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一章 知交与好友

第三百九十一章 知交与好友

        “咦?”

        同样发现陈太阿异状的,还有那一直隐匿在夜色中的女子,也就是那阎狱的西狱鬼王。

        不过她只发出了这一道惊疑声,便没再说话,只是紧接着冰面上再次传来了铃铛声。

        两名咽喉插着铃铛,周身缠绕着一团赤芒的村民从冰面上站了起来。他们死死地盯着陈太阿,嘴角挂着一道一模一样的微笑,那模样看得人心底发寒。

        “小兄弟,小心了!”

        发现这两个人之后,九渊顿时心头一紧,这两名傀儡的实力显然不是那些被控制了心神的村民能够比拟的,他们被这西狱鬼王分裂的神魂直接附身,相当于直接拥有了西狱鬼王的力量,就算是之前已经有所准备的他也还是着了道。

        叮铃铃……

        而就在九渊提醒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两声整齐而急促的铃铛声忽然震碎了周遭的宁静,那两名村民的身影如同夜色中的两道闪电射向陈太阿。

        陈太阿见状如法炮制再次一式“紫清仙鹤认巢来”,朝着迎面而来的两人刺去。

        见状九渊心头大骇,暗道不妙,因为被鬼王神魂控制跟附身的这些傀儡,五感跟记忆都是想通的,陈太阿所用的这一式剑招纵然精妙,但恐怕早就被鬼王知晓,此时定然有了破解之策。

        果不其然,只见那两名傀儡就像是早已遇见了陈太阿这一剑的轨迹一般,两人身子几乎是紧贴着陈太阿剑刃的轨迹来到了陈太阿的身侧。

        二人一手出拳,一手出掌,拳掌皆被一层赤芒包裹,像两道赤色流光一样一掌一拳分别袭向陈太阿的胸口跟肚脐两处要害。

        “剑刃归巢!”

        就在九渊看着陈太阿剑势已出无法回援的时候,只听陈太阿一声长啸。

        随即九渊便无比骇然地看到,陈太阿忽然脚力一转,手中的长剑忽然硬生生地半道折回,剑刃映射月色而形成的流光在他身侧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圆弧,这道圆弧同样也将那两名傀儡笼罩其中。

        待那流光散尽之时,那两名原本就要得手的傀儡,一左一右一动不动地在陈太阿身侧站立,随着一阵冷冽的风雪从冰面掠过,两名傀儡的上半身像是对折一般砸落地面。

        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的九渊目光缓缓地由这两名傀儡看向陈太阿,而恰巧此时陈太阿也正看向他。

        两人目光交汇,陈太阿咧嘴冲他露出了一个少年特有的干净笑容。

        “居然是剑刃归巢……当真是被天道所眷顾的少年。”

        九渊在心中赞叹道,据他所知开元宗的弑仙剑繁杂无比,一些开元宗的弟子穷尽毕生可能也只学了个皮毛,就算是宗主掌门也不敢说全部参悟。

        但就在刚刚,一个连提剑的姿势都笨拙无比的少年,却在千钧一发之间,像是生而知之一般地用出了弑仙剑中的“剑刃归巢”,这剑刃归巢虽然也是第一式中的剑招,但陡然变换此招

        需要的人与剑之间地默契,还有对于剑招的悟性绝非一个普通的少年能够拥有的。

        所以,九渊只能将其归结为天道的眷顾。

        “小娃娃天赋悟性都很好,日后定有大好前程,何必为了个陌生人白白送了性命?”

        西狱鬼王那带着一丝魅惑的声音忽然响起。

        “九渊老先生可不是陌生人,他是我的朋友。”

        陈太阿握住鸦九一脸警惕地站在九渊的身前。

        “只吃了一顿酒便是朋友了?这朋友儿子是否太过廉价了一点?”

        女子咯咯一笑声音中满是轻蔑之意。

        “哪有你说的那般复杂,九渊老先生的性子我很喜欢,我们两有很多话说,所以只要他愿意我们便是好朋友。”

        陈太阿回头看了一眼九渊道。

        九渊闻言心下一暖,然后朗声大笑道:

        “我九渊何德何能,太阿小兄弟当我九渊是朋友,我九渊自然愿意将你视作知交。”

        “要是有酒就好了!”

        见状陈太阿也是咧嘴一笑,满心地欢喜。

        “太阿小友,现在可不是喝酒的时候。”

        九渊苦笑,他心里着实喜欢这个直来直去的少年,但却不愿意他被自己牵连。

        “我临死之际能交上太阿兄弟这个好朋友,死而无憾了,所以太阿兄弟你还是走吧,莫要管我了。”

        他劝道。

        “你我既然是朋友,那自然要同生共死的!”

        陈太阿异常倔强地看着九渊道。

        听到同生共死这四个字,九渊心头一震,这几个字他这一声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但无论哪一次都没有此刻从这少年嘴中说出时来得震撼,因为他能听出少年这句话中没有半点杂质的真诚。

        “好!”

