李云生并没有选择坐以待毙。

        甚至那一式天裂之后,他依已经察觉到秦柯的异状,发现自己最强的一式并没能彻底杀死他。

        所以从那时起,他便开始在心中计算着如何应付这完全融合的鬼王之躯的秦柯。

        但有些遗憾的是,他手上除了那最后几道符箓,一张拿得出来的牌都没有。

        “也不是完全没有。”

        李云生淡淡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此时秦柯刀势已成,那股令人恐惧的压迫感,使得李云生的身体本能一般地定住了,不过他的大脑却依旧在冷静地分析中。

        “我恰好也有些好奇,这些格子全部没了之后,我是不是真得会下地狱。”

        他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手腕上的蓍草手环。

        “但愿还来得及。”

        说完,就见他仰起头,随即“昂”地一声龙吟再次响彻天地。

        而这一次,李云生没有任何保留,没有任何限制地催动着画龙诀,然后忍受着脑海中那撕裂神魂的剧痛,一口气“燃”尽了自己所有的神魂之力。

        “迟了!”

        尽管此时的秦柯,已经全然不把李云生放在眼里,但这一声龙吟还是让他眉头皱了皱,毕竟在这十州,阎狱最为忌惮的也是龙族。

        不过他这一刀已经出鞘,在他看来纵使李云生还有万般手段,也是迟了的。

        他这话刚一出口,秦柯手中那柄长刀已经撕裂了空气,在空中划出一个黑色的圆弧,最后来到了李云生的头顶。

        “铛!”

        眼见这一刀就要将李云生直接劈成两般,原本在李云生手中的青鱼,不知何时自动飞了起来挡在李云生身前。

        随即秦柯手中的长刀,跟青鱼的剑身相撞,发出一声声令人耳背酸涩的金属摩擦声。

        “一柄破剑,也敢来拦我?”

        秦柯冷笑,一把通灵的仙剑,寻常人看来或许会很吃惊,不过在如今已经是鬼王的他看来也不过而而。

        “你敢拦我,我便斩断你!”

        说完,他手中那长刀猛地再劈一刀,直接劈在青鱼剑身之上。

        这看似随意的挥刀,却引得周遭的空气一阵震颤。

        “砰!”

        可是令秦柯意外的是,自己的这一刀,并没有劈碎青鱼,只是在青鱼之上留下了一道裂纹。

        “居然敢用自己灵体来当我这一刀,那我便将你这灵体也斩碎!”

        秦柯言毕,一道道诡异的赤色符文浮现在了他的刀身,接着一尊恶鬼虚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接着就见他再次一刀对着挡在李云生面前的青鱼劈下。

        “砰!”

        随着一阵山体的震颤,这一次,在那秦柯的一刀之下,青鱼直接被劈成两段。

        一阵有些冰冷的山风忽然从李云生脸颊拂过。

        “再会了,老友。”

        正在全神贯注吸纳着天地灵气的李云生,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男子温和的声音,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一身青衫的俊朗青年,那青年朝他躬身作了一揖,而后面带微笑的消失在一片白茫茫的光晕之中。

        “再会,青鱼。”

        几乎不假思索地,李云生在心里轻声呢喃了一句,没有任何缘由,他心中无比确定,这青年男子便是“青鱼”。

        这份笃定,令李云生自己都感觉有些可怕。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云生将这一道龙吟吸纳的天地灵气全部炼化,而他的手上蓍草手环上的格子也跟着全部消失,随即化作了一条枯草从李云生手上散落,最后被一阵山风吹走。

        “崩云。”

        只见李云生双腿猛地一沉深深地扎进了脚下的岩石之中,然后一拳朝着此时还未来得及收刀起势的秦柯轰去。

        这是他赌上性命的最后一招,之所以用得是打虎拳而是秋水剑诀,一来是手中已经没剑,二来相比剑,这以自己身躯为兵器的拳,更加适合此时的搏命一击。

        噗!

        可令李云生失望的是,他这搏命的一拳还没轰碎秦柯的胸膛,秦柯手中的刀却已经刺穿了他的胳膊。

        “你还不明白吗?”

        秦柯一脸轻松地将手中的长刀在李云生血肉中绞动着。

        “你我此刻的差距,并非真元数量上的差距,是意识的差距,是对于这天道领悟的差距。”

        啪地一声,他将长刀从李云生身上抽出,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到李云生跟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拎起。

        “我的脑海中,有种阎狱鬼王几千年的沉淀,这不是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随便吼一声,就能够超越的。”

        他满脸轻蔑地道。

        虽然肩头的伤口的巨痛还在一阵阵地袭来,被秦柯掐住脖子之后呼吸越来越困难,但是此刻李云生心底更多地涌出来的还是一股股难以抵抗的倦意。

        “看起来……时候差不多了。”

        他心底十分清楚,这应该就是寿元损耗殆尽的感觉。

        尽管他十分好奇,自己耗尽了寿元之后会迎来什么,但是越来越浓的倦意却还是让他闭上了眼睛。

        随着他双眼闭合,他周身散发出的一切气息随之戛然而止。

        “死了?”

        看着手中忽然身体一软的李云生,秦柯有些意外地皱了皱眉。

        明明李云生的身体还被他拎着,但他的神魂却感觉不到一丝对方存在的痕迹,就仿佛他拎着的不是李云生,而是一个只剩下空壳的人肉傀儡。

        “不对劲!”

        继承了鬼王之躯后,秦柯神魂的直觉的相交以前敏锐了百倍不止,可此时的情形却依旧让他迟疑了一刹。

        可就是在他迟疑的这一刹,原本已经像是死了一样闭上了眼睛的李云生,忽然睁开了眼睛。

        只不过此时这双眼睛的瞳孔,是一对混杂着好几种色彩的异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