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关于天衍族的浩劫

第三百五十六章 关于天衍族的浩劫

        “你是我的弟子。”

        杨万里继续朝着李云生走去,两人此时的距离已经只有十来步了。

        “弟子?”

        李云生脑袋一歪,眼神先是一片茫然,继而重新转作了愤怒状。

        “你,骗我……”

        说着,他重新提起了拳头,眼见着一拳就要砸向杨万里。

        “你叫李云生。”

        面对李云生的这一拳,杨万里并没有躲闪,而是直勾勾地盯着李云生喊出了他的名字。

        话音方落,一阵烈风从他身前拂过,杨万里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只见李云生收住了已经距离杨万里不足三尺的拳头。

        而他周身的怨力也在这一瞬消散了大半,露出了他原本的模样,那张带着几分惊愕跟迷惘的脸。

        “我们没选错人,你终究没有迷失心智。”

        杨万里一脸欣慰地看着李云生。

        “师……父?”

        眼神恢复清明的李云生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的杨万里。

        不过只说完这句话,面如白纸的李云生便在一阵绞心劐肚般地疼痛中瘫倒在了地上。

        下一刻,李云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如同沙漏中的沙子一般在飞速流逝。

        “莫要慌张,有师父在,师父不会让你有事的。”

        也就在此时,杨万里一把上前将他抱住,然后伸手将一颗豆子模样东西塞入他的嘴里。

        而就在杨万里给李云生喂完那颗豆子模样的东西过后,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地放下了李云生站了起来,将李云生挡在了身后。

        被杨万里喂下这颗奇怪的豆子之后,李云生顿时只觉得,隐约中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体里生根发药,然后将自己疯狂流逝的生命力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拦住了。

        “老六,接下来你不要说话,就当自己真的死了,无论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都莫要出声。”

        正当他要开口询问,杨万里喂了自己什么的时候,迷迷糊糊之中,李云生依旧有些混沌的脑子里出现了杨万里的声音。

        “哪怕是我死了,也不要眨一下眼睛。”

        杨万里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接着带着些许沉重道。

        虽然意识还不是很清晰,但是李云生能感受到杨万里说句话时的慎重。

        于是他便按照杨万里的吩咐,当着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甚至尽力地封住了自己的气门。

        而下一刻,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在他耳畔响起:

        “许久不见,杨兄过得还好吗?”

        “承蒙阎君惦记,活得很不好。”

        紧接着,只听杨万里不卑不亢带着些许戏谑地说道。

        听到阎君这两个字时,李云生忽然心头一颤,当即便明白了为何刚刚师父会对他说那番话,而杨万里特地指出来人的身份,无疑是再一次暗中警告李云生,让他不要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虽然李云生对于这传说中的阎君很好奇,但此刻也只能一声不吭地躺在杨万里身后静静地听着。

        “你做的?”

        “不知道阎君指什么?”

        “自然是我这不成器的儿子。”

        “这小子居然是阎君您的公子,早知道,我下手便再重些,让他体会一下什么是生不如死。”

        杨万里语气虽然依旧平静,但言语中的讥讽却异常刺耳。

        “我这小儿子虽然笨拙了一些,不过他这鬼王之躯却是我阎狱货真价实的传承,杨兄能把他伤成这样我倒是真有些意外。”

        很显然这阎君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并没有因为杨万里言语中的讥讽而失了分寸,始终没有被杨万里岔开话题。

        “你真的意外吗?”

        杨万里的声音平静中带着自信。

        “杨兄的手段我自然是了解的,不过……”

        那阎君说着停顿了一下,李云生听声音感觉他好像在蹲下身翻找着什么。

        “这每一重攻击中都附带着神魂封印的手法,怎么看也不像是杨兄所为,这般浑然天成的神魂封印,就算是我没个十余年的功夫恐怕都没办法解开。”

        阎君似乎是又重新站了起来。

        “那阎君觉得,除了我,这秋水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杨万里冷笑道。

        “那你如何解释,你出了秋水,实力却没天衍族封印禁锢这件事情?”

        闻言那阎君似乎沉默了,过来许久才开口道。

        他的这句话一出口,李云生便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感骤然降下,不过很快一股十分柔和的力量从他身前的杨万里周身扩散开来,这股令李云生有些窒息的压迫感随之消散。

        “莫非阎君当真觉得自己很了解天衍族,很了解老子我?”

        杨万里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依旧自信中带着些讥讽。

        “难道不是吗?”

        阎君同样十分自信地反问道。

        “那阎君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

        杨万里脚步挪了挪,听声音像是向前走了一步。

        “天衍族在十州消失几千年后,为何唯独只剩下我一个人?”

        杨万里问道。

        他此言一出,阎君再一次沉默。

        “你们的卷宗之中,都说我是天衍族当年那场浩劫的幸存者,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一种可能?”

        似乎杨万里根本就没打算阎君回答自己这个问题,而是径自地接着道:

        “那就是,我从未经历过那场浩劫?”

        不说阎君,就是此刻的李云生,在听了杨万里这一番话之后都有些懵了。

        “杨兄何必故弄玄虚?”

        阎君终于开口了。

        “你恐怕还不知道吧?我阎狱已经破解了那道天衍族残魂的封印,关于天衍族的那场浩劫全部始末,我们都已经掌握,所以我们确信,但凡拥有天衍族血脉的人,是不可能错过那场浩劫的,你自然不可能例外。”

        他冷笑道。

        “我劝杨兄你还是乖乖的跟我走吧,没有秋水的庇护,这十州对于你们天衍族来说无疑就是炼狱。”

        不等杨万里开口,阎君接着道。

        “记得把你那徒弟也带上。”

        很显然他已经发现了李云生的存在。

        “我原以为你跟徐鸿鹄是一类人,目光较之十州这些喽啰看得会远一些,看来是我看错了。”

        阎君的话丝毫也没有影响到杨万里。

        “你所谓的那场关于天衍族的浩劫,其实准确来说应该是十州天衍族的浩劫,而我……”

        杨万里淡淡地说道:

        “在那场浩劫降临之前,已经离开叩开了那扇门,离开了十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