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白鹿

第三百六十九章 白鹿

        面对蛇男的追问,李云生依旧没有回答。

        不过他在往前走出两步之后,忽然垂下了头,停住了脚步。

        “哎,你……”

        李云生突然停下来,让注意力一直放在问问题上的蛇男,一个踉跄险些跟前面的李云生撞上。

        “别跟我说话。”

        等他站定侧身想去看看李云生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异常森冷的声音。

        毫无疑问,这声音正是从李云生的喉咙中发出来的。

        但让蛇男诧异的是,这声音无论从语调,还是音色上听来,跟李云生原本的声音没有一丝相似之处。

        说得惊悚一些,这声音完全来自另外一个人。

        “看样子是神魂消耗过度,怨力反噬了。”

        不过蛇男好歹算是见多识广,一眼就瞧出了其中的端倪。

        “这怨力当真是这世间最诡异之物,居然能重塑修者神魂跟人格。”

        他看着李云生周身那一道道笔直升起的怨力所化的黑气喃喃自语着。

        不过没过多久,他就看到李云生身上这一道道怨力所化的黑气,在开始逐渐变淡,最后一丝不剩地重新敛入李云生体内。

        很显然,李云生这是再一次成功地控制住了体内那有些失控的怨力,还有那由怨力生出的另一道神魂。

        “啧啧啧……”

        这一幕看得一旁的蛇男啧啧称奇。

        “居然有孽因子能够以自身的意志控制住这狂暴的怨力,守住自己的神魂不被吞噬,这一点恐怕比那怨力本身还要来得诡异。”

        这么些天以来,蛇吕苍黄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一幕,但无论看多少次依旧是觉得奇妙至极。

        怨力跟孽因子这两样东西,在普通修者的认知中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存在。

        但对于他这种老怪物来说,却已经是见多不怪了。

        据他所知,对着所谓的怨力,十州的上层修者一直有两种解释。

        一种解释说这怨力乃是,独立于灵气与浊气之外的第三种力量。

        第二种解释则说,这怨力其实就是灵气与浊气融合的产物,乃是天地未开时的混沌之气。

        对于这两种争论,十州上层的这些修者,直到现在都没有停息过。

        抛去这怨力的源头究竟是何物不谈,这怨力对修者的吸引力却是无比巨大。

        因为相比难以炼化且稍纵即逝的天地灵气,这怨力不但能直接为修者所用,操纵各种修真术法,而且一旦与修者融合便能生生不息,不必担心真元的消耗。

        但坏处就是先前所说的,这怨力以人的神魄为食,一面吞噬修者本源神魄,一面重塑出另一个神魄,这样一来修者一个控制不好便足以万劫不复。

        自从断头盟那几个老怪物炼制出怨力这种东西以来,吕苍黄就亲眼见过许多资质上乘的修者因为沉溺于怨力带来的力量而最终失去自我,沦为一具空有躯壳的孽因子。

        所以今时今日,看到眼前这少年居然能几次三番地,以自己的意志控制怨力的反噬,他如何能不敢到惊奇?

        虽然很明显,李云生再一次控制在了怨力的反噬。

        但吕苍黄很清楚,反噬的余波这才刚开始。

        随即,他便看到李云生再次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全身上下不停地抽出了,显然在忍受着极度的痛苦。

        吕苍黄发现,这少年饶是痛到这种地步,居然还是一声都没有吭。

        他没有上前去帮一把的意思,只是如一个素不相识的旁观者一样,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我总觉得,接下来的日子,一定有很多乐子。”

        他嘴角勾起带着一抹邪笑自言自语道。

        表面上他是因为惧怕李云生手中的炼妖瓶所以才甘愿依附于李云生,但实际上让他这个曾经的大妖甘愿俯首的,还是因为他在李云生身上看到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就在吕苍黄这么想着的时候,一阵夹在着几缕兰草清香的爽风从山林间吹拂而来。

        而这阵风拂过蛇男额头时,蛇男的脸瞬间落了下来,再也没有半点方才的傲气跟玩世不恭。

        他眼睛睁得大大,一眨不眨地慢慢抬起头,然后朝着这风吹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这前方幽暗的密林深处,一头身形巨大,通体雪白散发着乳白色光晕的麋鹿,站在那头静静地注视这方。

        准确来说,那白鹿的视线落在了李云生的身上。

        虽然隔得这么远,但蛇男却无比的笃定。

        不知为何,面对这头身上没有半点恶意的白鹿,作为曾经大妖的吕苍黄居然有了一种发自血脉本源的恐惧。

        但吕苍黄的血脉在妖族之中可没有几支能压得过他,所以此刻这头白鹿能在血脉之上令他感到恐惧,这很不寻常。

        紧接着,吕苍黄看到,这白鹿不再只是凝视着这边的李云生,而是高昂着头,抬脚迈着优雅的步子,一步一步朝着两人这方神态自若地走来。

        而它的脚没一次踏在地面上,地面上那原本枯萎的落叶跟野草野花都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等它来到两人面前时,身后那一大片原本都是枯枝败叶的林地,此时已经变成了芳草萋萋的绿地。

        “好强的……妖力。”

        额头上布满了豆大汗珠的吕苍黄在心里愕然地惊叹道。

        就算是以他的见识阅历,拥有如此庞大妖力的妖兽,在如今的十州也是屈指可数的。

        而随着这巨大的白鹿来打身前,他的头也不自觉地低了下来,纵使高傲如他,在此刻也没觉得有任何屈辱,因为这完全是一种来自血脉传承的敬畏。

        “这难道是……暮鼓森的……山……山主?!”

        忽地,蛇男吕苍黄心中出现了这么一个念头。

        于是他强忍着心头的畏惧悄悄地将头抬起来了一点,然后他眼角的余光便瞥见,那头身形巨大的白鹿此时正一动不动地站在李云生跟前,而剧痛中的李云生则依旧只是抱头颤抖着,对眼前的一切浑然不觉。

        就在下一刻,他忽然看见那白鹿忽然底下了头,像人一样用自己的脑袋,轻轻地在李云生头上触碰了一下。

        只是一下。

        吕苍黄发现那原本蜷缩在地的李云生忽然停止了颤抖,整个人一动不动地倒在了地上,像是熟睡过去了一般。

        而随后,那白鹿重新昂起了头,像是根本没有看见身旁的吕苍黄一般从他身侧优雅地走过。

        看着白鹿离开,吕苍黄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倒在了地上。

        还没等他仔细地去回味刚刚那一幕,一声声犹如鼓点般的沉闷声响在山间响起。

        “鼓声?”

        听到这声音,吕苍黄先是一愣,继而身子猛地站直道:

        “暮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