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怨力

第三百七十一章 怨力

        恍惚间,吴安知只觉得,吴不二那张黝黑枯瘦的脸出现在了那团篝火中,他满是失望地看着吴安知。

        吴安知面无表情地闭上眼睛然后摇了摇头,等他再睁开眼睛时,那张脸已经消失在篝火之中。

        一股怅然若失之感从吴安知心头涌出,他刻意避开那团篝火,视线在洞中百无聊赖地移动着。

        随后,他的目光停在了刘飞腰间的酒壶上。

        几乎是本能地,他伸手将那只酒壶摘下。

        而当他准备拿开酒壶上的木塞的时候,一直处于龟息状态的刘飞忽然猛地睁开了眼睛。

        “那不是你该碰的东西。”

        刘飞怒视着吴安知语气虚弱地道。

        边说着,他边冲吴安知抬起手,示意对方把酒壶换回来。

        “……”

        闻言吴安知皱了皱眉,不过也没有多想,就准备还回去,可就在这时只听那刘飞有些急促地骂道:

        “磨蹭什么,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要不是被你们拖累,我早就将那秋水余孽给杀了!”

        “没用的废物?”

        吴安知伸出去的手忽然停滞在半空,然后面无表情地收了回来。

        要是在以前,对于这类的话,他可能也就当成是耳旁风了。

        但是今天,此刻的心境之下,这句话就像是导火索一样,将吴不二死后他心中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彻底点燃了。

        “你好像很在意这个酒壶。”

        吴安知看了眼刘飞然后晃了晃手里的酒壶。

        “这里面装的不止是酒吧?”

        他问道。

        因为刘飞那有些过于激动的情绪,其实吴安知第一时间就已经回想了起来,这壶酒里面可能混杂着某种灵药,因为先前在围捕那秋水弟子的过程中,他就亲眼看到刘飞喝了一口这酒壶中的酒过后,实力陡然间暴增的那一幕。

        “我劝你老老实实的给我拿回来。”

        刘飞语气有些缓和地说道。

        吴安知神色的变化,刘飞也看在眼里,若是在往常时候,他当然不用在乎,但此刻他伤重未愈,冷静下来的他并不想激怒眼前这个人。

        “我如果不呢?”

        吴安知脸上露出了以前从未有过的狡黠神色。

        “好,我告诉你那里面是什么。”

        吴安知愈发明显的变化,让刘飞彻底冷静了下来,一个人性格出现如此大反常,往往意味着他接下来的举动,很有可能跳出原有理性的范畴,甚至跳出“人”的范畴。

        “那里面的酒水,被我搀了‘怨力丹’,这东西我一天也就能喝一口,你一个凡人碰不得。”

        他语气带着劝诫道。

        刘飞并没有撒谎,这酒壶中的确被他放了怨力丹,这怨力丹乃是仙盟灭掉断头盟后,得出来的一个炼制怨力的方子,这东西正如他所说,是不能多服的。

        “怨力丹?”

        吴安知眉头一皱,他并没有听说过怨力丹。

        “你应该听说过灵气跟浊气,这怨力是介于灵气跟浊气之外的一种力量,怨力丹就是它的凝结之物。”

        刘飞一面尝试着调息体内真元,试图慢慢地激活身体的机能。

        “吃了能让你们修者实力大涨?”

        吴安知继续问道,他先前见识过刘飞服用过后的效果,这算是明知故问。

        “没错,在短时间内,它足以媲美任何补充灵力的丹药,甚至你如果能融合它,它将会在你的体内周转生生不息。”

        刘飞缓缓地答道,他试图多说些话,拖延一下时间。

        而听到这里,吴安知的神色一动。

        “有了这东西,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你们仙盟可以培养大量实力高强的修者?”

        他抬起头盯着刘飞。

        “哪怕是资质不佳的弟子?”

        吴安知郑重地补充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刘飞有些慎重地看了面前的青年一眼,这吴安知的领悟能力,很显然有些超出刘飞预料。

        “若是真能炼制出那完美无瑕的怨力丹的确可以做到,但仙盟目前的这批怨力丹是有瑕疵的,并不是人人都适合。”

        刘飞语调缓慢地说道,目前他体内的真元正在缓慢地在经脉中流动着,一点一点地在打通闭合的经脉跟僵硬的身体。

        “如果不合适,会有什么坏处?”

        吴安知晃了晃手中的酒壶神色淡漠地问道。

        “轻则修为全失,重则人非人、鬼非鬼,变成一头嗜血发狂的怪物。”

        刘飞冷冷地看着吴安知道。

        他之所以没准备隐瞒,是因为在他看来,但凡眼前这年轻人有点判断力都不会去碰那东西,而且就算他喝了,一个修为低浅的凡人服下怨力丹的下场可能比他说的更惨。

        所以他要做的只是问道眼前这年轻人的情绪,至于他会不会喝那融了怨力丹的药酒,他根本就不在意。

        “还是给我吧,那东西对你没用。”

        刘飞缓缓地抬起手,他看似好心劝慰,实则是在试探手臂上被真元冲开的经络。

        “嘭!”

        “咕咚咕咚……”

        还未等刘飞的手抬起,他便听了一声熟悉的酒壶木塞拔开的声音,然后就看到面前那年轻人仰起头将他那一壶融合怨力丹的药酒一饮而尽。

        “你疯了!”

        刘飞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虽然他知道眼前这年轻人已经是必死无疑,但怨力丹的未知能力,还是让他不由自主地警觉了起来,紧张之下准备一口气将全身的经脉强行冲击开。

        “不疯魔,不成活。”

        饮下这壶酒的一瞬,吴安知原本清澈的眼瞳骤然浑浊,他目光森寒地看着刘飞然后狞笑道:

        “对吗?”

        这话才出口,吴安知就感到一股猛烈的灼烧感从自己的每一寸肌肤上传入脑海。

        一条条怨力组成的黑色细线,从他周身龟裂肌肤的裂缝中伸出,笔直地往上飞着。

        “啊!!!”

        面容扭曲的吴安知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脖子,一声声低沉且沙哑的哀鸣从他喉咙着发出,高大的身体僵直地倒在地上,浑身的骨骼像是折断了一般,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扭曲翻滚着。

        他看起来正遭受着一股常人难以理解的痛苦。

        “早就说了,这不是你们这些人能喝的东西。”

        已经能站起来的刘飞一把从地上抓起酒壶,眼神中满是轻视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