        九渊猛地站直身子。

        “太阿兄如此至情至性,我再扭捏推辞倒显得小家子气了,今日我兄弟二人便在此处同生共死!”

        他手握双剑语调激昂目光灼灼地望着陈太阿道。

        “好!”

        陈太阿也是满脸兴奋地点了点头。

        “不知死活。”

        听了两人这一番话,这西狱鬼王一声冷笑,

        很快随着一阵铃铛声响起,这一次她一口气派出了八名带着铃铛的傀儡,并且让其余身体完好的村民全部冲向了陈太阿跟九渊。

        很显然她已经对这两人没什么耐性了。

        “太阿老弟,你跟在我身后。”

        九渊提着手中的双剑挡在陈太阿身前。

        “九渊前辈你受伤……”

        “我公羊九渊可没有那么容易死。”

        陈太阿刚想开口却被九渊打断了。

        这公羊九渊因为堕境很久早已了无生趣,唯独在音律一道上有所牵绊,遇上对音律同样痴迷的敖霁之后,这一年一次的相聚更是成了他活着的唯一期盼。

        今年就算没有阎狱的人插手,两人也已经算到了彼此大限已至,这一次相聚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了,所以九渊心底已经完全没了活下去的意志,此刻不过借着阎狱顺水推舟求得一死罢了。

        他早已对这十州失望透顶,仙也好魔也好,凡人也好圣人也罢,每一个都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哪怕是他最亲近的恋人也曾为了利益背叛过他。

        他觉得这十州没救。

        可陈太阿的出现,却让他在黑夜中看到了一丝光亮。

        “太阿老弟,你的弑仙剑太过复杂,你可以先跟在我后面学一些简单剑招。”

        公羊九渊语毕将双剑换做单剑,然后迎着扑上来的两名傀儡刺了过去。

        “好的,公羊前辈!”

        陈太阿紧随其后,没有任何怀疑地跟了上去。

        “太阿,将你丹田中的真元送入右手天泉、合谷、商阳三穴!”

        九渊一边高喊,一边让手中长剑在身前划出一道半圆弧随即斜刺而出。

        随即“唰”地一声,他身前的一个傀儡的咽喉便被刺穿。

        而正当九渊想回头看看陈太阿做的怎么样的时候,一道罡风从他耳畔擦过,一柄剑刃带着淡蓝色剑芒的长剑从他身侧刺出,一剑刺穿他身前一名朝他扑来的傀儡。

        “是这样吗公羊前辈?”

        陈太阿拔出长剑然后一脸喜悦地问道,他发现按照九渊说的方法出剑,的确比自己用弑仙剑是容易许多,再也没有先前那种不协调的别扭感了。

        “很好!”

        九渊一愣神随即狂喜地一点头。

        “来,继续!”

        他再次提剑奔出,陈太阿紧随其后。

        陈太阿的剑法在九渊的调教之下,开始飞速地蜕变,加之他真元极其充盈,不过半柱香的时间,那被鬼王控制了神魂当做傀儡的一群村民已经倒下了大半,只剩下那几具咽喉插着铃铛的傀儡还在负隅顽抗。

        “痛快!”

        一剑斩落一名傀儡的头颅,公羊九渊放声长啸,不知为何他只觉得自己放佛重新找了年轻时行走十州的感觉,内心感到无比的充实跟爽快。

        “砰!”

        九渊那句痛快还未落音,一只巨大拳头忽然穿破夜色跟浓雾砸向了九渊,将九渊直接砸得倒飞而出翻滚着落到敖霁的身侧。

        这一拳快得陈太阿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而就在陈太阿愣神的时候,那巨大的拳头忽然化拳为掌,一掌直接从陈太阿的头顶拍下。

        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苍鹰刺耳的鸣叫划破天际,将陈太阿惊醒,他本能地运气真元提起鸦九往头顶一挡。

        又是砰地一声,陈太阿像刚刚的九渊一样倒飞而出。

        几乎是在他身体飞出去的同时,那最后几名咽喉插着铃铛的傀儡如影随形般地出现在他身侧,在他重创之下一时间无法爬起来的时候,这几名傀儡已经分别将他的手机按住,就像之前对付九渊一样。

        眼见着一名傀儡的手就要刺入陈太阿的胸口,一道汹涌的剑意忽然如浪涛般席卷整个冰封的海面,那几具傀儡的身体随之被切成了无数块碎肉散落一地。

        躺在地上胸口剧烈起伏的陈太阿,只看到一个提着剑的少年正朝他伸出一只手。

        “萧澈哥!”

        看清那人的相貌陈太阿顿时大喜。

        “早就跟你说,有点耐心不要冲动。”

        萧澈白了他一眼。

        不过他只看了陈太阿一眼,便将目光转向旁边,只见那里一只身形硕大的白头鹫,正目光傲然地站在敖霁那巨大的身体上。

        刚刚,正是这只白头鹫的鸣叫声救了陈太阿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