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人还是笨点好,太聪明了反而活不长久

第三百九十三章 人还是笨点好,太聪明了反而活不长久

        几乎在转瞬间,萧澈跟陈太阿跟这两具百炼尸神傀便已经交手。

        随着犹如闷雷般的一道碰撞声炸响,萧澈跟陈太阿差不多同时被这两具百炼尸神傀的巨力震得后退了几十步。

        第一次交手,不论是陈太阿还是萧澈选择的皆是正面迎敌,只不过陈太阿选择这么做的动机本能,而萧澈则是想要借此试探一下这百炼尸神傀的实力。

        虽然萧澈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百炼尸神傀,但他从他爷爷那里早就知道了不少尸神傀的事情。

        在他的记忆里,就算是百炼尸神傀,不同的品阶实力也大不相同,而想要区分他们实力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测试他们的力量。

        尽管高阶的百炼尸神傀所拥有的能力,已经完全超出了傀儡的范畴,但他们肉体所拥有的力量依旧获得这些能力的基础。

        “虽然他可能还没有尽全力,不过简单一击便有千钧之力,至少是三阶以上的百炼尸神傀。”

        看了一眼自己因为被这巨大的力道震得开裂的手掌,萧澈的神色愈发凝重。

        “三阶,也就意味着这两头百炼尸神傀,已经可以跟修者一样修炼了,这可就糟了……”

        萧澈暗自握紧手中断水的剑柄,然后抬头凝视这不远处那两具牛头人身的百炼尸神傀。

        这两具百炼尸神傀的身体就像是被针线缝补过的一般,全身上下包裹脑袋都每一块完整的地方。他们就算是站在哪里依旧像一块烙铁那般,周身散发着灼人的热浪。

        “如何?很强吧?”

        西狱鬼王的声音再次随着铃铛声一同响起。

        “最后再给你们两个一次机会,你们两个杀了身后那老头,我便放了你们。”

        她声音中满是魅惑道。

        “休……”

        “让我想想。”

        一旁的陈太阿“休想”二字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却被萧澈拦了下来。

        他接着冲陈太阿摇了摇头,并且目光有意无意地朝身后那正一点一点啄碎铁链的白头鹫看了眼。

        原本满脸疑惑的陈太阿,这时候也明白了过来。

        “拖延时间吗?你倒是要比旁边的傻小子想得透彻一些。你是想看看那鸟能不能啄断我的拘魂锁?”

        那魅惑的女声再次响起,她挑衅一般地笑问道。

        闻言萧澈没有说话。

        “区区一个游魂,以为凭那点神魂之力就像断我的拘魂锁,我就是让你等到他啄断我那根拘魂锁又如何?”

        她接着冷笑道。

        “其实你也想看看他到底能不能破你的拘魂锁吧?”

        闻言萧澈冷笑道。

        “人还是笨点好,太聪明了反而活不长久。”

        那鬼王冷哼了一声。

        不得不说,萧澈猜的不错,这西狱鬼王表面上虽然强横,但相面前随时可以灭杀的萧澈跟陈太阿,其实此时内心深处对那只被无名游魂附身的白头鹫更为忌惮。

        因为这拘魂锁是她抽取本命神魂炼制而成,而就是这让她最引以为傲的东西,此刻居然被一头游魂附身的大鸟一口一口地啄食。

        如果这白头鹫当真能够断了她的拘魂锁,岂不是说这游魂的神魂比她西狱鬼王还要强?

        “这不可能!”

        西狱鬼王在心中冷哼了一声。

        “果然是你。”

        闻言萧澈忽然嘴角勾起,目光不经意地往那两具百炼尸神傀身后夜色看了一眼,一只如米粒般大小白色蜘蛛正从他食指缓缓爬入袖口。

        西狱鬼王只怕做梦都没有想到,萧澈刚刚的举动并非单单只为了拖延时间。

        而随着西狱鬼王那一声冷哼,那两具百炼尸神傀像是石化了一般,瞬间一动不动如一尊雕像那样立在萧澈跟陈太阿面前,她果然十分守信地停止了对两人的攻击。

        顿时月色下冰封的还海面上一片死寂,只剩下那只“白头鹫”啄食拘魂锁发出的“叮叮”声。

        作为此时所有人注目的焦点,那只“白头鹫”,也就是李云生此时他的心情着实有些复杂。

        他有些小看了萧澈的观察力跟决断力,很显然对方早就察觉到了他的存在,而且他准备破坏这“拘魂锁”的时候,第一时间做出了十分准确的判断。

        不过萧澈虽然判断准确,但他不知道的是,李云生此刻其实非常吃力。

        大概是因为三寂状态的原因,他一眼就看出这拘魂锁乃是神魂凝聚炼化而成,所以他通过将自己的神魂之力凝聚在白头鹫的嘴上的确能够将其撕裂。

        但问题是,神魂并非普通的镔铁,同源的神魂会相互吸引,就算李云生能够将其撕裂,但他们很快又能够重新聚合,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在仔细看着李云生啄碎那拘魂锁几次之后,藏在暗处的西狱鬼王忽而咯咯一笑。

        “我就说你区区一个游魂,怎么断得了我的拘魂锁!”

        她无比轻蔑道。

        闻言发现异状的萧澈也皱起了眉头,不过很快就重新舒展了开来,他原本就没准备靠那条龙跟那只白头鹫。

        一想到这里,他转过头重新握紧了手中的断水剑,然后眼神示意了一下陈太阿让他做好动手的准备。

        而就在此时,一直没什么进展的李云生决定做出了一个十分冒险的举动。

        虽然萧澈并不看好这敖霁的战斗力,但在李云生看来此间的僵局唯有这条龙能够打破,作为曾经与那半个鬼王交过手的人,他十分清楚阎狱鬼王们的实力,以此时萧澈跟陈太阿的修为绝无可能是那鬼王的对手。

        所以他必须断开这拘魂锁。

        “就当是看在萧老前辈的份上吧。”

        李云生一念至此,忽然神色一凛,再次在那拘魂锁上啄了一口撕下一块碎片,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将那碎片扔掉,而是直接一口咽下。

        这个举动让此刻看向他的那几人都愣住了。

        特别是萧澈跟那暗处的西狱鬼王,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这种强行吞噬强大神魂的后果。

        不过李云生此时却没有时间去管他们的目光,因为这块完全由神魂凝聚而成的这块拘魂锁碎片,瞬间幻化成一道道神魂之力的洪流扑向他自己的神魂。

        “来吧。”

        李云生微一凝神,瞬间用自己的神魂将那一股神魂包裹其中,顿时无数段陌生记忆碎片开始冲击着他的神魂,而就在他感觉自己要撑不住的时候,一道由飞来峰飘来的庞大神魂之力瞬间让他的神魂平息下来,那一段来自西狱鬼王的神魂温顺地融入了他的神魂之中。

        此刻,李云生终于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富贵险中求。

        他发现自己那被迫的冒险之举,居然因祸得福壮大了他的神魂。

        正好与此相反的是此时的西狱鬼王。

        没有什么痛能够比的上神魂被吞噬的感觉,哪怕这道神魂很早以前就被她自己剥离开来。

        “杀了他们,带走那条龙。”

        她忍着这剧痛,声音冰冷地命令道。