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七章 门那头来的人

第三百五十七章 门那头来的人

        “若你真是门那头来的人,恐怕我今天根本就没有机会站在你面前。”

        很显然,这阎君并不是那种能够被一两句话说动的人,即便是杨万里的语气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撒谎。

        当然杨万里的话,就算是李云生自己听来,也觉得十分不真切。

        “而且,十州门内跟门外有着法则的约束,这是人竟皆知的事情、是天理,无论你如何辩驳也抹杀不了的存在,门外之人哪怕实力再强,也没有办法回到门内。”

        那阎君语气沉着地再次补充了一句。

        他言下之意,其实就是说杨万里在撒谎。

        “有办法哦。”

        阎君的话刚落音,杨万里呵呵一笑,然后口了。

        “这办法,阎君你想必也知道。”

        他泰然地说道。

        “你想说堕境?”

        阎君声音有些冷地问道。

        “没错,只需要让自己的修为落到入圣之下,便可绕开那法则的约束,然后花些手段回到十州。”

        杨万里道。

        “先不说一个登临天门的修者,主动将自己的修为废去这件事情有多荒谬,单说在那天门之内堕境的代价,想来应该是万死一生吧。”

        阎君的声音依旧更冷了。

        “代价虽然大,但对于我们天衍族的灭族之恨来说,就算不得什么了。”

        杨万里道:

        “你说得没错,的确是万死一生,但我很幸运是那一万零一个。”

        很显然,他那直白的回答,让阎君有些愣住了,以至于李云生久久没有听到他再开口。

        按照师父杨万里的说法,他的出现并不是偶然,是天衍族天门之内的族人计划了许久的结果,而为此他们甚至牺牲了许多的族人。

        “若是按照你的这个说法,你当真是门那头下来的人,我岂不是更有理由带你回去了?”

        终于阎君开口了。

        “你应该很清楚,即便你是从那门外来的,也要受到十州天衍族诅咒的束缚,你的身份根本对我起不到半点威慑作用,你告诉我这些莫非是想隐瞒些什么?”

        他一语便道破杨万里的意图。

        “几百年没见,阎君您活得还是这么的小心翼翼。”

        杨万里没有回答阎君的这个问题,而是岔开了话题。

        “这一点倒是跟你的修为一样,还是跟我几百年前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一样的强大。”

        他语气平和地说道。

        “杨兄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想到杨万里这看似平和的两句话却第一次让阎君的情绪有了变化。

        “我想问问阎君你,困在现在的境界多少年了?三百年?五百年?还是一千年?”

        杨万里笑问道。

        闻言,李云生发现阎君再一次沉默了,就像是杨万里的话再一次戳中了他的要害。

        “你现在的修为虽然足以傲视十州,甚至天门那头的一些修者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但是……止步不前就是止步不前,而在这被诅咒了的十州,止步不前的下一步便是堕境。”

        杨万里继续道。

        “杨兄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无须在这里跟我卖关子。”

        阎君终于还是开口了,不过他的语气在这一刻变得十分冷厉。

        “你们跟十州那些躲在暗处的老怪物一样,为了躲避天眼,为了留在十州,一直在用那遮天之术来隐藏自己的修为,这样虽然可以帮你躲避天劫,但同样会遮蔽了你们对于道途求索的眼界。”

        悠悠地说着的杨万里说道这里时忽然停顿了一下,他的脚跟不经意地往后一靠碰了李云生一下,像是在确认李云生是否还活着。

        “你若愿意跟我全力比试一次,我这个过来人,可以帮你重新打开眼界。”

        确认李云生生机尚存之后他接着道。

        “条件呢?”

        阎君语气森然道。

        “我知道,你阎狱破解我天衍族的一部分诅咒,掌握了封印我天衍族能力的手段,我希望你能帮我解开封印。”

        杨万里道。

        “杨兄你莫非当我是三岁孩童?”

        阎君冷笑。

        “就算解除全部封印,我的修为至多也不过恢复到入圣境,阎君莫非怕了我一个入圣境的修者?”

        杨万里反问道。

        “而且,若我不能够全力以赴,如何帮阎君你打开眼界?能跟门那头的人交手的机会,恐怕便只有这一次了。”

        他补充了一句道。

        “杨兄这么做的真正缘由,是为了你身后那少年吧?”

        阎君没有急着回答杨万里而是反问道。

        “你硬要这么说也无妨。”

        杨万里神色坦然的回答道。

        “好,我答应你。”

        终于那阎君还是点头了。

        “啪”

        忽然,李云生隐约中只听到一声玉石拍碎的声音,随着这声音落下,他明显地感觉到杨万里周身其实暴涨,一股温暖的真元随即如潮水般涌向李云生。

        “一刻钟的时间,你全力若是能胜了我,我便是放了你师徒也无妨。”

        阎君声音清朗地说道。

        尽管杨万里的话他还是觉得有些虚无缥缈,但止步不前近千年的修为对于他就像是一个魔咒,哪怕是一丝虚无缥缈的机会他也不愿意放过。

        更何况,杨万里的话其实在他听来的确有几分道理,他自己曾经也想过,之所以困在这个境界这么些年,的确跟自己眼界有关,因为这些年几乎没有敌手的他,已经有些看不到前进的方向了。

        如果杨万里真如他自己刚刚所说的那样,是来自天那头的修者,他自信但凡杨万里的招式中有一丝超出他眼界的东西,他都能够借此拨开他道途之上的迷雾。

        总之,就算有风险,在此时的阎君看来,也是值得去冒的风险。

        ……

        两人的对话李云生听得很仔细,但许多地方还是一知半解迷雾重重。

        “你这是剑招?为何不用剑?”

        就在李云生思索着两人对话的时候,他忽然听到阎君问杨万里。

        “没有趁手的剑,我就用我这条手吧。”

        杨万里道。

        随即李云生眼角的余光便看见杨万里将右手手腕带袖子挽起。

        也就在此时,杨万里的声音再次在李云生脑海中响起:

        “老六,你仔细听着,接下来的很长时间你或许都只能一个人走了,师父希望你能活得悠闲自在一些,多在十州各处走走,多交一些朋友,这十州有意思的去处还是很多的。你若愿听师父的话那就不要急着替我们报仇,若真要帮我出一口气,等到你的剑术天下无双的时也不迟,但切记便真有一天你的剑术天下无双了,也不要沦为那只知杀戮魔物。其实相比那天下无双的修者,师父更愿意你做一个采菊东篱下的普通庄户。老六,实在是抱歉,让你卷入这本不该属于你的纷争之中,但愿我这一剑能给你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杨万里话音才落,李云生还没来得及体味言语间的深意时,他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杨万里的一只手臂猛然撕裂,一道剑芒由他断臂中溢出,紧接着眼前的空间被这剑芒生生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然后李云生便感觉到杨万里的另一只手将他一把拉起,扔进那黑漆漆的裂口之中。

        “剑碎虚空!杨兄,好手段,好算计!看起来我赌对了!”

        随着耳畔阎君的一声怒吼,李云生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像是沉入了一道无底深渊,渐渐地开始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