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影子

第三百六十八章 影子

        不过,就在下一刻,吴不二手中的刀连同脸上的笑意一起僵住了。

        他只看到,那原本抱着头蹲在地上颤抖着的少年忽然转过了头来看着自己,一对眸子里闪烁着妖异光华,目光中的神色就如同进食中被打扰的野兽一样。

        而当他从这短暂的惊愕中醒来之后,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全然不受控制了,无论他怎么用力手中的猎刀就是无法砍下去。

        “妖术?!”

        吴不二虽然修为不济,但眼力跟经验还是有的,很快就明白过来,自己这是被那传闻中的妖术控制住了身体。

        不过一般人神魂被控制后的惊慌失措不一样,此时的吴不二却是没有半丝的惊慌,当他发现自己的嘴巴还能说话的时候,顿时一口唾沫吐向李云生道:

        “呸!你这孽贼,放着好好地人不当,去做妖,端地可怜又可笑!”

        这吴不二似乎是预料到已无翻身的机会,颇有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对于吴不二那歇斯底里的谩骂,李云生就像是没听见一样,慢慢地站了起来。

        他没有看面前的吴不二,而是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吴安知道:

        “我放了他,你放了它。”

        他先是指了指身前的吴不二,再指了指渔网中的蛇男吕苍黄。

        很显然李云生没心思跟这些人纠缠下去了。

        “好。”

        闻言吴安知面色平静地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此时的局面,居然让吴安知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说着就收回了手中的铁剑,示意蛇男可以走了,不过为了防止蛇男的反抗,他没有除掉蛇男身上的渔网。

        这一点李云生到没有在意。

        只不过为此多看了那吴安知一眼,因为他没想到对方答应得如此干脆。

        相比答应得很干脆的吴安知,吴不二则显得暴跳如雷:

        “你这个贪生怕死的蠢货!谁让你放人的?不准放!”

        “你这不孝子,早知如此,我真应该在你娘亲生你的时候就把你掐死,也好过你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似乎是觉得吴不二的声音太过呱噪,李云生眉头一皱,直接动用神魂之力让他闭嘴了。

        对于这种修炼根基薄弱的俗人,李云生想要控制对方的神魂跟身体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这对猎人父子的那套东西在李云生看来,或许在狩猎妖兽身上还算管用,但对经历过秋水那一战的他而言,没有半点伤害。

        甚至他们的这一套东西,跟当初何不争教他的比起来,简直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眼见蛇男一脸沮丧地走到他跟前,李云生便没有再去理会身后的那对父子,收起附在吴不二身上的神魂看也不看一眼转身就走。

        “爹,我们回家吧。”

        吴安知看着木然地站立在原地的吴不二,满脸恳切地说道:

        “那上等人的世界,不是我们能够搀和的,我们父子俩勤快些,日子照样能过好。”

        他边说着边朝吴不二伸出了手。

        不过吴安知的却只是摇摇头。

        他那花白的头发,跟满是褶子的黝黑面庞,在日光的映衬下满是决然之意。

        然后就只见吴不二猛地转身如同一头猎豹一样扑向离他不过几步远的李云生,双手如同铁钳一般死死地抱住李云生,然后转头朝吴安知大吼道:

        “强弩,射过来,不用管我,知儿!杀了他你就能出人头地!”

        “快啊!朝我这里射!”

        “砰!”

        可就在吴不二说出这句话之后,一道道细密的剑气从李云生身上透体而出,无数道细小的剑气瞬间贯穿吴不二的身体,他那对抱住李云生的胳膊甚至被剑气直接切断。

        或许李云生应付李慢这种级别的修者还有些吃力,但绝不是区区吴不二能够拦得住的。

        李云生转头看了眼已经倒在地上,喉咙里不停地发出嗤嗤声响,全身鲜血喷涌的吴不二,再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吴安知。

        此时的吴安知像是石化了一般呆立在原地,他手中还拿着那支还未拉上弓弦的强弩,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李云生脚边躺在血泊中吴不二。

        “不好意思。”

        李云生盯着那吴安知看了许久,最后淡漠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地吐出这几个字。

        说完便跟蛇男一前一后,一步一步地走向龙陨之地的出口,然后消失在幽暗的丛林之中。

        李云生跟蛇男离开之后,也不知道在原地站了多久的吴安知,一步一步,步伐沉重地走到血泊之中的吴不二跟前,他像是浑身脱力了一般直挺挺地跪倒在地。

        “为什么,你为什么还要去追他,你明知道我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吴安知神色如机械一般地开口问道。

        “我……不,不甘心。”

        咕隆咕隆,一个犹如破锣般的声音从吴安知的喉咙里响起。

        说完一句话,一道血柱随之从吴不二的嘴中喷出。

        他的全身经脉血管都被李云生的剑气绞断,只剩下一口怨气吊着。

        “凭……凭什么,我,我吴家,只,只能,做个下等人,只能当个猎户?”

        说到这里,他忽然像是回光返照一样猛地仰起身子,一手抓住吴安知的胳膊,双目圆睁死死盯着吴安知,嘴里吐着血沫嘶吼道:

        “我不甘心啊知儿!答应我,答应我杀了那秋水逆贼,杀了他,让我吴家出人头地!”

        说完这句话,那先前还在他体内游离的几道剑气骤然炸开,直接将他胸腔炸出了一个大窟窿,随即笔直地倒在了地上,临死也双目圆睁。

        吴安知的脸被溅满了血污,已然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唯有他那对原本清亮非常的眼睛,此时变得异常浑浊。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让我做些我不想做的事情。”

        他跪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呢喃道。

        龙陨之地外围,暮鼓森的深处。

        “为什么不杀了那个年轻人。”

        走在李云生身边的蛇男问道。

        “……”

        李云生脚步不停,没有回答。

        “是不是在他身上看到了你的影子?”

        蛇男没有气馁继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