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异样

第三百七十九章 异样

        大约是在李云生进入暮鼓森中第三个月的一个午后。

        正端坐在飞来峰前的李云生忽然被一阵不太“友好”的凉风吹得从入定中悠悠转醒。

        他木然地转头朝着身后的山林瞧了一眼,只见那原本满山的绿意尽皆化作一片绯红。

        顿时李云生心头一片慨然,只觉时光流逝真如那白驹过隙一般,他记得上次坐下时还在盛夏,这一转身不知不觉中已被这满山浓浓的秋意包裹。

        当然,时间并不单单只是给这暮鼓森披上了秋色。

        此时的李云生,距离近距离直面飞来峰上这“万恶”只差了不过几丈。

        这进度就算是李云生自己也觉得不算慢了。

        相较于一直在他身边旁观的蛇男吕苍黄,对于李云生自己来说,直面这飞来峰上万道恶意,他所想其实很简单,或者说自始至终他所想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该如何跃过这座飞来峰”。

        既然要跃过它,首先便得接近他,所以李云生这才会一步一步地去熟悉这一道道“恶意”,然后一步一步地靠近。

        在同这些恶意对峙的时候,李云生很快便发现,这一道道恶意实则是那被封印在飞来峰上恶人们残余的神魂。

        时逾万载,这些太古时代恶徒的神魂,依旧未被飞来峰上那几万道禁制泯灭,其强大足以让李云生咋舌。

        至于吕苍黄所看到他借助这恶意修炼的事情,这只是李云生抵抗那自飞来峰上射来万道恶意多余产物。

        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在与那一道道“恶意”对峙的过程中,自己的神魂在这般强烈的碰撞之下变得愈发坚韧,隐约之中李云生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可能很快就能摸到“三寂”的门槛了。

        不过有一点却让他感到了一丝丝不安,同样是发生在他与飞来峰中那些残余神魂对峙期间,他时而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那股金色的真元,会在自己入寂之时不受控制地涌出来,然后如同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地一口一口吞噬者飞来峰上那一道道残魂,最后将其转化成那金色的真元填入本已空空荡荡的麒麟骨中。

        这原本是一件好事,但这种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情却又让他感到不安。

        李云生觉得关于孽因子关于怨力自己所知还是太少,这一劫若是能平稳渡过,自己肯定是要把这些东西弄清楚的,否则这东西便是他体内一只随时会发作的毒蛊。

        “这幅身体,至少也得熬到把师父救出来吧。”

        回想起当日在秋水遇到阎君之后身体失控陷入癫狂的那一幕,李云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虽然他到此刻,也依旧能记得当日那一口气吸干整座山峦生机转化做真元灵力的畅快感,但他却丝毫也不想再变成那样一具行尸走肉般的傀儡。

        尽管不安,但在内心深处,李云生却更加坚定,至少对他而言,这暮鼓森的出口就在飞来峰后面。

        一面想着这些,李云生一边拔出腰间一柄长刀,这长刀是前些日子从仙盟士兵手中夺来的。

        但李云生此刻拔刀却不是为了退敌或者杀人,他先是用长刀在自己刚刚坐过地方画了一个圆圈,继而将食梦蝶放出,让那浑身散发着淡淡萤光的食梦蝶,飞落到长刀刀背上,

        随即李云生心念一沉,开始将食梦蝶吞噬的那许多记忆,挑选有用的部分转化做文字,透过手中的长刀在岩石地面上写出来。

        从踏入暮鼓森开始,李云生便开始通过食梦蝶收集仙盟跟阎狱弟子的记忆,从而转化成对自己有用的情报。

        毕竟他对十州的了解,对仙盟阎狱还有魔族的了解都太少了,某种意义上来说在食梦蝶的帮助之下,这座暮鼓森对他而言简直是一座情报的宝库。

        最近这个把月骚扰他的人变少了,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个,他已经从获取的这些情报之中提前预测了好几次对他的围捕计划。

        只不过食梦蝶吞噬的记忆有限,所以李云生必须尽快将它吞噬的记忆释放出来。

        最开始李云生是直接用神魂接纳食梦蝶吐出来的神魂以及记忆,但马上他就发现,直接接纳这些记忆耗费的时间太多不说,还会让他本身的记忆产生混乱,所以不得已他只好以文字作为缓冲将一些有用的情报从食梦蝶中挖出来然后记下。

        “话说,那条蛇最近跑到哪里去了?”

        将食梦蝶中最后一段记忆释放出来之后,李云生端详了一会儿地上那密密麻麻的文字,忽然转头看了看身侧。

        要是以往这个时候,吕苍黄一定会在他耳边唠唠叨叨说个没完。

        边说着李云生边将长刀插回了鞘中。

        “谁?”

        而当他正准备转头的时候,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电光,他的神魂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身后正站着一个人。

        若是寻常仙盟弟子或者阎狱鬼差李云生此刻的表情绝不是这样,因为在这暮鼓森中,他从未感受到过如此狂暴的神魂,这人神魂之中透露出来的杀意简直比那飞来峰上的恶意差不了多少。

        深吸一口气之后,李云生握紧腰间长刀然后猛地一转身。

        “错觉?”

        身后空无一人。

        就算是不远处阴暗的山林间也看不到任何人影,而那股足以媲美飞来峰上恶意的杀意也在他转身之际消散一空。

        不过李云生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觉,就算眼睛会出错,自己的神魂感知一定不会出错。

        “哟,醒了啊!”

        正在这时,吕苍黄扛着一头野猪,一头头开肠破肚的小鹿从山林间走了出来。

        “一惊一乍的干嘛呢?”

        似乎是察觉到了李云生脸上异样的神色,吕苍黄有些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

        李云生摇了摇头,随即放松了身体。

        “马上要入冬了,得备点吃食才行。”

        吕苍黄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拍了拍肩头的野猪跟小鹿笑嘻嘻地说道。

        “嗯,等一下我也出去一趟,再弄些回来。”

        李云生点点头。

        “怎么?今天不面壁了?”

        吕苍黄调笑道。

        “你来时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李云生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道。

        “异样?没有啊,那群人还是一样在林子各处打的要死要活,争抢仙粮跟吃食。”

        吕苍黄道。

        这群追着他们进山的人,仙盟跟阎狱的还好,其余一些被赏金吸引过来十州修者们,早就开始因为食物跟领地大打出手,反倒是将抓捕李云生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这暮鼓森中定然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李云生摇了摇头在心里想道。

        脑海中那道狂暴的杀意一直挥之不去。

        就在李云生跟吕苍黄为入冬做着准备的时候,玄州风雷山山脚那间破庙,此时也正忙得热火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