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疯魔

第三百七十二章 疯魔

        “还是让我送你一程吧。”

        他嘴角勾起,从腰间抽出自己佩刀。他自然没他说的那么好像帮吴安知解脱,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少些麻烦,毕竟被怨力的反噬的人哪怕是修为不强,等他们成长起来也不那么好对付。

        说着他提起手中的长刀,手起刀落,一刀朝着吴安知的脑袋砍去。

        “嗯?”

        不过他这一刀却意外地砍空了。

        只见那被怨力吞噬的吴安知忽然脑袋扭曲到反面,身子如同螃蟹一般四肢撑地,异常灵敏地躲过他的这一刀。

        而等惊愕的刘飞醒悟过来准备再补一刀的时候,那原本在地面爬行的吴安知眨眼之间站立了起来,完完全全恢复原本的模样,除了周身那浓稠如墨的怨力。

        “原来,这便是你们这些修者喜欢追求强大的理由。”

        双瞳漆黑的吴安知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勾起一脸享受地说道。

        “你居然……真的融合了怨力?!”

        刘飞有些难以置信。

        “我不信!”

        他猛地一咬牙,手中长刀如电一般劈向吴安知。

        “砰!”

        刘飞的刀还没碰到吴安知,吴安知的手便按住了他的脑袋,猛地撞向身后的岩壁,引得山洞一阵震颤。

        “你!……”

        “砰!”

        被吴安知用手按住脑袋的刘飞只觉得受了奇耻大辱一般想要破口大骂,然后再次被吴安知用手猛地撞在岩壁之上。

        “砰!”

        “砰!”

        “砰!”

        没有给刘飞再次开口的机会,吴安知按着他的脑袋机械地往岩壁上撞击着,一直到手中那颗头颅变成了红白相间的血糊。

        “好饿……”

        看着手中那血污,已然没有了半丝原本意识的吴安知忽然贪婪地舔了舔嘴唇,然后目露凶光张开嘴巴,如何野兽一般发出“呜呜呜”声一口咬向面前刘飞的残躯。

        翌日。

        终究是没赶上暮鼓森山门关闭之时出山的李慢终于回到了这里。

        他顺着血腥味发现了这个小岩洞。

        而后便看到极其血腥的一幕:满是血污的岩洞内,两具已经只剩下白骨的尸体躺在那里。

        从那尸体的残余部位,李慢一眼便看出那是刘飞跟陈橘,再看二人身上的物品都被搜刮一空,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一个名字。

        “吴安知!”

        陈橘目眦欲裂地一声怒吼。

        声音震得山间飞禽四散而起。

        ……

        时间拨回到暮鼓之声刚开始响起的那一刻。

        在暮鼓森另外一头,从昏阙之中醒来的李云生开始跟蛇男吕苍黄继续赶路。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吕苍黄追着李云生的脚步有些气恼道:

        “不能再往前走了,这鼓声一停,山门就要关上了,再开就要等到十年后,你不赶快出山还往里面走,这不是找死吗?”

        “就算我能在这鼓声停歇之前出山,你觉得阎狱跟仙盟的人能让我我逃出狮子口吗?”

        李云生神色泰然地摇头道。

        “总有一线生机。”

        李云生的冷静让吕苍黄有些吃惊,不过他依旧嘴硬道。

        “是你的话或许有,但我不行。”

        李云生依旧径直往前走着。

        “不好意思,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宁可在这里关十年,也不能拿性命涉险。当然,暂时也不能放你走。”

        他补充了一句道。

        吕苍黄顿时别李云生这一番有些直白的话噎得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一直撺掇李云生出山,自然不是真的替李云生着想,他只是想着借外面阎狱跟仙盟的手除掉李云生,让自己重获自由罢了。

        “那你现在准备去哪?暮鼓森可是只有一个出口,你再怎么往前走也是徒劳。”

        吕苍黄道。

        “飞来峰。”

        李云生道。

        “莫非你准备翻过飞来峰逃出暮鼓森?”

        吕苍黄先是有些讶异继而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道:

        “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不能爬上飞来峰,更加不可能翻过飞来峰。”

        李云生没有理会吕苍黄,只是继续赶路。

        他之所以去飞来峰,并不完全是因为想要从那边逃出暮鼓森,更多的还是因为杨万里将他送到暮鼓森时,给他脑海中灌输的那幅巍峨山峰的画面。

        这画面中的山峰不是来自别处,正是暮鼓森最北面的飞来峰。

        他想要弄明白,为何杨万里临走时要给他看这幅画面。

        所以他决定去亲眼看看。

        ……

        暮鼓森山门提前关闭这件事,几乎在山门关闭后没过多久,就已经传到了阎狱跟仙盟。

        表面上,仙盟因为还在收拾十州的残局,对付那些像是开元宗这样负隅顽抗的宗门,所以对于这件事情表现得格外平静,不过对于追捕暮鼓森中秋水余孽悬赏的奖励,他们直接翻了一倍,算是表明了坚决肃清那些不听话宗门势力的决心。

        而阎狱基本上跟仙一样,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异动。

        所以在普通人眼中,暮鼓森山门提前关闭只不过是一件极其寻常的事情。

        但实际上,就在暮鼓森山门关上的那一刻。

        阎狱的阎君,还有曹铿的老师,已经来到了暮鼓森的山门外。

        “没想到,妖族终究还是没有站在我们这头。”

        笼罩在一层鬼雾之中阎君淡淡道。

        “是啊,可惜了。”

        老人叹了口气道。

        暮鼓森提前封山在寻常人眼中不算什么,但这两个人不可能不知道,以山主在妖族之中的地位,暮鼓森山主提前封山,也就意味着妖族在这次仙盟与宗门的争斗中,最终还是站在了宗门的一方。

        仙盟跟阎狱如此大张旗鼓的进山追捕,其实也就是在闭着妖族表态。

        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结果有些差强人意,妖族居然选择了弱势的宗门一方。

        “也好,少一方分这杯羹。”

        阎君微微一笑。

        “只是此种局面,不知道是不是会影响棋圣大人您的这盘棋?”

        他问道。

        “无妨。”

        弓着身子的老人笑着摆了摆手。

        “如今天道重新落子,十州局势已然重归混沌,小小的妖族搅不起什么风浪。”

        他一脸自信道。

        “那这里面的那秋水余孽,棋圣大人您有何打算?”

        阎君指了指面前的暮鼓森。

        “既然暮鼓森只准进不准出,那我们便不停地送人进去便好,总能抓住他。”

        老人道。

        “你就不担心,万一出了什么变故,非但没杀了那小子,反倒是把他给喂肥了?”

        阎君道。

        “鲜血只能喂养出没有心智的魔头,而这种没有心智的东西,从来就不足为虑。你我就好好看着秋水这最后的血脉沦落为一具只懂杀戮的傀儡吧。”

        老人呵呵一笑道。

        这笑声让阎君都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

        恐怕没人能想到,这个看起来没有任何修为的干瘦老人,实乃是这十州少有的几个,能让他阎君感到畏惧的人。

        除了仙盟之盟主曹铿老师这个身份,这老人还有另一个身份——棋圣张天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