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速之客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速之客

        “当年他游历十州途径此处时恰逢北海冰封,他好奇这附件村民为何连续几日闭户不出,所以在一天深夜特意出了门去了海边。”

        说到这里,萧澈撕了一小块肉放进嘴里,眉头随之一皱。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

        一旁的陈太阿并没注意到萧澈脸上的表情,而是十分急切地问道。

        “然后,便碰到那传说中的妖龙。”

        强忍着嘴里的苦涩的滋味将那块肉咽了进肚之后,萧澈拍了拍手。

        “萧爷爷是不是跟那妖龙好一通恶战?”

        陈太阿满脸兴奋地问道。

        “没有。”

        萧澈摇了摇喝了一口腰间水壶的清水漱了漱口。

        “他跟那妖龙还有那妖龙的朋友,在风雷山上喝了一晚上的酒,吃了一晚上的肉,唱了一晚上的歌。”

        他神色淡然地说道。

        不过这个回答却把陈太阿弄糊涂了。

        “这妖龙不是喜欢作恶吃人吗?为何萧爷爷愿意跟他喝酒吃肉唱歌?”

        他问道。

        “因为那妖龙并非恶龙,他只是一头被逐出了家园无家可归的弃儿罢了,它行走十州只不过为了收集十州珍宝,想拿这些东西换得他爹爹的原谅,至于吃人那不过是仇家的谣言。”

        萧澈道。

        “那他被困在这北海之中又是怎么回事?那游方道人又是谁?”

        陈太阿问道。

        “他在跟那些仇家交手时伤了神魂变得日益狂躁,本想就此一死了之却依旧存着一丝被爹爹饶恕的念想,所以为了不让狂化后的自己伤及无辜,他让自己的挚友也就是那道人封印了自己,每年只允许有一天从北海出来,上这风雷山会一会老友,来着龙王庙拜一拜老父亲。”

        说着这些的时候,萧澈似乎是记起了爷爷,说到后来神色变得有些萧索。

        而陈太阿听完却显得无比激动。

        “这位龙大哥,有情有义真是个好汉,若是这次我们真的能遇着,我定要好好跟他说说话喝喝酒!”

        他一脸兴奋地攥紧拳头道。

        从萧澈认识他的第一天起,就知道他对这些侠义清肠很感兴趣,所以此刻也并不意味,只是有些揶揄道:

        “还龙大哥,若他还活着,都够做你爷爷的爷爷了,而且我记得你那酒量可是一杯就倒的。”

        “若是性情相合,便是大一百岁也能以兄弟相称,真正侠义之士是不在乎年纪的!”

        陈太阿一本正经地说道:

        “而且我的酒量已经好很多了!”

        “小兄弟这句话甚合我意,说的好,说的很好!”

        就在陈太阿的话刚落音之时庙外忽然传来一个老者十分爽朗的笑声。

        听到这声音,萧澈瞬间如同本能一般地警觉了起来,猛地抽了一根短棍转身站起。

        “老爷爷见笑了,我只是随口一说的。”

        让萧澈没想到的是,对与这个突然出现在庙门口的老头,陈太阿似乎没有太多意外,反而是一副被夸得不好意思的样子笑嘻嘻地看着门口的老头。

        “随口一说便是真知卓见,小兄弟端地慧根不浅。”

        老头对陈太阿竖起大拇指接着夸赞道。

        “哪里哪里,嘿嘿……”

        陈太阿被老头夸奖得有些害臊地摆了摆手。

        咳咳!

        一旁的萧澈一边白了他一眼一边咳嗽了一声然后看向门口的老人。

        “老人家晚上这么凉,来这山上做甚?”

        萧澈直接了当地问道。

        “老农一早上山采药,在那深山之中忘记了时辰,一出来才发现日头都下山了。”

        老头讪讪一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深山老林一进去便两眼一黑,确实不知日月。”

        闻言陈太阿颇觉老头说的言之有理,十分赞许地点了点头。

        “白痴……”

        萧澈听了这话又白了陈太阿一眼。

        “老头子一天没怎么吃东西,刚刚远远就闻见了这庙中的鱼汤的香气,不知道能不能进去讨一碗鱼汤吃?”

        只见那门口站着的老头再次开口了,他看了一样两人身后的汤锅,咽了口口水一脸乞求道。

        “不……”

        “当然可以!”

        这老头身份不明,萧澈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但是他话才刚出口就被陈太阿打断了。

        “这鱼汤老人家你要喝多少喝多少!”

        陈太阿拍着胸脯十分豪爽地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地叨扰了。”

        老人丝毫没有谦让地意思直接迎着陈太阿便走进庙中。

        “不叨扰,不叨扰!”

        陈太阿连连摆手。

        “老人家你坐我旁边,这里暖和得很!”

        他说着将老头迎到了自己旁边,拿出一个前几天修庙时顺便做的小板凳放在自己边上。

        老人呵呵一笑,然后长吁一口气,显得无比舒服地在火堆旁边坐下。

        “萧澈哥,你的碗没喝,我拿给这老人家用一下!”

        陈太阿伸手拿过萧澈还没来得及盛汤的小木碗,丝毫没有注意萧澈脸上那冷冰冰的神色,径直地从热腾腾的锅中舀了一碗汤端给老头。

        “哼……”

        见人已经进来坐好了,萧澈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用了,所以冷哼了一声没便再说话,不过心底却默默地戒备了起来。

        “谢谢,谢谢,小兄弟当真菩萨心肠。”

        接过陈太阿手中的鱼汤,老人嘬了一口然后一脸享受地呼出一口热气。

        “老人家别这么说,一碗鱼汤算不得什么的。”

        陈太阿笑呵呵地说道。

        一旁的萧澈咧了咧嘴,一声不吭地用嘴撕了一块兔肉。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陈太阿只要被人一夸,立刻就会变得忘乎所以。

        “诶?……”

        手捧鱼汤坐在陈太阿旁边的老人眼睛在庙中扫视了一圈然后疑惑道:

        “这间龙王庙我虽然来的不多,但也还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这里还是破败不堪,怎么现在居然被修葺一新了?”

        “是我跟我萧澈哥哥一起翻修的,足足花了我们半个多月的功夫呢!”

        陈太阿一脸自得之色道。

        “啊,两位小兄弟,当真功德无量,功德无量!”

        老人闻言先是一脸讶异继而起身对陈太阿跟萧澈行了一礼。

        “老人家使不得,使不得。”

        见状萧澈已然坐着每动,陈太阿则一脸惶恐地起身摆手。

        “我们也是因为这些日子要暂住在这……”

        “咳咳……”

        见陈太阿的嘴越发地管不住了,萧澈赶紧假装咳嗽打断了他。

        “还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那老头也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喝了一口鱼汤岔开了这个话题。

        “我叫萧澈,他是我弟弟萧淳。”

        没等陈太阿开口,萧澈赶紧回答道。

        “萧……”

        陈太阿一脸疑惑地看着萧澈刚想问他为什么改了自己的名字,却被萧澈的目光狠狠地瞪了回来。

        见状那老人咧嘴一笑,摇了摇头道:

        “你这娃娃心眼太多,我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