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重逢

第三百七十七章 重逢

        “你是说,最后是陈宗主帮你挡住追捕你的人,然后这柄剑带你逃了出来?”

        默默地听了陈太阿大概半个时辰有些语无伦次的倾诉,已经重新把破庙收拾出一块空地的萧澈面无表情地坐了下来,然后趁势打断了陈太阿。

        “是的。”

        陈太阿神情低落地回答道。

        “鸦九带我飞了一天一夜,灵力耗尽直接掉了下来,没想到这么巧,居然在这里遇到萧澈哥哥你!”

        陈太阿黯淡无光的眼睛中终于有了一丝神采。

        闻言萧澈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陈太阿怀中鸦九剑上,他可不认为这是巧合。

        在从昆仑府前往秋水的漫长路途上,他爷爷萧长歌几乎将他知道的一些十州秘辛全部当做故事讲给了他听。

        这其中就有鸦九剑。

        萧长歌关于鸦九剑的故事虽然不是很精彩,之所以萧澈到现在还记得,那是因为鸦九是十州绝无仅有地一柄“妖剑”,这柄剑跟那些先有剑后有神的灵剑不同,这柄剑据说最开始就是十州一头大妖所化。

        所以陈太阿口中的巧合,在萧澈看来极有可能是这“鸦九”搞的鬼。

        “不知道我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逃出来。”

        不过就在萧澈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陈太阿开始自言自语一般继续倾诉了起来。

        萧澈从来就不是会安慰别人的人,于是他自顾自地开始干起了自己的活。

        他先是用匕首在空地上挖出了一个浅坑,然后将旁边早就准备好的干柴整齐地摆放好,最后用积蓄了一道真元食指在一片干柴上轻轻一划,那片干柴瞬间被点燃。

        “萧澈哥,你说我爹能逃出来吗?”

        一旁的陈太阿一脸担心地询问道。

        此时的萧澈正在用那根点燃的干柴艰难地将整个柴堆引燃似乎无暇顾及陈太阿的提问。

        “我爹那么厉害,肯定能逃出来的对吧?”

        “以前也有过几次别的门派来寻仇,每次都被我爹轻松的赶跑了。”

        没有得到萧澈回应的陈太阿于是接着凑到萧澈跟前。

        而被烟呛得半眯着眼睛的萧澈偏过头继续引火。

        “你也看过我爹跟你爷爷比试,我爹很厉害对吧?”

        陈太阿则不厌其烦地挪动身子在萧澈身后追问着。

        终于,整个小柴堆都被点燃了,阴暗的破庙瞬间亮堂了起来,萧澈带着一丝欣慰的笑意长吁了一口气。

        似乎对自己作品很满意的萧澈一边满意地冲这火堆搓了搓手,一边头也不回地开口道:

        “你爹没逃出来,他已经被抓了。”

        “被,被抓了?!”

        萧澈只是一句话就把一直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陈太阿弄得“噎住”了。

        愣了几秒之后他猛地摇头道:

        “不可能,我爹肯定能逃出来,就算我二叔四叔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没人拦得住他。”

        说完他那一对明亮的大眼睛还死死地盯着萧澈,似乎是想要对方收回刚刚那句话。

        “他再强,也是一个人。”

        萧澈淡淡道。

        “但是,但是……”

        没等陈太阿继续分辨,萧澈站起了身走到破庙外,用匕首将抓来的海鱼利落地去鳞去内脏然后洗净。

        而陈太阿没过多久也跟着来到破庙外,双眼无神地看着萧澈干活。

        “都怪我,要不是我,我爹也不会专门,回来救我,这些人肯定找不到我爹爹。”

        似乎是认清了他爹很难逃出来这个事实,他的神情愈发地低落起来。

        “的确,陈叔叔一个人的话,逃出来不难。”

        对于陈太阿的失落,萧澈似乎熟视无睹,甚至还颇为认同他刚刚的说法。

        说着他在破庙门前的一口大水缸旁舀了一瓢水将手中处理好的鲜鱼洗净。

        “你说话,怎么还跟以前一样这么呛人。”

        陈太阿一脸不快地嘟嘴道。

        “不然呢?”

        一只脚抬起刚要跨入破庙萧澈闻言转过头看向陈太阿。

        “难道你还打算让我安慰你一番?然后告诉你这不是你的错?”

        他语气冷冰冰地说道。

        一时间陈太阿再次语塞。

        “你别搞错了,这就是你的错。你若是实力再强一些你或许自己就能逃出来,但你太弱。你若是再聪明一些或许干脆就能识破他们的阴谋,但你不够聪明,你若是再有勇气一些或许可以留在你爹身边同他共患难,但你不够勇敢。所以你必须明白,你此刻的处境,你爹爹的处境,都是你的错,你没办法逃避。”

        说完萧澈便头也不会的走进破庙。

        “没错,都是我的错……”

        被萧澈一口气连珠炮般的话语冲击得愣在原地的陈太阿忽然低下了头。

        他慢慢转过身子一步一步地往山下走去,他那小小的身影很快就被青墨色的山色淹没消失不见。

        对于陈太阿的离开,萧澈自然察觉到了,不过却依旧没有转头,只是默默地将手上的鱼肉一半放进锅里,一半用竹片串号放在火堆旁烤,然后在这间已经没了屋顶的破庙里,默默地坐在地上抱着双膝,眉头微蹙地盯着火堆上跳动的火苗发着呆。

        相比陈太阿,这一年来萧澈的心性已然成长了许多。

        虽然他向来对除了家里人之外的其他人没什么好脸色,说话也总是尖酸刻薄,但刚刚能对陈太阿说出那番话的原因,其实还是再陈太阿慌乱不安不知所措的脸上看到了当初自己的影子,他十分讨厌那个失去理智,极度不安,又十分软弱的自己。

        “唉……这个白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澈忽然头一低,长叹了一口气。

        接着只见他猛地站起身就要往庙外走。

        不过,他才刚转身就止住了脚步,只见破庙的门口一个少年抱着剑咧嘴笑看着自己。

        虽然他笑得很灿烂,但萧澈还是看到了他眼角还未擦干净的泪花,还有眼瞳深处的不安跟落寞。

        “你烤的鱼好香啊。”

        少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径直走进破庙重新坐到了萧澈旁边,然后笑着伸手就要去拿火堆旁的烤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