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螳螂在后

第三百六十五章 螳螂在后

        暮鼓森这片名叫龙陨之地的林子,面积不大,因其地势略低于两侧林地,状如卧龙,林间多有红叶,深秋时赤红一片殷红似血,所以得名龙陨之地。

        其实这个叫法,普通人并不知道,多在仙府一些上层人物口中流传。

        就连吴不二这个老猎户也是头一次听说。

        他虽然不是第一次踏足暮鼓森,但如此深入还是头一遭。

        之前的那次,他们只是在外围几里的地方兜了一圈,想要更深入一些,却生生地被凶兽逼退了回来。

        当年他实力不济是其一,但主要还是凶兽的数量太多。

        而这一次,他父子二人这一路上遇到的凶兽虽然也不少,两人也算是九死一生,但还是远比那次要少。

        不过踏入这龙陨之地后,父子二人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仙盟这悬赏想要招来的根本不是猎人,而是猎物,是诱饵。”

        吴安知冷静地低声道。

        很明显,仙盟跟阎狱的人,是将那些悬赏来的修者作为诱饵,将这一片区域的凶兽吸引到了别处。

        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通过这些悬赏而来的修者抓获那秋水余孽。

        倒不是他们不愿意付那份酬劳,在吴安知看来,这仙盟跟阎狱的人压根就看不上自己这些人,根本不相信他们能够抓到那李云生。

        这种被人在掌间揉捏的感觉,令吴安知很不好受。

        “但我们除外,不论他们承不承认,我们都是猎户。”

        吴不二满脸不屑地扫了一眼隐匿在树梢的李慢跟陈橘他们,异常自信地说道。

        他那低沉的声响,如破锣般在胸腔中嗡嗡作响。

        “唉……”

        吴安知看着自己爹爹那张黝黑瘦削但充满了自大神色的脸,心中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知儿!”

        似乎是看到了吴安知那有些意兴阑珊的眼神,吴不二十分不满地低声呵斥了一句道:

        “这是你我父子立身扬名,彻底摆脱这下等人身份的最好机会,你须得上心!”

        “是。”

        吴安知有些无奈地点头,然后只听吴不二接着道:

        “那秋水余孽应该应该快要进网了,等会冲出去的时候,我二人站位还是不变,我前你后,但有一点你记着!”

        他显得无比慎重地说道:

        “务必保存体力,等我开口叫你,你再出手!”

        对于爹爹吴不二的想法,吴安知自然一清二楚,他这是想要吴安知隐藏实力,在两方力竭时做一只“螳螂”身后的“黄雀”。

        尽管吴安知的性格,不怎么喜欢这种做法,但他也明白,想要在仙盟跟阎狱“嘴里”抢下这份功劳,也只有这种法子了。

        “别怕。”

        见吴安知沉默不语,吴不二还以为他是在害怕。

        “放心,等会站在我后面,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爹我定然能护你周全。”

        他少有的语气温和地拍了拍吴安知的后背道。

        “人来了,阵师结阵,其余人待命。”

        也就在他这话刚落音的时候,传音符中传来了李慢带着一丝欣喜的声音。

        吴不二父子的神色跟其他仙盟士兵一样,顿时变得异常严肃跟紧张。

        几乎在收到命令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地将目光看向龙陨之地的入口。

        仙盟选择这个地方作为最终围猎之地,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是因为这里的地势适合设伏。

        第二则是因为,这里是通向暮鼓森更深处仅有的几个入口之一,李云生想要躲入暮鼓森伸出,在其他入口被堵住的情况下,他唯一的选择就是这里。

        片刻后,一阵脚踩落叶的沙沙声忽而牵动了吴安知耳多的神经。

        不光是他,其他人很明显也听到了。

        紧接着,他们便看到一个满身伤痕,衣衫褴褛,目光涣散的少年缓缓地从那入口处走过来。

        少年的模样,跟吴安知猜想那秋水余孽的模样有很大的出入,他原以为对方就算不是凶神恶煞,也至少是体态魁梧的男子,却不想这搅动了十州风雨的秋水余孽,居然是个瘦弱少年。

        破衣烂衫的少年,似乎对于即将到来的危机浑然不觉,步伐不紧不慢,稍显虚弱地往前走着。

        不知为何,看着那少年的模样,吴安知心头有些酸涩。

        只见少年最后一步踏出,踩在松软的落叶上的时候,陈橘的声音忽然“撕碎”了山林的宁静。

        “困兽阵,起!”

        一声怒吼,只见三人飞身落下,砰砰砰三声巨响,手中剑刃直插地面,将少年围在中间。

        一时间剑罡四起,将三人附近的草木绞的粉碎。

        而随着这一声怒吼,仙盟士兵中的那几名阵师已然围拢在少年的四周,一道道无形起劲犹如锁链般从他们手中飞射而出,随即少年便如牵线木偶一般手脚僵直地被吊起。

        当看到那少年被阵师用那无形锁链吊在空中,李慢心头那块大石头才算真的落了下来。

        虽然事情顺利得有些超乎他的想象,但既然对方已经被困兽阵锁住,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于是三人不约而同地提起手中的兵器向那少年走去。

        “把他放下来,我今天倒是要好好瞧瞧,这只能从阎君眼皮子底下逃脱,让我们追了大半个月功夫老鼠长什么模样。”

        得了这么大一件功劳,刘飞言语间满是兴奋。

        几名阵师依言将少年慢慢放到了地上。

        走到进前的刘飞提着他那柄大刀,将少年垂着的脑袋挑起来。

        “我当你长什么模……”

        “痛死我了。”

        刘飞满是讥笑的话还没说完,就只听到面前那少年忽然开口了。

        随即刘飞便看见,那少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露出一对泛着妖异光芒的竖瞳。

        “快闪开!”

        几乎是在看见这对妖异的竖瞳的瞬间,李慢伸手猛地拉住还在发愣的刘飞。

        不过已经迟了。

        众人只见那少年的脸陡然之间一阵扭曲,最后化作了一个硕大的蛇头,那带着尖锐毒牙的大口一口咬向刘飞。

        同一瞬。

        李慢的眼前,一道道犹如落叶般的符箓从天而降。

        “嘭”的一声,这一道道符箓同时炸开。

        一热一冷两团气流从这些符箓中射出,最后化作了一团团浓雾将整个龙陨之地笼罩其中。

        “我们被……算计?!”

        浓雾之中,李慢有些发懵地站在原地。

        “啊!”

        也就在他迟疑的这一刹,一道道惨叫声穿破浓雾传进他的耳中。

        “竖子敢尔!”

        就在他茫然无措之际,陈橘那沙哑而浑厚的声音犹如炸雷般响起。

        “无耻鼠辈,给老子滚出来!”

        伴随这陈橘这声咆哮,一道剑气犹如飓风般,“轰”地一声炸开。

        这股刚猛无匹的剑气,直接将这股浓雾震散。

        “谢谢,陈老……”

        看着散去的浓雾,茫然无措的李慢总算是缓了过神来,可他嘴里的“老”字刚一出口,目光看向陈橘的方向的时候,快要吐出喉咙的话却被生生地咽了下去。

        只见,就在陈橘挥剑劈散雾散之际,一个少年的身影,犹如鬼魅般从树林的上方飘然落下,恰好落到陈橘的头顶,时机恰好卡在陈橘剑势未收之际。

        只听,咔嚓一声,那少年一手按住陈橘的脑袋,一手托住他的下巴,干脆利落地一拧,陈橘的脑袋便如那树上的果子般掉落下来。

        甚至连出声提醒的时间都没给陈慢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