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自私

第三百七十四章 自私

        面对阎狱跟仙盟的围堵,想要从暮鼓森逃出去,某种意义上来说翻过这暮鼓森的确是最后的一条路。

        首先,暮鼓森正常的出入之地狮子口,想要从那里出去先不说出口被提前关闭这件事情。

        就算这出口未曾关闭,想也不用想那里肯定有着许多真人境甚至真人境以上修为的修者看守,不提仙盟跟阎狱的人,现在十州因为这悬赏一些散修高手跟宗门修者,现在都在暮鼓森外围伺机而动,等着李云生出来。

        先不说李云生此时已经重伤,哪怕是真的在这暮鼓森修养个十年,恐怕他自己都没有把握从暮鼓森的正门出去。

        要是徐鸿鹄让给他的那口真灵之气还在,或者这十年暮鼓森中有什么机缘能让他将体内的麒麟骨全部填满,或许他还敢冲去去搏上一搏。

        所以只要认真地考量一下,就不难发现狮子口的这条出山之路,基本上可以说是被堵死了。

        而暮鼓森东面跟西面是两处天堑,除非你想不开,否则不可能有人会去那两个地方。

        于是乎,就只剩下飞来峰了。

        如果从追兵围剿的角度考量,飞来峰的确是李云生最好的选择。

        因为一来,他们相信绝对没有人能够翻过这座飞来峰,越是境界高深的修者越是无比确信,因为他们就算是站在狮子口,也能感受得到这座山峰之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浓烈的恶意,哪怕是强如阎君也对这座飞来峰保持着一定的敬意。

        二来,这飞来峰的后面便是连接着元洲跟瀛洲,大名鼎鼎的“枯海”。

        这枯海自然不是真的海,而是一片由滚滚黄沙组成的大漠,他是瀛洲通往炎州一道天然的屏障,任何妄想穿过枯海的人都会被其吞没,能不能活下来,真的只能看天意了。

        对于仙盟跟阎狱的人来说,即便是万一让李云生从飞来峰逃出去了,他们也并不担心找不到他,只要李云生没有逃出完全被他们控制的瀛洲,便会一直处于他们的“视线”之中。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取决于,李云生能够翻过这座飞来峰。

        在蛇男吕苍黄看来,这比直接面对阎君都要难。

        所以李云生说,杨万里将他送到暮鼓森的目的,是为了让他翻过这座飞来峰,在吕苍黄觉得十分的荒谬。

        “我原以为我是这世上最大的疯子,没想到你们师徒远胜于我。”

        看着李云生望向飞来峰那带着几分贪婪的目光,吕苍黄冷笑道。

        李云生却是没有理会他,依旧目光灼灼地望着眼前的飞来峰,他那有些贪婪的目光像是要将这座飞来峰一层一层地扒开一样。

        在他看来如果不是杨万里临走前的那几句叮嘱,或许他此刻看着飞来峰的目光也跟吕苍黄一样,只是一座拦住了自己去路的山峰。

        吕苍黄不知道的是,在李云生眼中,这飞来峰跟所谓的出路完全无关。

        这是他师父杨万里临行前给他出的最后一道题,一道答对了就能出师的题。

        “我觉得你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找找这暮鼓森还有没有其他出口。”

        吕苍黄望着李云生的背影继续道。

        “就算能逃出这暮鼓森又如何?”

        李云生转过头看着吕苍黄。

        “那不过是从一只小点的笼子逃到了一个大点的笼子而已,到头来,你我依旧是这十州的困兽,天道的囚徒。”

        他一面重新转过头望向飞来峰,一面语气超然地说道。

        吕苍黄一直都算不上是个聪明人(若他能聪明一些也不会被玉虚子困了百多年),但此刻李云生的这个看似答非所问的回答他却忽然听明白了。

        “原来你们师徒的目光,从来就不曾在这暮鼓森停留过。”

        吕苍黄神色凛然地暗自皱眉道。

        随即他的目光跟神色逐渐变冷,他发现眼前这少年可能并不像他事先所料的那样好控制。

        不过李云生对于身后吕苍黄的变化全然未察一般,在仔仔细细地端详了眼前的飞来峰许久之后,一直伫立不前的李云生总算是迈出了第一步。

        在迈出这一步之前,由于超出常人的神魂感知能力,李云生刚刚所伫立的位置正是这飞来峰之上那万道恶意的临界之处。

        如果说他刚刚伫立的位置能够感受到的恶意是清风拂面,那么此刻他这一步踏出之后感受到的直接变成了惊涛拍岸,一道道令他感到极其不舒服的恶念,如同浪涛一般地冲他拍打过来,每时每刻都在试图将他彻底的吞噬,成为它们的一部分。

        但每接近这数万到恶意一分,李云生便愈发地能够感受到,师父杨万里让他来到此处的真正用意。

        无论是在俗世的,还是在仙府的时候,李云生一直都在试图成为一个普通而平凡人,有书看,有茶喝,有口饭吃就好,不需要福贵不需要显达,但求安度余生,哪怕这余生只剩下区区二十多年。

        这种想法就算是到了仙府,就算是每日玩命的苦修,也一直深藏在他的心底。

        这并不是因为生性恬淡或者清高,理由只是在他看来“既然我向这上天求索的不多,给予也就不必很多”,一个普通而卑微的小人物的一生必然也是普通而平凡,但他爱这种平凡跟安静,无论生老还是病死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

        这很公平。

        有时候李云生甚至会自恋地为自己这份追求平凡淡薄生活的追求而感到肃然起敬,毕竟人生在世谁会甘于平凡?

        但他此刻想来,只觉得无地自容。

        自己追逐的这份所谓的平凡而淡薄的生活,全部得益于他人的庇护。

        在俗世的时候如果不是父亲李山竹挡在他面前,他哪里有机会安坐于凉亭内?

        在秋水之时,若不是师父杨万里,师兄张安泰、李阑、李长庚的保护,如果不是秋水一众老人挡住了山外的风雨跟恶意,他哪里有机会安居于后山小木屋?

        这份平凡的追求,非但算不得高尚,而且极其自私。

        “嘭!”

        李云生神色毅然眼神坚定再次朝着飞来峰踏出了一步。

        没有了父亲,没有了白云观,没有秋水的庇护,从今天开始李云生将真正地直面这时间的恶意。

        这飞来峰,便是他冲出襁褓的成人礼。

        ……

        李云生一连脚步承重地往前走了几十米,山间顿时风声鹤唳。

        领地被侵犯,这飞来峰开始“发怒”了。

        冷着脸的吕苍黄刚想出声提醒,却只见李云生恰如其分地在这飞来峰“暴怒”的临界点停下了脚步,随后啪地一声身形端正地直接坐在了地上,然后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这座飞来峰。

        这一山一人好似极有默契一般地“安静”了下来。

        “你那么盯着他,难道是想让它给你让路?”

        吕苍黄调笑了一句。

        但他笑归笑,眼神却愈发严肃了起来,很明显并不是谁都能能在飞来峰的“领地”安然坐下。

        不过令吕苍黄有些意外的是,李云生的这一坐就是一个月。

        一直到一批在暮鼓森中聚拢起来的散修发现了他们,李云生才从他那像是发呆似地与飞来峰对持的状态中醒过来。

        但当两人解决了这批修者换了一个地方的时候,李云生再次走到先前距离飞来峰相同的位置坐下。

        李云生的这种状态,吕苍黄有时候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被飞来峰侵蚀了神魂,可当他感受着李云生周身汇聚起来的那愈发浓郁地天地灵气,还有一天比一天强大的神魂时,他发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实。——李云生在借助飞来峰的恶意在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