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章 修葺

第三百八十章 修葺

        “萧澈哥,我们……真的要修这间破庙么?”

        陈太阿有些困惑地看着萧澈。

        “这山下住所有很多,昨天村口的花婆婆还叫我去他家住呢,你我既然只需要待到入冬,何必要白费这许多功夫?”

        他不解地问道。

        这处龙王庙本就破旧,又被他那么一砸,现在连个屋顶也没了,真要修好非得花好大功夫不可。

        “昨天你又下山去了?”

        萧澈没有回答陈太阿的问题,皱眉问道。

        “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许跟山下那些人过多接触吗?”

        他边说边瞪了陈太阿一眼,看得陈太阿赶紧噤声,眼睛左边瞟一眼右边瞟一眼不敢跟萧澈直视。

        “你须得记得,你我跟这些村民不是一路人,过多接触要么害了他们要么害了我们自己。”

        萧澈一脸严肃地警告道。

        这是他这一年在十州的行走得来的教训,这一路上他不知道多少次被这些看似无害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人谋害,有几次甚至险些被抓起来拷问本门的功法。

        “可……好吧,我错了萧澈哥哥”

        陈太阿似要反驳,却还是忍住没再说话,他知道自己这位哥哥的脾气,若自己反驳定要被他叨叨叨地念个一整天不可。

        萧澈见状冷哼了一声问道:

        “所以这庙修还是不修?”

        “萧澈哥哥要修,那自然是要修的!”

        陈太阿闻言猛地点头咧嘴一笑道。

        “那好。”

        萧澈闻言也是一笑,然后一把捋起袖子双手叉腰地看着眼前的破庙道:

        “干活吧!”

        “好嘞!”

        陈太阿也是有样学样地一捋袖子一叉腰。

        清晨的阳光撒向山腰罩着两个少年,伴随着山间蒸腾的金色云气,还有翠鸟生生清鸣,端地是一副朝气蓬勃的景象,便是那破败的小庙也长出了几分生机。

        若是只有粗手粗脚的陈太阿,这庙万万是修不起来的。

        好在萧澈自幼在爷爷熏陶之下博闻强识,对于如何修葺这间破庙早就了然于胸,诸如需要什么材料,用什么方法修补这类问题自然难不倒他,而且他一早就把他跟陈太阿之间的分工详细的列了出来。

        像是陈太阿虽然粗枝大叶了一些,但却真元充沛气力惊人,一截合抱粗细的巨木单手便能托起来,萧澈帮他弹好线,他拿着手中的鸦九就能将其劈开,按照萧澈的要求做成一块块的厚木板。

        原本萧澈都做好了帮他收拾烂摊子的准备,但没想到这陈太阿一旦认真做起事情起来,简直比他还要专注。

        于是两个少年,干劲十足地每日山下山上奔波,花了大约半个月的时间,终于将这原本破败不堪的小庙修缮完毕。

        完工的那一刻,陈太阿高兴得像一只刚刚学会飞小山雀,欢快地绕着这间小庙来回奔跑了好几圈,直到被看不下去的萧澈拦下来才罢休。

        “我们的家终于不漏风了!”

        陈太阿开心地在小庙内上窜下跳道。

        一旁的萧澈闻言先是一愣,然后颇有感触地撇了撇嘴。

        “只有和尚才把庙当家,你莫不是想当和尚?”

        他白了一眼陈太阿道,说完随手将一块破布从身前的雕像上扯开,然后露出一尊修补一新的龙王爷雕像。

        “哇,萧澈哥哥,你把这尊龙王雕像也补好了!”

        陈太阿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在他看了眼前的雕像跟原本已经掉了半个脑袋的雕像完全不是一个东西。

        “随手修修罢了,大惊小怪什么。”

        萧澈嘟了嘟嘴一脸不以为意地说道,眼中的得意却一闪而逝。

        这尊龙王爷雕像原本修与不修对两人来说都不怎么重要,只是萧澈的个性总是喜欢尽善尽美看不得一点瑕疵,修葺一新的庙宇中有一尊破烂雕像这件事情他完全无法忍受,所以不惜耗费了许多时间把他修补好,好在他原本就有书画雕刻功底,做这些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萧澈哥,你说冬至后渡江而来的那条妖龙,会不会就是他啊。”

        陈太阿有些好奇地指着面前的龙王雕像。

        “人有善恶,龙也分正邪,不是什么龙都可以称王的。”

        萧澈淡淡道。

        “萧澈哥哥知道的真多,能不能跟我讲讲这头妖龙的故事?”

        陈太阿的好奇心一下子上来了,于是拉扯着萧澈让他说关于妖龙的事情。

        若是以前萧澈肯定会一口拒绝,不过看着修葺一新的龙王庙,还有陈太阿这半个月出了很多苦力的份上他还是决定满足一下陈太阿。

        不过他也不急着说,而是先让陈太阿将炖鱼汤的锅在地上支好,然后取来前几天打了野猪跟兔肉,仔细串号放在火边烤,一切安排妥当这才搬了小凳子围在火堆边不紧不慢地说了起来。

        “这妖龙的事情原本有两个版本,一个来自民间凡人的传说,一个则是我爷爷年轻时游历十州的所见,你要听哪个?”

        萧澈问道。

        “我两个都要听!”

        陈太阿一脸兴奋地举起两只手。

        “那先说,这附近凡人口中的传说吧。”

        萧澈懒得跟他争吵于是接着道:

        “传言一头银龙,因犯了龙族戒条,被龙王折去龙角,逐出了龙族,最终流落十州。这头银龙因心有怨念,所以在十州大肆杀虐,最喜欢的就是吃那婴儿跟闺中处子,每道一处必然祸乱一方,好在几百年前一名游方道人将其击败最终困在了这北海,只许他每年冬至北海冰封之时出来一天。而没到这一天,这风雷山下的村民都会杀鸡宰牛供它吃食,然后躲在家中盼他离去,这一习俗一直持续了今日。”

        “这头银龙就是你我要找的妖龙?”

        陈太阿顿时明白了过来,然后问道。

        “没错。”

        萧澈点了点头。

        “那萧爷爷听见的那个故事,也是关于这头龙吗?”

        陈太阿问道。

        “没错。”

        萧澈再次点点头。

        “那萧爷爷那个故事呢?快说来听听!”

        陈太阿一脸急切道。

        “我爷爷说的那个故事就比较简单了。”

        萧澈说着将火堆旁的烤肉翻了个面,撒了些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