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章 紫清仙鹤认巢来

第三百九十章 紫清仙鹤认巢来

        九渊的剑这次依旧快得令人头皮发麻,但这两个村民却像是看破了九渊的剑招一般,两人的身形如鬼似魅贴着九渊的剑锋,一个绕到了九渊身后一个站在了他的身侧,两人几乎是在同时一人出拳一人出掌分别轰在了九渊身后跟腰际的两处要害,手法精准而狠辣。尽管九渊双剑已经回撤格挡,然随着砰地一身闷响,他整个人还是被这一拳一掌直接震飞。

        还未等九渊的身体落地,又有两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们一人扯着九渊的一条胳膊将九渊在地上猛地一摔,将他的手臂连同自己的深深地插~入冰面之中。

        随后死死被钉在冰面上的九渊便看到又一名被控制了神魂的村民站在了他的面前,只见那周身散发着赤芒的村民忽然朝他咧嘴一笑,随着这一笑包括锁住他手臂的那两名村民在内,至少有八个被银钗插入咽喉的村民,围着他冲他露出一个一模一样的笑容。

        “上一任西狱鬼王也不过才六道,你居然能够同时分出八道神魂,我九渊心服口服。”

        九渊有些丧气道。

        在他看来以此人的实力,哪怕不用这诡计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

        “你倒的确有些见识。”

        女子的声音透过蹲在九渊身侧的一个村民的嘴中发出来,这悦耳的女子声音跟那粗犷的渔夫面孔极不相称。

        “其实若不是你堕境已久,这些凡人的身体对付起你来倒也有些麻烦。”

        她笑道。

        “过奖了。”

        九渊苦笑。

        “其实你很好奇,你接下来准备如何处置我们。”

        他看了一眼有些奄奄一息的敖霁,然后再面无波澜地盯着面前那人道。

        “我说了我只是路过的一个路人,哪敢处置两位大人?”

        他保持着嘴角扬起的微笑姿势继续道:

        “不过我猜他们可能会抽出你的神魂,毕竟似你这等几乎修行圆满的神魂,吃起来味道一定很好,不过这位龙族皇子,我可就猜不到了。”

        说完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抬起手将手中按在九渊的胸口。

        随后九渊便感觉到,胸口像是多了一块烙铁一般炙热难当,他清晰地感觉到这只烙铁般灼热的手掌一点点地融化了自己血肉骨骼,最后终于伸进了自己胸腔之中一把握住了自己还在跳动的心脏。

        只要那只手稍微一用力,九渊的性命也就结束了。

        “唰”

        一道尖锐地破风声忽然掠过冰面,“哧”地一声那只伸进九渊胸腔的手臂毫无征兆地被切断,一柄闪烁着星芒地长剑插在九渊的身侧。

        而那两个锁住九渊双臂的“村民”则像是受到了惊吓般地放下九渊飞退而出。

        “鸦九你飞的太快了!”

        紧接着,一个少年的惊呼声从天而降,随着这声惊呼而至的还有少年的屁股,只见从高空坠落的他一屁股坐在了方才那正要结果九渊性命的渔夫身上,将那渔夫砸的身首异处了。

        “是你?”

        大难不死的九渊看着面前的少年有些吃惊道。

        “啊,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对不起,对不起!”

        而这少年似乎没听到九渊的话,一脸惊慌地站了起来。

        “他们早就死了,现在只不过是一具被人控制的木偶。”

        九渊一边忍者剧痛将那只伸进体内断臂拔出,一边跟少年解释道。

        “到底是谁如此狠毒,不但要害老人家你,还将这些无辜的村民牵扯进来。”

        闻言少年心底并没有好受一些。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先前一直躲在港口传中的陈太阿。

        他见九渊陷入危境,便再也顾不得萧澈的警告,并且意外地催动了鸦九剑,被鸦九剑拖着飞了过来。

        “小兄弟你这时候不该来的。”

        九渊没有回答陈太阿而是叹了口气道。

        “我既然答应了老先生,自然就是要来赴约。”

        陈太阿摇了摇头道,然后边说边皱着眉踮着脚,绕过一地的血污然后来到九渊的身侧,最后一把伸手拔出插在冰上的鸦九。

        “小兄弟你能这么说,说明我老头子没看错人,我很高兴,但是这些人今日是铁了心地要取我性命。”

        九渊说到这里突然一阵剧烈地咳嗽,缓了口气才接着道:

        “小兄弟你还是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吧,若是将你牵连进来,老头子我便是死也不能瞑目啊。”

        他九渊对于生死早就看得淡了,对于阎狱的行径更多的也只是被欺骗后的愤怒,所以他实在不愿意看眼前这少年,因为自己这个迟早都要死的老头白白送了性命。

        “我不能走。”

        闻言陈太阿坚定地摇了摇头道:

        “我开元宗弟子绝不能见死不救。”

        说着就见一名被控制了神魂的村妇提着菜刀朝他劈了过来。

        “鸦九……靠你了!”

        陈太阿颤声道。

        九渊看得出来,这少年其实是害怕的,但就是是害怕为了保护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迎着那满脸狠戾的村妇冲了过去。

        只见陈太阿笨拙地提着鸦九,一式开元宗弑仙剑中的“紫清仙鹤认巢来”,将手中的鸦九剑在身前划了一道圆弧最后朝那村妇斜刺而出,只听“砰!”地一声鸦九刺中村妇手中的菜刀,随即那村妇被震得倒飞而起飞出了不知道多远才重重跌落。

        “鸦九,你真厉害!”

        一剑击退那村妇,陈太阿顿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向来就不擅长与人争斗,就算是弑仙剑的剑招背的烂熟也不曾用过,只有练气心法紫清诀时长练习,所以刚刚依样画葫芦的一剑能够击退那村妇,他自己已经是十分满意了。

        不过这一剑却是看得九渊眼中异彩连连。

        在他看来,陈太阿用剑手法虽然笨拙,但自始至终他跟手中的剑都像是浑然一体那般,他与剑的默契简直可以比拟那些练了一辈子剑的剑修们。

        而最重要的是,他发现这少年丹田中真元之充沛世所罕有!

        因为陈太阿刚刚击飞村妇的那一剑,除了跟手中佩剑的默契外,没有任何技巧可言,靠的完全就是体内真元激发的蛮力。

        “这不该是一个灵人境修者拥有的真元量。”

        在九渊看来,能够单纯依靠真元内劲震退西狱鬼王控制的傀儡,至少要真人以上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