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妖龙

第三百七十八章 妖龙

        “啪”

        萧澈伸手拍开陈太阿伸向烤鱼的手,然后自己拿了一条放在嘴边咬了一口。

        咬下一口鱼肉之后,他的眉头不经意地皱了一下,随即将手中的鱼递给陈太阿道:

        “算了,送你了。”

        “好啊!”

        陈太阿丝毫不介意被萧澈咬过一口的鱼,十分开心地接了过来,然后长大了嘴巴一口咬下。

        跟萧澈一样,咬了一口鱼肉的陈太阿也立刻停了下来,但让萧澈有些措手不及的是,陈太阿居然“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难吃?”

        萧澈舀了一碗鱼汤小口抿着试图掩饰脸上的尴尬。

        “嗯!”

        萧澈边哭边嚼着嘴里鱼肉边点头。

        “难吃是难吃了点,但还能吃到肉真是太好了,太幸福了!”

        他接着又咬了一口鱼肉。

        “活着真的太好了。”

        咽下口里的鱼肉,他转头看着萧澈带着哭腔说道。

        被关押在石牢的这段日子,不要说肉,就连粥一天也就能喝一碗,所以尽管萧澈这条鱼还带着没烤熟的生腥味,盐也放得有些多,但对陈太阿来说依旧是美味无比。

        “明明活着这么好,我爹为什么要把活着的机会让给我?”

        陈太阿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花问道。

        “大概是因为你爹觉得,你比他的性命更重要吧。”

        萧澈将一小碗鱼汤一饮而尽。

        “我明白了。”

        陈太阿将手中的鱼骨扔进火堆,然后看着萧澈正色道:

        “我的命是我爹爹的命换来的,我爹既然把活下去的机会留给了我,我就一定要给他争口气,我要找到我娘亲,然后替我爹爹报仇!”

        陈太阿能这么快振作起来,没再怨天尤人,没再对已经发生的事情耿耿于怀,这一点让萧澈都有些诧异,想当初他从自责中走出来,也花费了不少时日。

        “但我还是相信我爹还活着!”

        陈太阿很快又补充了一句。

        “相不相信,这是你自己的事情。”

        萧澈白了陈太阿一眼。

        “嘿嘿……”

        陈太阿一声傻笑,然后又从火堆旁拿了一条鱼。

        “你……还是少吃些吧。”

        见状萧澈顿时一皱眉。

        “啊,你也要吃吗?那给你吧。”

        陈太阿还以为萧澈想要吃,于是有些不舍地递给了他。

        “不用了,我喝鱼汤就行。”

        萧澈摆了摆手。

        “对了,萧澈哥,我一直忘记问。”

        陈太阿一边津津有味地咀嚼着嘴里的鱼肉,一边抬头问道:

        “你怎么也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回家了吗?”

        闻言萧澈心头一黯。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心里憋得太久的缘故,他意外地一边喝着鱼汤,一边将自己从秋水到现在经历跟陈太阿说了一遍。

        “萧爷爷的死,难道也是仙盟他们干的?”

        听完这些之后,陈太阿有些义愤填膺地问道。

        “虽然不是他们直接出手,但他们终究是脱不了干系的。”

        萧澈道。

        “那这仙盟还有阎狱就是我们一起的仇家了。”

        陈太阿此时的表情颇有同仇敌忾之感。

        “对了,你刚刚说你在秋水碰到一个白云观姓李的弟子,他叫什么?”

        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地突然问道。

        “怎么了?”

        萧澈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反问道。

        “我先前离家出走去找鸦九的时候,一位秋水门的大哥哥帮了我一个大忙,他正好也姓李。”

        陈太阿一脸兴奋地说道。

        紧接着他又把当日自己一个人跑到一夜城的拍卖会,并且在李云生的帮助下顺利拿回鸦九的事情,有声有色地跟萧澈说了一遍。

        “我是后来跟爹爹说起时才知道,一夜城介绍拍卖物品的卷轴居然很多是用龙文写,我那位李大哥居然还会龙语连我爹爹都很吃惊,说完交到了一个了不得的朋友,还说以后有空定要去秋水拜访一次。”

        他说话时的神色,对那位李大哥的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你那位李大哥叫什么?”

        其实听到这里,萧澈机会已经有了就成把握确定,陈太阿口中的李大哥,很可能跟自己认识的那位是同一个人。

        “李云生!”

