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有趣的父子

第三百六十一章 有趣的父子

        吴安知父子俩跟着这名仙盟官兵的脚步走进了一间营帐。

        才一只脚踏入这简陋的营帐之中,作为一名猎人的吴安知,那对危机早已深入骨髓的警觉本能,瞬间令他周身的汗毛全部炸立了起来,不经意地将手放在了后背,做出随时准备拔剑的动作。

        他感觉到,几道充满敌意的冰冷目光正注视着他。

        抬眼一看,恰好看见一名一身甲胄的须发皆白的老头正双手杵着一柄乌木长剑,身形笔直地端坐一张简易的木椅上目光如刀子般盯着他。

        而在那一身戎装的老人旁边还坐着一个有些邋遢的中年男子,男子头发乱糟糟满脸的胡渣子,手上还拿着一个酒壶,那双微醺的双眼此时也在打量着他们父子。

        “你去了这么长时间就给我找了两个猎户过来?”

        那邋遢的中年男子有些不悦地看向吴安知身前的那名仙盟官兵。

        “先进来吧。”

        那名将吴安知父子领过来的仙盟官兵没有理会邋遢男子的话,而是神色泰然地让他们进到帐中,然后十分客气地安排两人在一旁坐好。

        “李慢你耳朵是聋了吗?我们‘戌亥’这一路人马不能有一个废物!”

        那邋遢男子发酒疯似地说道。

        “陈橘老前辈,时候不早了,帮刘飞兄醒醒酒吧,我再交代几句我们就可以进山了。”

        李慢看了一眼那一身戎装的老者道。

        闻言那老者点了点头。

        “帮我醒酒?你放什么屁,老子没醉醒什么酒?”

        刘飞蹭地一声站了起来。

        不过就在他站起来的同时,那戎装老者陈橘手中的乌木长剑拍在了他的背上,“砰!”地一声闷响过后,一股酒水所化的雾气从刘飞身前炸开,顿时整个营帐之内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酒气。

        “对,对不住,喝,喝多了……”

        酒气消散过后的刘飞像是变了个人一般,目光闪烁地坐回自己的位置,神情畏缩而怯懦,完全不似刚刚那副跋扈的模样。

        “无妨。”

        李慢走到陈橘跟刘飞的同一侧,然后转头面相吴安知父子道:

        “我先给二位介绍一下。”

        说着他指了指身边的陈橘跟刘飞。

        “这两位是我们戌亥小队的统领,陈橘老前辈还有刘飞兄。”

        他像吴安知两父子语气温和的介绍道。

        “小的暮鼓岭猎户吴不二见过两位大人。”

        闻言吴不二当即躬身行礼。

        “这是小的逆子吴安知,不懂礼数还望几位大人见谅。”

        他一把将吴安知的脑袋按下来。

        虽然在路上就隐约看出这李慢不是普通仙盟官兵,但让吴不二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是这个小队的统领之一。

        早在来这里之前,吴不二就已经了解过来,除了阎狱的带领的六路鬼差,仙盟也将遣派过来的官兵分作了“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六个小队。

        吴不二很清楚相比其余的散兵游勇,阎狱跟仙盟的这十二支小队,才是此次追捕秋水的余孽的主力,其余那些人都不过是些炮灰。

        所以能够进入这“戌亥”小队,对吴不二来说当真算得上是意外之喜,这也意味着他们父子离目标更近了一步,因为先不论仙盟这些人实力如何,至少情报上知道的要比外面那些人多得多。

        对于吴不二这些奉承的话,李曼似乎并不怎么感冒,摆了摆手示意吴不二安静一些,然后接着道:

        “因为你们不是仙盟中人,如果想要加入我们这一队需要先跟我签下一道符契,不知两位可否愿意?”

        他这话刚一出口,营帐外便走进来一名托着一个盘子的士兵,托盘中放着的正是两道符契。

        “当然愿意!”

        吴不二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说完不等李曼提醒,那吴不二便拉着吴安知毫不犹豫地签下了那两张契。

        “很好。”

        见状李慢满意地点了点头。

        “带他们出去准备一下,将我们配备的武器丹药符箓各分他们一份。”

        他冲站在吴不二两父子身旁的仙盟兵士吩咐道。

        于是在吴不二的千恩万谢之中,吴安知跟着那么兵士走出了营帐。

        “为什么是我们?”

        相比满脸欢喜的吴不二,吴安知更多的则是疑惑,他不解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营帐。

        在他看来,此次前来的猎户,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李慢一眼就挑中了他们父子,这决不可能是是偶然。

        跟吴安知同样有这个疑惑的还有营帐之内的陈橘。

        “李慢小友为何特意挑了两个猎户?”

        他不解地看着李慢道。

        已经在自己位子上坐下来的李慢,拿过旁边桌上的一碗茶笑了笑道:

        “我只是刚刚出去的时候恰好看见这对父子觉得有趣就带过来了,倒是跟他们的身份无关。”

        闻言陈橘皱了皱眉,然后有些不悦地看向李慢道:

        “李慢小友的实力修为我陈某人是信得过的,但这趟暮鼓森之行绝非儿戏,还是慎重些为好。”

        很明显,他对李慢用这么一个荒唐的理由将吴不二两父子带进来的事情很不满意。

        “陈老难道真想靠这些人抓住那李云生?”

        李慢没有急着解释,而是笑问道。

        陈橘被李慢的这个问题问得神色一滞,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如何接话。

        “抓人的事情陈老就不用担心了,如果不出意外,最迟今晚亥时,那秋水的余孽就会被阎狱的人赶入网中,届时我们便只需进山耐心的收网就好了。”

        李慢接着道。

        “但愿如此吧。”

        陈橘叹了口气,似乎觉得也没什么好反驳的了,因为李慢说得也的确没错,追捕一名秋水的余孽本就不需要这么多人,之所以要这么兴师动众,纯粹是仙盟跟阎狱想要在十州立威,好让那些在暗中观望的门派彻底死了那份反抗的心。

        “李慢小友你刚刚说那对父子很有趣,老夫倒是很好奇,这对父子有趣在哪里?”

        陈橘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笑问道。

        “不知道陈老有没有注意到这对父子行走站立的位置?”

        李慢哈哈一笑反问道。

        “这倒是没有。”

        陈橘道。

        “这对父子啊,表面上看起来并不怎么和睦,不过两人无论是行走还是站立,自始至终两人都在本能地做出保护对方的姿态,这般的口是心非,你说有趣不有趣?”

        李慢接着笑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慢脸上的表情忽然一凝,一个声音通过他手中的传音符传入他的脑海中:

        “猎物落网,可以进山了。”

        “时辰差不多了,轮到我们收网了。”

        李慢嘴角勾起,笑着站了起来。

        “如果快的话,我们明天傍晚应该就可以回来开庆功宴了。”

        他伸了个懒腰一脸轻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