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九章 西狱鬼王

第三百八十九章 西狱鬼王

        “九渊兄,你去吧,莫要管我了。”

        心如死灰的敖霁目光黯淡地瘫坐在地上,削骨龙符正一点一点地抽去他体内的灵力,没了灵力他渐渐无法维系人类的模样,他脸颊上生出了一片片厚厚的鳞片。

        敖霁口中的九渊正是那弹琴的老头,若是时间倒流个百余年,公羊九渊这个名字在十州可一点都不陌生,他是极少有的在学识之上能令人类修者折腰的妖族大儒。

        “霁兄这是何苦?”

        九渊望着敖霁摇头叹道。

        他很清楚即便是今时今日被封印了大半修为,一张削骨符也是困不住自己这位挚友,至少逃还是可以的。

        但同样他也很清楚,在见到这削骨符的那一刻起,自己这位兄弟便已经输了。

        “九渊兄你如何不知?我拖着这具行尸走肉苟活至今一来是为了赎罪,二来便是抱着那一丝侥幸等着父皇他老人家宽恕,等着他让我回家……”

        敖霁面无表情地仰头望着头顶上方那如嗜血法器一般吸取着自己周身灵力的削骨符。

        “可我等了这么些年,等来的却是这张削骨符。”

        他一脸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够了……”

        他转头眼中一片死寂地看着九渊道:

        “让我解脱吧。”

        看着敖霁此刻的神色,九渊暗道:“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大抵便是如此吧。”

        于是九渊没再多说些什么,只是一把在敖霁身旁坐下,然后看着那朝他冲来的村民笑道:

        “霁兄执意赴死,我也无意独活,不如黄泉路上结个伴吧。”

        闻言已经半具身子被龙鳞覆盖的敖霁身子一颤,摇头道:

        “九渊兄不可……”

        “我早已堕境,这幅身体只是靠丹药吊着,若不是念着每年赴霁兄之约,我恐怕早就成那深山之中的一具枯骨了,如今霁兄既去,我已无生趣。”

        不等敖霁反对九渊立刻打断他道。

        “而且,就算我想走,恐怕也走不掉了。”

        他望着身前那群已然疯魔的村民补充了一句道。

        “是我害了九渊兄。”

        敖霁满脸惭愧道。

        “兄弟何出此言?这世间善恶美丑你我二人哪一样不曾见识过?时至今日早已没什么好留恋的,今日有缘结伴赴黄泉何其乐耶!”

        九渊无比豁达道。

        “没错!”

        闻言敖霁双眼放晴然后大笑道:

        “能与君共死,此为我敖霁毕生最快意之事!”

        两人满脸悲壮地携手放声长笑。

        而两人没注意到的是,几乎是在两人放声大笑的同时,四条犹如在熔炉中煅烧过的赤色锁链自天而降,瞬间将敖霁那已经化作半龙的身体死死锁住。

        随着一声皮肉灼烧开裂的声响,敖霁忍不住“啊!”地一声哀嚎,他整个人顿时犹如失去了理智一般双目赤红,然后轰地一声完全显露出了龙族的本体,这巨大的身体犹如一座小山丘一般横在北海冰面之上,那被折去了双角的龙首发出一声声震天的龙吟。

        可饶是如此,那赤红的锁链已经死死地捆缚着巨龙的身躯,纵使他再怎么挣扎也依旧于事无补。

        “这,这不是削骨符!”

        因为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在愣了几秒之后九渊才反应过来他们上当了,那悬在敖霁头顶的根本不是什么削骨符。对方很明显早就知道了敖霁的软肋,所以用了一张假的符箓骗得敖霁放弃了抵抗,然后再用这锁链困住敖霁。

        很显然,对方的目的并不是要杀死敖霁,而是抓住敖霁,而目的九渊很快也猜得八九不离十,只是他仍旧不敢相信,这阎狱胆敢对龙族做这种事情。

        “既然觉得这世间了无生趣。”

        那女子的声音伴随着清脆的铃铛声再起响起。

        “那两位不如将性命都交给我。”

        她空灵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讥讽道。

        话音方落,两道整齐的铃铛声响起,两根系着铃铛银钗犹如两道白芒从夜空中滑落,笔直地插入两个村民的咽喉。这两名原本就在冲向九渊的村民,被插入银钗之后忽然全是泛起一团赤芒,身形化作两道残影,眨眼间就出现在了九渊面前。

        九渊见状毫不迟疑地释放了自己谨慎全部妖力,身体瞬间化作半人半羊模样,手中更是多出两柄剑柄为柳琴琴头的长剑,他仰身四蹄在那冰面猛地一蹬,身形如风般带着手中两柄长剑的流光刺向迎面而来的两人。

        随着一声沉闷的破风声,九渊与那两个被操控了神魂的村民身形相错,出现在了两人背后。

        一刹过后,那两名村民的身体“砰”地一声猛地炸开,化作两团血雾。

        只是身形相错之际,这九渊手中的双剑便在两人身上刺出了近千剑,以至于两人全身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但是一击得手九渊却皱起了眉头,因为他没想到自己全力一剑之下,居然还是被这两人在临死之际抓伤了手臂。

        “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能够看穿我的剑招,这不是普通地被控制了神魂的傀儡,这两具身体更像是被塞入了另一道神魂……”

        九渊心头一震,他脑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他不愿提及的名字——阎狱的西狱鬼王。

        西域鬼王的鬼王之躯有一种特殊的鬼力,能够让他的继承着分裂自己的神魂,然后再将这些神魂随意的放入其他身体之中,让这些身体在短时间内拥有几乎跟本体一样的实力。

        “阎狱居然派了你西狱鬼王来抓我二人,倒是真看得起我这个老骨头。”

        九渊一甩双剑之上的血水,然后目光凶狠地盯着身前又被两根银钗插入咽喉的渔民。

        “老人家您看错了,我可不是什么西狱鬼王,小女子就是一个路过的看客,今日路过此地顺道看看热闹罢了。”

        女子依旧隐藏在夜色中,声音忽远忽近让人猜不到她的位置。

        似乎她并不愿意跟九渊多谈,那两名咽喉插着银钗的村民就像先前那些村民一样,身形快得再次化作两道残影出现在九渊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