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七章 猎龙(一)

第三百八十七章 猎龙(一)

        今晚的萧澈很不高兴。

        这份不高兴即不是因为今晚的风雪刮得人脸生疼,也不是因为晚上那顿依然不怎么合胃口的饭菜。

        他是因为陈太阿。

        同为自小就接受了世家子弟教育的两个人,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陈太阿会浅薄无知到去相信一个认识了不到半个月的人。

        哪怕是今晚这个时间,跟他推算的差不多,哪怕他本来也决定在今晚去见那头妖龙,哪怕他知道那老头可能真的并无恶意,他也依然感到生气。

        这也是他出门之前跟陈太阿争吵那么久的原因。

        “白痴,蠢货。”

        萧澈边下山,边用脚踢了一脚路边的积雪。

        不过陈太阿对他情绪的影响,很快就像那一滩积雪一样被他踢散了,他的思绪很快就转到跟那妖龙见面的事情上去了。

        “按理说,只要那头龙还没疯,见到我的断水剑之后应该就能认出我的身份,希望他还记得我爷爷。”

        萧澈抱着怀中被破麻布包裹着的断水剑暗自低语道。

        “那老头多半就是那妖龙的朋友,应当对我们没什么威胁,这一点算那白痴走运。”

        他撇了撇嘴接着道。

        在萧澈原本的设想,这次遇见那妖龙只有两件难事。

        第一件难事是“等”。

        因为按照他爷爷的讲述,妖龙出现的日期只在冬至后北海冰封的某一天,当萧澈到达北海风雷山时时日尚早需要等很长的时间,他很担心在等的过程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引来仙盟跟萧家叛贼。

        好在他平安等到了今天。

        第二件难事,那便是向那妖龙索要他想要的那本书了。

        他有信心妖龙在看到断水剑之后不会伤害自己,但却没信心让他无条件把那本书交给他,其实这才是他最头疼的事情,就算他爷爷与那妖龙熟识,但也已经过去了那么久……

        不过尽管头疼,但萧澈还是觉得有希望的,可这些天等下来,他发现自己最初的想法可能太过单纯了一些。

        因为他发现对那头妖龙感兴趣的人,他探查到的至少已经有两拨人。

        “也不知道门口那只白头鹫是不是新来,若是新来的,算起来惦记那头妖龙的可就有三拨了。”

        萧澈忽然转头看了一眼身后远处的破庙。

        “无论如何,得拉住那个愣头青,今晚绝不能做出头鸟。”

        他咬了咬牙,然后加快了下山脚步,萧澈决定不管今晚觊觎那妖龙的到底有几波人,他宁可不要那东西也绝不犯陷,一切先静观其变。

        ……

        而借着夜色的掩护在他头顶上空盘旋的李云生则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难不成是这小子刚刚在念叨我?”

        他俯瞰着夜色中在雪地里行走的萧澈喃喃自语道。

        对这两个小家伙接下来要做什么,他越发地好奇了起来。

        很快他跟着萧澈穿过渔村来到了海岸边一个码头上,而他也看到萧澈总算是赶上了陈太阿,在一番争吵之后,萧澈将陈太阿拉进码头边的一条废弃大渔船中。

        正当李云生好奇,这两人为什么要躲进渔船的时候,一声琴弦拨动的声响,犹如穿堂之风朝他扑面而来。

        “这弹琴的人……很厉害。”

        虽然此时的李云生模样只是一只白头鹫,但三寂状态下他的神魂感知力远胜从前,所以只一道琴音便能看出对方的实力。

        不过刚刚这一声就像是在试一下音色,紧接着弹拨的琴音开始如珠落玉盘般响起,于是李云生的视线便循着这琴声看去,只见这时候大雪已停,那远处冰封的海面上,漫天星辉下,一个满身积雪的老人端坐在冰面上,神色认真地拨动着手中那把柳琴。

        “我说为什么总觉得这琴音有些后继乏力,原来这老人家堕境了。”

        听了几声那老人的弹奏,李云生忽然发现这老人的神魂之力跟真元都在飞速流逝,这很明显是堕境的征兆,于是有些可惜地在心中想道。

        看着这堕境的老人他不觉地想起以前秋水的苏老他们,心头不觉有些黯然。

        “在这种时候在这冰天雪地中弹奏,这老人家是在等谁吗?”

        他接着疑惑道。

        “难道说他是在等陈太阿?”

        李云生忽然想起了之前萧澈跟陈太阿争吵时说过的话。

        但很快他便发现自己猜错了,因为这老人等的人出现了。

        只见一个枯瘦挺拔的身影踏着冰面的积雪,从冰面的阴影中缓缓地走了出来,那是一个一头银发面庞清秀的男子。

        不过老人的琴声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终止,铿锵的琴声继续犹如刀剑破空之声在夜色中炸响。

        那银发男子的脚步在距离老人十来步远的时候停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地上坐着的老人摇头笑了笑,随后同样盘腿坐下并且从怀中取出了一支碧色的玉笛。

        随即,铿锵如剑击的柳琴声中多了一道柔和绵长的笛音,那柳琴声顿时不再干涩反而变得悦耳非常。

        “那老人家等的人应该就是这位了,这二位想必是一对知交挚友吧。”

        听着耳畔笛声跟琴声交汇而成的美妙乐曲,李云生有头忽然涌出一丝难以言明的豪迈跟痛快情绪。

        与此同时,他之前对萧澈跟陈太阿的种种的担心也烟消云散了,眼前这两人虽然神秘了一些,但两人身上都没有半点恶意,这一点李云生这个经历过上万道恶意洗礼的过来人无比肯定。

        “不但没什么危险,说不定还是这两个家伙的一份机缘。”

        李云生心道。

        他发现那堕境的老人先不说,单说那银发男子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青灵之气,绝非普通修者。

        就在上方的李云生这么想的时候,下面那一直躲在渔船中的陈太阿终于憋不住了。

        “你看,你看,老先生没骗我,他说他要介绍个朋友给我认识,他朋友现在已经来了!”

        陈太阿兴奋地指着远处的银发男子道。

        “所以呢?”

        萧澈依旧死死地扣住陈太阿的手冷着脸道。

        “所以老先生没骗我,没说谎,他是个好人。”

        陈太阿道。

        “然后呢?”

        萧澈道。

        “我要去找他,我答应过老先生的。”

        陈太阿道。

        “你现在不能去。”

        萧澈无比坚定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

        陈太阿不解,他拼命地想要挣脱萧澈。

        “唉……”

        萧澈长长地叹了口气。

        “现在过去,你我就跟他们一样,变成那些人的猎物了。”

        他皱眉道。

        “什么猎物?谁是猎物?”

        陈太阿越听越是一头雾水。

        “嗯?”

        就在他想要继续追问萧澈的时候,一串“叮铃铃”银铃声忽然十分突兀地出现在夜色中,而远处的琴音跟笛音同时戛然而止。

        而与此同时,那原本死寂一片的小渔村忽然喧哗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