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万恶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万恶

        从龙陨之地穿行到暮鼓森极北的飞来峰,花了李云生整整七天的时间。

        一来因为受伤的缘故脚力变慢,二来这暮鼓森的面积之大远远超出了李云生原本的想象。

        而且这一路上并不怎么太平,仙盟跟阎狱还有十州那些散修的追击一直都没有断过,好在李云生一直很沉得住气,面对这些追击一直表现得理智而冷静,所以就算是重伤的情况下也能依据地形规划处应对策略。

        这一点看得一旁的吕苍黄也是惊叹不已。

        他发现相比初见时的青涩,这少年不过几个月的时光已经变得十分的老辣,特别是在杀人这件事情上。

        无论是人是妖还是魔,对于残杀同类这件事情,杀得多了要么表现得很畏惧,要么沉溺其中。

        可吕苍黄发现,这少年自始至终都表现得有些超然物外,好似死在他手中的这些修者跟林中的草木没有任何区别。

        即不过分悲悯,又不深陷其中。

        “这难道也是通明道心的好处?”

        看着李云生伸手接过从一具尸体上飞起来的食梦蝶,吕苍黄不解地自问道。

        不过李云生本人则没有吕苍黄想的那么复杂。

        他对这些人没有悲悯更没有憎恶,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遵从师父的临走时的遗愿好好活下去,既然这些人不想让他好好活下去,他便想办法将他们像那脚下荆棘一样劈开。

        仅此而已。

        “这些阿猫阿狗的记忆拿过来有什么用?有这个功夫,我们早到飞来峰了。”

        看着李云生手中的食梦蝶,吕苍黄有些不满道。

        这一路上,李云生除了拜托这些人的追捕,另外一件事情就是用食梦蝶不厌其烦地一个一个吞噬这些人的神魂盗取他们的记忆。

        “有用。”

        李云生将食梦蝶收起淡淡地说道。

        正如他所说,就在昨天他通过食梦蝶从阎狱的一名鬼差的记忆中,找到一丝关于师父杨万里的踪迹,虽然不能确定师父此刻身处何地,但李云生至少知道他还尚存一线生机。

        不过他并没有跟吕苍黄详细解释的意思,说完继续往前走。

        现在他们已经远远地能够望见飞来峰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想透过这些蛛丝马迹,找到关于阎狱跟仙盟的情报吗?”

        吕苍黄不屑道:

        “可是你要知道,真正有用的情报,都掌握在仙盟跟阎狱那些高层的手中,这些人的记忆你窃夺再多也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对于吕苍黄的话李云生并没有反驳的意思。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觉得吕苍黄说的没错,但是现在的情形已经不是他能够挑三拣四的了,他必须从这些看似无用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中抽丝剥茧找到有用的情报。

        杨万里将他送到这里,就是为了给他一段相对安稳的时间,他必须趁这段时间掌握足够多情报,这样日后才有点胜算。

        “从龙陨之地逃出来之后,我看你这一路上,就一直没怎么用过真元,你想干什么?”

        吕苍黄一面跟紧李云生的脚步一面问道,这一路上李云生应付这些修者的方法,多是来自何不争杀人手段,还有白云观学的打虎拳跟行云步,再也没有动用过那怕一星半点的剑气。

        “对付这些人不需要。”

        李云生淡淡地回答道。

        “嘿嘿……”

        闻言吕苍黄满脸狡黠地一笑。

        他其实是明知故问,因为李云生的目的很明显——他在养剑。

        这种藏着锋芒闭而不出的做法剑修中间很常见,为了让自己的剑术突破到下一个境界,一些剑修会选择封剑数十载积蓄剑意最终一举突破,当然这也有坏处,很多剑修养剑不成反而从此一蹶不振,毕竟剑不用是会钝的。

        吕苍黄表面上虽然笑得轻松写意,心里却是在暗骂:“真是妖孽,你才多大就开始养剑。”

        骂归骂,但他心里对眼前这少年的好奇愈发地强烈了起来,他有预感,这少年从暮鼓森走出之时,可能就是十州大乱之日。

        作为一个喜欢看热闹的妖,作为一个热衷于暴虐狂欢的妖,他对脑海中即将到来的画面十分地期待。

        “不过话说回来,你有没有发现,追我们的那些人渐渐的少了很多。”

        吕苍黄的嘴似乎一刻也停不下来。

        “而且前两天,我发现了一具被啃得干干净净的尸体,我看那牙印不像是凶兽的,反倒像是人的。”

        他接着道。

        不过说到这里的时候,李云生的脚步突然停下来了,吕苍黄嘭地一声装了上去,那感觉就像是撞在一块铁板上一样。

        “你……”

        他刚准备发火,但抬起头后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却让他一脸愕然地闭上了嘴巴。

        “飞来峰。”

        没错眼前正是隐藏在暮鼓森极北处的飞来峰。

        这是一座无论二人头仰得有多高也望不到顶的山峰。

        相较于它的高,让两人动容的还是从那山峰之上,如清风一样迎面拂来的一道道霸道无匹的罡气。

        两人距离这飞来峰足有四五百米,但这一道道从山体上吹来的霸道罡气却像是拳头一般,一拳一拳地击打在两人的胸口。

        或许是因为这罡气的缘故,这飞来峰周遭四五百米的区域光秃秃地没有任何草木。

        “这哪里是山,这分明是一件神器……”

        看着这座高耸入云端的石山,吕苍黄咽了口口水道。

        他虽然久闻飞来峰之名,但亲眼见到还是头一遭,饶是他这种见过世面的人,今日看到此山也不由得如此感慨。

        “或许真的是一件神器。”

        李云生目光灼灼地盯着眼前飞来峰。

        这飞来峰跟他周遭一样没有任何草木,完完全全是一座石山,石山之上那不时闪现的一抹抹光华显而易见就是那传说中的禁制。

        不过吸引李云生目光的却不是这些禁制,而是刻在石山之上,那一张张“脸”!

        只要仔细看去,不难发现,整座飞来峰上都雕刻着一张张神态各异的“脸”。

        “我原以为那传言不过是夸大其词,现在看来我当真小看太古时代的修者。”

        吕苍黄那张玩世不恭的脸此时格外的严肃。

        “何出此言?”

        李云生不解地问道。

        “这飞来峰又叫万恶峰,传言太古之时一位大修,曾经用这座山封印了魔族万名恶徒。”

        吕苍黄看着飞来峰上那一张张“脸”声音有些颤抖道。

        闻言李云生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道:

        “我现在终于明白我师父为何拼死也要把我送到这里来了。”

        “嗯?”

        吕苍黄好奇地看着李云生。

        “他送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帮我躲避阎狱跟仙盟的追杀。”

        李云生抬起手指着眼前的飞来峰道:

        “他是想让我跨过这飞来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