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暮鼓森

第三百五十九章 暮鼓森

        半月后,瀛州炎州交界处的暮鼓岭。

        梅雨后山林间的湿润的空气,混杂着泥土跟松木的味道,一条通往暮鼓岭泥泞的蜿蜒山路上,一高一矮两个头戴斗笠身着蓑衣的修者正行色匆匆地赶着路。

        “爹,歇息一下吧。”

        忽然,走在前面那名身材高大的年轻修者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身后脚步有些沉重的年老修者道。

        “不,不不用,继,继续赶路,切莫,切莫,误了时辰!”

        那名年老修者嘴里虽然喘着粗气,但却用力地摆了摆手,大约是因为动作太大,身上那明显不太合身的蓑衣从他肩膀上滑落了下去。

        年轻的修着见状直接走到了老人的跟前,很自然地伸手帮那年老修者重新披好蓑衣,他身材高大老人在他跟前反倒是像个孩子。

        “已经不远了,喝口水吧。”

        年轻修者指了指不远处林间升起的一缕炊烟道。

        “唉,歇息歇息,知安啊,这一路上你就知道歇息,孙家的人跟我们一个日子上的路,几天前就已经到了。”

        老人皱着眉,一脸的不悦。

        不过年轻人却只是笑了笑没有接话。

        只见他从腰间的乾坤袋中拿出两张小凳子,在就近处的一颗大榆树下,寻了一块干净的地方放下。

        随即又拿出一块干净的四方麻布垫在地上,顺手将一个食盒,一壶茶,两只杯子放在上面。

        “乾坤袋里不多放些暗器符箓,净装些没用的吃食,我吴不二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软蛋。”

        虽然嘴上依旧絮絮叨叨地埋怨着,但老人还是坐了下来。

        年轻人则像是根本没有听到老人这番话一般,脸上依旧挂着笑容,静静地打开摆放在地上的食盒。

        食盒里面放着两排饭团,饭团一排四个整整齐齐地码着,只是这两排饭团的成色却很不一样,左边那四个米粒晶莹剔透,相比之下右边四个则有些暗淡无光。

        年轻人只是犹豫了一下,便拿起了左边那排中的一只,然后笑着递给老人:

        “爹。”

        “嬉皮笑脸。”

        老人皱眉一把伸手抓过年轻人手中的饭团。

        在给老人递过去之后,年轻人的手很自然地伸向了右边的那一排饭团,小心地拿起一个,然后从壶中倒了一杯茶,一口茶一口饭地吃了起来。

        “仙米?!”

        突然,吃了两口的老人诧异地看了看手中的饭团破口大骂道:

        “你个败家子,那几斤仙米可是留着救命的,谁让你这么早吃的!”

        “总是要吃的,早吃晚吃都一样。”

        年轻人喝了一口茶脸色依旧温和。

        “你怎地如此没心没肺?你我此行有多重要,又有多危险,你当真没有想过吗?”

        老人恨铁不成钢地指着年轻人骂道。

        闻言年轻人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手里的饭团,他细嚼慢咽着,吃得认真而仔细。

        “那是秋水的余孽,那是可以跟阎狱鬼王,仙盟府主交手的存在,你到底知不知道?”

        老人接着说道,他的神色有些歇斯底里。

        不过年轻人依旧安静而仔细地吃着手中的饭团,没有去接老人的话。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老人啪地一下,一把将年轻人手中还剩下三分之一的饭团打落在地。

        看着那颗滚落在地的饭团,年轻人的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了一丝落寞。

        “知儿……”

        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情绪有些过火,老人的语气忽然软了一些。

        “你要知道,爹爹已经这把年纪,时日不多了,你要明白,我接下这趟活,都是为了你有个好前程,只要这次能抓住那秋水的余孽,你便可以做那仙盟一府之主了,我们吴家也就可以摆脱这猎人的身份了,再也不用过着那提心吊胆的生活了。”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

        “爹,我觉得做个普通的猎户也很好,相比那些妖兽,魔物,其实更危险的是人”

        闻言年轻人坐在凳子上仰起了头看向老人。

        “你看那偌大的秋水,说没了就没了,就算那逃出去的弟子,也摆脱不了被追杀的命运。”

        他神情肃然道。

        “狗屁不通!”

        老人的火气似乎又被年轻人这句话点燃了。

        “安于现状,不思进取,你跟那家畜有何分别?你给我记住!你是人,你是我吴家的人,我吴不二的儿子,就算叩不了天门,也定要封疆拜侯,成那一方人皇!”

        他凑近吴安知咆哮一般地说道。

        “走!”

        说完直接起身。

        “抓住那秋水余孽,便是我吴家翻身的第一步!”

        他边走边说道。

        也不知是不是那仙米的缘故,吴不二那原本佝偻着的背忽然直起了许多,沉重的脚步也变得轻盈起来。

        看着吴不二的背影,吴安知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将食盒跟小凳子一干事物都收进了乾坤袋之中,最后将一柄重重地黑铁长剑背在背上。

        正当他要迈步跟上吴不二时,视线却被地上那一小块饭团吸引住了,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还是弯腰将他捡了起来,一面走一面掸去上面细碎草屑然后一口包进嘴里。

        刚刚有些阴郁的心情,随着这一口吃食的下肚顿时烟消云散了。

        这两人是暮鼓岭附近的猎户,也是一对父子,相比俗世的猎户,他们猎杀的不是普通的飞禽走兽,而是这暮鼓岭附件的妖兽跟魔物。

        这些猎户尽管修为平平,但是在这妖兽横行的丛林中,他们的战斗力远远超出同等修为的修者。

        没过多久,随着眼前视线一阵开阔,还有耳畔一阵阵熙熙攘攘的吵闹声,这父子俩总算是赶在日落之前,到达了他们自行的目的地——暮鼓森。

        ……

        这暮鼓森是十州七大绝凶之地,原本人迹罕至,可短短半月间,因为仙盟跟阎狱的一纸悬赏缉拿令,陡然间变成了今时今日这人声顶沸之所。

        而这张悬赏缉拿令通缉的对象,正式仙盟口中的秋水余孽“李云生”。

        尽管无论是仙盟还是阎狱,抑或是魔族在这场对于秋水的讨伐中都损失惨重,但在仙盟跟阎狱强硬果决的善后之下,这一场惨胜被彻底粉饰成了仙盟的完胜,那处原本被秋水封印的深渊,也被他们彻底封锁设为了禁区。

        甚至最后秋水乘着鲲鹏而去的场景,也被描述成了神鸟飞天的异象,仙盟更是美其名曰,拯救了被秋水囚禁的神鸟鲲鹏,让天道的福泽重回十州。

        而秋水,也在他们的舆论之下彻底沦为了十州的异端。

        秋水的余孽,则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对象。

        更何况,为了显示彻底诛杀秋水余孽的决心,在算出李云生逃入了暮鼓森之后,仙盟跟阎狱开出了足以让十州大部分修者动容的条件:

        “击杀秋水余孽李云生者仙盟赐府主之位。”

        “击杀秋水余孽李云生者阎狱赐百鬼令一枚。”

        对于一些世家宗门来说,除了仙盟位高权重的府主之位,还有阎狱可以号令百鬼的百鬼令,此次前来一同围剿秋水余孽,是他们最后一次向仙盟阎狱表明态度的机会。

        因为很明显,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要开始对十州的修者来一场空前绝后的大清洗。

        所以,基于这种种缘由,短短半月间,这暮鼓森附件便聚集的近万名来自十州的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