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愿我秋水飘零异乡之弟子,不为人辱,不受饥寒,得保平安

第三百五十五章 愿我秋水飘零异乡之弟子,不为人辱,不受饥寒,得保平安

        秋水。

        随着鲲鹏青云直上的秋水。

        牧凝霜神色凝重站在燕巢关的城墙上,一股股呼啸的狂风将她的衣袂吹起。

        她的目光朝着白石山的方向望去,那座被黑云笼罩白石峰在她视线中越来越小。

        终于,她像是下定决心似地长吁了一口气,然后一脸毅然地在城墙上猛地往前踏出一步,随即便双手伸展准备纵使跃下城墙,想要从这距离地面足有千丈的鲲鹏背上跳下去。

        可她双脚刚一离地,一只手忽然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而这只手像是有千斤的重量一般,就那么轻巧地在牧凝霜肩上一搭,刚刚跃起的牧凝霜整个人都沉了下去,无法动弹分毫。

        “你是想去救我那徒儿吗?”

        就在牧凝霜心中疑惑这是谁的时候,杨万里的声音从他的耳畔传来。

        “杨师叔,你怎么……”

        牧凝霜有些吃惊地转头看着杨万里道。

        此时的杨万里已然恢复了他那糟老头模样,只不过此时的脸色十分的差。

        “是吗?”

        杨万里继续笑着问道。

        “是……是!”

        犹豫了一下,牧凝霜最后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可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下去,可能就再也回不了秋水了。”

        杨万里直直地盯着牧凝霜眼睛,目光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

        “我……我知道。”

        面对杨万里的问题,牧凝霜再次一阵迟疑,目光一阵躲闪后才开口道:

        “所以哪怕我救不了他,也不想只留下他孤零零一个人,便是黄泉路上能跟他做个伴也是好的。”

        说到这里时,她那张冰冷的美艳的脸上透着一股决然个羞涩。

        “哈哈哈……”

        闻言杨万里放声大笑。

        “有我这个师父在,救人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笑毕,杨万里看着牧凝霜道。

        “但……”

        “你的机缘在那里。”

        牧凝霜才刚开口,就被杨万里打断了,他指了指身形鲲鹏飞去的方向。

        “我那徒儿的机缘不在那里,而是在十州之中,你俩若是能把握住彼此接下来的这份机缘,自有再见之时。”

        他接着道。

        说完便不再解释,纵身飞跃而下。

        随即,牧凝霜便只看见,飞跃而下的杨万里身上,一抹光华激射而出,两扇巨大的羽翼从他背脊出生出。

        随着这一对巨大的羽翼猛地扇动,一声刺耳的气爆声过后,杨万里已然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便已经化作一颗小光点落到了白石山头。

        “我的机缘……在那里?”

        满脸愕然的牧凝霜回过神来,嘴里喃喃地念了一句,随即咬了咬嘴唇看向白石山的方向道:

        “李云生,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

        剑冢的祭台。

        亲眼目睹了这一系列变故的幸存秋水弟子,此时一个个皆是脸色惨白地缩着身子坐在原地,一个个都沉默了起来。

        好在各个洞府基本上还都有一些长老幸存,于是宋书文按照最开始跟大先生他们定好的计划,让这些长老安抚住这些幸存的弟子,然后一批一批地送回各个洞府。

        作为知晓这次计划唯一的一个幸存者,宋书文看着空空如也的祭台,看着空落落只剩下一个个洞孔的石柱,心中怅然万分。

        “师哥。”

        白园园主刘青青走到了宋书文的身侧,虽然解除鲲鹏的封印靠的很大一部分靠的秋水那些老人们兵解的力量,但作为解除封印的主导着,刘青青也已经差不多到了油井灯枯的地步。

        “师妹,为何不好好休息,出来做什么?”

        宋书文看着刘青青虚弱的模样一脸忧色道。

        “没事,我好得很,比起那些老人家,我们做的事情当真微不足道。”

        刘青青摇了摇头。

        “我这白尺之中,还剩下最后一道咒言,是一道祈运咒。”

        她忽然取出怀中的白尺。

        宋书文闻言,当即就明白刘青青想要做什么了。

        “我帮你。”

        虽然他很担心刘青青的身体,但是他更加明白,刘青青此刻的心意。

        说着,就只见宋书文扶着刘青青站在祭台之上,两人一同握住手中的白尺,随即白尺散发出一股洁白的光晕,将有些昏暗的祭台完全照亮。

        “愿我秋水飘零异乡之弟子,不为人辱,不受饥寒,得保平安……”

        刘青青的声音随着头顶逐渐冷冽的寒风“渐行渐远”,最后细不可闻。

        鲲鹏那巨大的身形在空中拖出一条长长的轨迹之后,很快便隐没在了云海,消失在了北方。

        而秋水,也跟着彻底消失在了十州,就跟从未出现过一般。

        ……

        白石山旁的一座无名山峰。

        秋水虽然离去,但这里的战斗却已然未曾平息。

        因为水月石全部被毁,所以此刻在白石山旁这座无名山峰发生的一切,成为了十州近千年来最大的一宗密谈。

        尽管杨万里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尽管他在悠长的岁月中见过了无数怪诞的场景。

        但此刻,这座无名山峰上发生的这一切,依旧对他有些动容。

        只见这座已经没有半点生机的山峰上,一声声撞击声十分有节奏的地炸响着,每一次撞击声响起,整座山峰都猛地一阵晃动。

        当他的脚踏上这座山峰的土地时,一股死意顿时朝着他的神魂侵袭而来,不过他却并未太过在意,而是继续往前走,直到他看到了李云生。

        看到了这个此时已经完全不像是一个人的弟子。

        他一边咆哮般地质问着那已经被他砸的血肉模糊的秦柯“我是谁”,一边机械地一拳一拳砸下去。

        很明显那秦柯还有一丝生机,但是他那飞速修复的鬼王之躯,依旧跟不上李云生拳头伤害的速度。

        就在杨万里离李云生只有百来步的时候,李云生警觉地转过了头。

        “你,知道,我是,谁,吗?”

        看到杨万里的时候,李云生先是停顿了一下,继而眼神迷茫而痛苦地看着杨万里问道。

        “我知道。”

        杨万里一面继续地走向他,一面冷静地点了点头。

        “我是,谁?”

        见杨万里点头,李云生那浑浊的眼睛忽然一亮,他放下拳头站起了身来看向杨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