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二章 百炼尸神傀

第三百九十二章 百炼尸神傀

        根据萧澈的先前在一旁的观察,最后从夜色中伸出挥向陈太阿的那只巨手,非但力量骇人而且还蕴含着强大的神魂攻击,而这种神魂攻击能够干扰他人的意识判断,所以陈太阿的失神并非偶然,完全是不小心受到了对方神魂攻击的结果。

        萧澈虽然当时就发现了那一掌中的异常,但却并没有什么好的法子帮道陈太阿,所幸的是那只白头鹫的嘶鸣惊醒了陈太阿。

        而白头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嘶鸣,在萧澈看来绝不可能是巧合,所以他才会用“救”这个字。

        “看样子,这大鸟并不是阎狱那一边的。”

        萧澈暗自庆幸道。

        他一直都知晓这只白头鹫的存在,一度也曾怀疑它也是觊觎这头妖龙的一方势力,此刻他虽然不敢断定这白头鹫是站在自己这边,但至少可以肯定它不是阎狱那一方的。

        这让萧澈的压力顿时小了很多。

        “萧澈哥,你来了就好了,我们可以一起救这九渊老前辈跟敖前辈出去了。”

        陈太阿有些天真的笑看这萧澈道。

        而萧澈听了这番话心头本是无名火气,暗道这趟浑水岂是你我能够趟得起的?

        不过当他看到陈太阿那一身的伤,心里责骂的话还是咽了下去。

        “太阿小兄弟,你救我才是救,他嘛……”

        没等萧澈开口,一旁的九渊忽然冷哼了一声看向萧澈道:

        “他不过是对我兄弟敖霁手中的东西有所求罢了,这算不得救。”

        这九渊从在那破庙里起就不怎么喜欢萧澈,直到此时差点性命不保也依旧如此,性子之倔比之陈太阿有过之而无不及。

        “九渊前辈你误会了,我萧澈哥也绝非见死不救之人。”

        听到九渊这么说,陈太阿顿时皱起了眉头,满脸维护之意。

        “他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身上的东西,我看都不会看这里一眼。”

        萧澈冷冷地将手中的断水还入鞘中。

        “我萧澈的命,可没打算浪费在两个拿自己性命当草芥般对待的人身上。”

        没错,萧澈非常看不清身后这两人,更准确地说他非常看不起把自己性命不当一回事的人,在他看来这九渊跟敖霁若不是一心求死,纵使有阎狱的人在,也绝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局面。

        面对萧澈的讥讽,九渊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却意外地没有反驳。

        “话说,这阎狱的人为什么突然没动静了?”

        发现萧澈跟九渊之间气氛微妙,陈太阿于是故意岔开话题道。

        他这话其实也不是随口说的,就在刚刚那只巨手朝他拍了一掌之后,整个海面都沉寂了下来,那一个个原本被控制了神魂的村民们,此时如一具具死尸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们不会是走了吧?”

        陈太阿继续问道。

        “他们还在。”

        “他们还在。”

        萧澈跟九渊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说完两人皆是狐疑地看了对方一眼。

        那九渊心中更是惊诧,刚刚陈太阿的天赋已经让他眼前一亮,他没想到眼前这个他一直看不顺眼的萧家少年也是个怪物。

        要知道此刻阎狱的那些已经完全封印了周遭的气息,如果不是他这等常年刀口舔血的人,是决计发现不了的。

        只凭这份明锐的观察力,这萧澈就足以让他九渊刮目相看。

        当然话虽如此,他看萧澈依旧是很不顺眼。

        “你倒是说说,她们既然还在,为何突然停止攻击了?”

        九渊目光狡黠地看着萧澈问道。

        “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被吓到了。”

        萧澈道。

        “被吓到了?”