        陈太阿把屁股往萧澈旁边挪了挪然后一脸希冀地看着萧澈。

        “怎么哪里都有他。”

        萧澈有些嫌恶地撇了撇嘴道。

        “没想到你真见过我云生大哥了!”

        虽然萧澈没有明确回答,但是陈太阿从他的语气中已经可以确定,萧澈在秋水遇到的那个人就是李云生。

        “你在秋水有没有跟我云生大哥比试?你跟他谁厉害一些?”

        陈太阿兴奋地问道。

        “自然是我要厉害一些!”

        萧澈偏过头哼了一声道。

        “不不不,我觉得你没有云生大哥厉害,我们之前打架你就赢了我那么一丁点,但是云生大哥比我厉害这么多,所以还是云生大哥厉害一点。”

        陈太阿一边说还一边拿手比划了一下。

        “你讨打?”

        萧澈冷哼道。

        “云生大哥比你厉害就是老大,你又比我厉害就是老二,看样子我只能做老三了……算了算了,这样也挺好了。”

        非但没有理会萧澈的威胁,陈太阿反而自顾自地开始给三人排起了大小,好似三人已经拜过把子了一般。

        “白痴,我跟你们才不是一伙的。”

        闻言萧澈唯有冷冷地白了他一眼。

        虽然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并不怎么反感这两个人,而且对于李云生,他一直觉得自己欠他一个人情,尽管只是一笼馒头的人情,但李云生临走时送他的那一笼馒头,的确陪他渡过了最难熬的一段日子。

        “也不知道云生大哥近况如何,之前一直想着去秋水找他玩结果都没去成。”

        忽然,陈太阿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道。

        闻言萧澈皱了皱眉。

        “你还不知道?”

        他问道。

        “知道什么?”

        陈太阿问道。

        见状萧澈想起陈太阿先前说过他这一两个月一直被关在牢中,可能真的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于是直接开口道:

        “秋水在仙盟、阎狱还有魔族的围攻下已经覆灭了,李云生虽然逃了出来但现在的情形并不乐观。”

        于是萧澈将仙盟跟阎狱围攻秋水还有李云生从他们手底下逃脱,最后又被困在暮鼓森的事情跟陈太阿简略地说了一遍。

        “他们绝对抓不住云生大哥,仙盟跟阎狱找再多人进去也没用!”

        令萧澈意外的是听了自己这番话之后,陈太阿脸上只是闪过一丝愤慨,继而无比自信地说道:

        “十年之后他定能平安地从暮鼓森走出来!”

        对于李云生,这陈太阿有着近乎盲目的自信。

        不过萧澈不得不承认的是,不光是陈太阿就连他自己,对李云生活着从暮鼓森出来这件事情也很有信心。

        “萧澈哥,十年之后你我一起去暮鼓森接云生大哥出来如何?”

        陈太阿有些激动地问道。

        “要接你去接,我可没你那么大本事。”

        萧澈将一只竹签扔进火堆里道,他对这个自己都前途未卜,却信誓旦旦地想要十年之后去暮鼓森救人的热血少年有些无奈。

        “十年之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他在心里想道。

        “到时候,云生大哥,你还有我,定要给仙盟还有阎狱那帮人一点颜色看看……”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眼见陈太阿对于十年之后重逢之事越想越远,萧澈不得不岔开这个话题。

        “我爹让我去找我娘亲,他说我娘亲在青丘府,可是他说的那什么青丘府我不知道在哪里。”

        陈太阿有些失落道。

        听到“青丘府”三个字萧澈的表情明显变了,他不由得开始用目光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少年。

        青丘府那可是妖族地界,那里几乎汇聚了十州所有的大妖,陈太阿说他的娘亲在青丘府,那他娘亲岂不是……妖?

        联想到陈太阿手中的鸦九剑,萧澈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萧澈哥你呢,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就在萧澈想得入神的时候,陈太阿忽然问道。

        “我会在这里待到入冬的时候。”

        萧澈回答道。

        “然后呢?为什么要待到入冬?”

        陈太阿好奇道。

        “入冬过后,北海海面冰封,有些平常时候不会出现的东西,会踏过冰封的海面来到这风雷山。”

        萧澈淡淡道。

        “什么东西,对萧澈哥你重要吗?”

        陈太阿问道。

        “一条妖龙,他手里有我想要的东西。”

        萧澈并没有隐瞒。

        “龙??……”

        听到“龙”这个字,陈太阿一时间愣住了。

        “如果运气好,说不定他也知道青丘府位置。”

        就在陈太阿发愣的时候,萧澈又补充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