        陈太阿先是疑惑,继而面色一凛,朝着四周打量了过去。

        他性子单纯憨厚,但人却不是傻,立刻听出了萧澈话中的意思,很显然此刻场内的除了自己这方跟阎狱,还存在这第三方势力。

        最后,陈太阿的目光终于在那只高昂着头的白头鹫身上听了下来。

        只是看了那白头鹫一眼,陈太阿当即便只觉得,自己周身的汗毛一根一根地竖了起来。

        他能感觉得到,那头看似一动不动的白头鹫身上,此刻正散发出一股骇然的杀意。

        妖族之间天生就能相互感应,所以对于这只白头鹫,九渊发现得可一点都不比萧澈晚。

        但如果不是现在亲眼所见,他很难相信一只半妖白头鹫,居然能够跟阎狱凶名赫赫的西狱鬼王对持起来,而且还是以神魂对抗的方式。

        看着这些人一个个投向自己见鬼般的目光,李云生唯有在心中苦笑。

        这白头鹫自然就是李云生了。

        他原本只是想远远地做个看客,但没想到还是被牵扯进来了。

        当那只巨手穿破夜色准备拍向陈太阿的第一时间,李云生的神魂便察觉到了这一掌中蕴含的神魂之力。他顿时预感陈太阿有些不妙,没办法最后只有出手板塔解除那道神魂之力。

        只是这一下他的存在便完全暴露了。

        倒不是说之前没人察觉他的存在,这里说的暴露是指他的实力,特别是神魂之力的暴露。

        西狱的鬼王在杀敌时可以不把附近的蚂蚁放在眼里,但她却没法无视敌人身后的猛虎。

        所以李云生实力一暴露,西狱鬼王的神户便盯上了他,既然躲不了他所幸飞了过来。

        就在刚刚萧澈与陈太阿他们交谈之际,西狱鬼王已经试探着向李云生发起了好几波神魂攻击,如果不是他神魂之力已经达到了三寂境界,更是有飞来峰的加持,可能早已支持不住了。

        想到这,李云生一边继续跟西狱鬼王的神魂纠缠着,一边尝试着感知了一下飞来峰,发现自己神魂跟飞来峰的沟通依旧顺畅于是心头稍稍安定了一些。

        三寂这种神魂游离状态他其实做不了什么,顶多借着飞来峰庞大的神魂之力狐假虎威地震慑那西狱鬼王一下。

        “得想点什么办法帮帮这两个小子,这西狱鬼王应该很快就会察觉到我现在是神魂游离的状态,到时候她便不会像这样慢慢试探,到时候以阎狱的手段恐怕没人能够活下来。”

        李云生一面一翅膀扇飞了西狱鬼王用神魂之力吹过来的一阵风雪,一面有些急切地抬眼打量了起来。

        “如果能解除了这妖龙身上的锁链,”

        最终他的目光落到了锁住身下妖龙的那根赤色锁链身上。

        如果能解开这锁链让这头妖龙醒过来,哪怕是他被封印了一部分实力,以龙族的强悍实力至少能庇护这几人活下来。

        “要怎么弄开这锁链呢?”

        李云生有些犯难,这锁链很显然不是普通镔铁所制,要不然九渊早就将它斩断了。

        “这锁链中有魂力流动,难道……”

        看着这条散发着淡淡赤芒好似血做的一般的锁链,李云生忽然心头一动,他试着分出一道神魂包裹着那条锁链。

        “原来如此,这锁链居然是魂力所聚!”

        感受着脑内神魂因为相互排斥引发的巨震,李云生非但没觉得痛苦,反而满心喜悦。

        “原来只是一道区区游魂!”

        就在这时,夜色中传来一声女子的冷哼声。

        经过几番的试探,这西狱鬼王终于探明了李云生的虚实,发现对方只不过是一条依附在这白头鹫身上的游魂,顿时心头大定。

        可她这话刚说完,天地间忽然发出“叮”地一声巨震。

        随即她愕然地看到,那只被游魂俯身的白头鹫,一口啄在了她神魂凝聚而成的那条锁链上。

        而更加令她诧异万分的是,那白头鹫的铁喙居然真的将那锁链啄下了一块下来,那鲜红如血的锁链碎屑就那么叼在它嘴里,如同在像她挑衅一般。

        同样惊愕万分的还有萧澈跟九渊,这白头鹫能够跟西狱鬼王对持这么久本就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此刻它居然还能够咬断那能够封印龙族的锁链,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认知。

        “它在帮我们。”

        萧澈愣了一下之后当即拔剑转身道:

        “在它咬断这些锁链前,我们必须守住这里,阎狱的人不会坐以待毙的。”

        虽然不明白这白头鹫怎么能够咬断那条锁链,但萧澈马上就意识到这可能是他们对抗这阎狱鬼王的最后机会。

        而就像萧澈预料的那样,他这话刚出口,两个如小山般的人影从海面的夜色中走出。

        “我倒要看看是我先杀光了他们,还是你先解开那蠢龙的封印。”

        女子冰冷的声音伴随着那两个巨大人影的脚步声传来。

        “当心了,这才是那西狱鬼王真正的兵器,百炼尸神傀。”

        看着那渐渐显露在了月色中的两具傀儡,九渊面色变得十分凝重,那白头鹫或许能帮忙解开封印敖霁的锁链,但他却比萧澈他们更清楚,纵使敖霁封印解开,今时今日的敖霁也不一定是西狱鬼王的对手。

        “你们这时候走还不……”

        于是他又想劝说陈太阿他们离开。

        可九渊的话还没说完,萧澈便跟陈太阿一起,如同两道残影般丝毫不惧地朝那两具百炼尸神傀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